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莫毛】无畏的勇士啊,快去打倒魔主吧!

梗来源于我做的一个梦,放了挺久了,才决定动笔。


这一篇作为迟来的生贺送给 @且将愁安 ,小仙女迟来的生日快乐么么哒。(*  ̄3)(ε ̄ *)



  穆玄英一睁开眼睛就懵了。

  

  一个个戴着动物耳朵的人将他围了起来,欢欣鼓舞:“勇士,您总算醒了。”

  

  勇士是什么鬼?穆玄英的疑问被掩盖在了沸腾不休的声浪里。

  

  “勇士,请一定要帮助我们。”疑似首领的老人戴着狐狸耳朵在拥簇中突然出现在穆玄英跟前,老泪纵横:“魔主的势力越来越广,我们的生存范围越来越小,各族的族人都被抓去了不少。勇士,只有您能拯救大家!”

  

  魔主?族人?拯救啥?穆玄英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呆怔地望着老人的跟着语调一起抖的狐狸耳朵,听他叽里呱啦将来龙去脉解释清楚,虽然感觉听了跟没听没什么区别。

  

  不过穆玄英弄懂了一件事,这些人的耳朵都不是戴上去的,是天生的。而这个设定,非常之魔幻。

  

  “事情就是如此。勇士,只有身为魔主导师转世的您,才可以将一切终结。也只有您,才可以亲手杀掉魔主。”推攘之中,穆玄英被塞了一把清光湛湛的宝剑,在老人包含期待的委托中,带着长了山猫耳朵的女子踏上了征途。

  

  女子说,她叫做莫蓉蓉。

  

  穆玄英:……总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

  

  在辽阔的森林深处,参天而起的巨型古树在魔法作用之下,化作了坚不可摧的堡垒,那是魔主的领地。

  

  而穆玄英的任务,就是跋山涉水,进入深林深处,拔剑手刃他前世的徒弟,如今的魔主。这是莫蓉蓉的解释。

  

  穆玄英拿着宝剑随意比划了一下,对于他的责任不是很在状态:“所以,我的任务是戳死他?”

  

  莫蓉蓉尽职尽责地向他灌输勇士与魔主的敌对关系:“你不戳死他,他也会弄死你。你上一世就是被他弄死的。”

  

  穆玄英大惊:“我不是他师傅么?他还敢弑师?”

  

  莫蓉蓉理所当然的回答:“他是魔主,有什么不敢的?”

  

  穆玄英:“……我觉得他比我这当师傅的叼多了。”

  

  

  

  走了一天一夜,翻过第一座大山,一望无际的草原铺在眼前,看得人心旷神怡,同时痛不欲生。

  

  穆玄英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宝剑杵在地上,累的不行:“还要走多久才到啊?”

  

  莫蓉蓉:“以我们的脚程,再走个二十来天就到了。”

  

  穆玄英:“……” 

  

  这种令人绝望的距离让穆玄英有种回家的冲动,虽然他有点想不起他家在哪了。

  

  而没多久,他们遇到了居住在草原的种族,蹦蹦跳跳长了小鹿耳朵的小姑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穿过这片草原,一处静谧而安宁的山谷里,有驯养鹰隼为坐骑的部落存在。

  

  穆玄英不明觉厉。

  

  奔赴打倒魔主的队伍又多了个小姑娘。

  

  穆玄英很是担忧:“小妹妹,我们是去做危险的事,你还是回家去吧。”

  

  小姑娘甜甜一笑,一拳捶碎了一块大岩石。

  

  穆玄英:“好的我们上路吧。”

  

  小姑娘说,她叫莫菲。

  

  穆玄英:……总觉得这个名字也有点耳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

  

  

  

  披星戴月地走了一夜,将草原上那些可怖的狼嚎声彻底甩在身后,清幽静美的山谷令人流连忘返,心情也不觉放松。

  

  长着一双巨大翅膀的大汉拎着一头大山羊从穆玄英面前经过,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和他们一行Say hi,热情地邀请他们去他的山洞做客。

  

  这些天见多了这些长着动物特征的怪人,穆玄英隐约觉得奇怪,却也慢慢入乡随俗,习以为常。

  

  莫菲吃着野果,一手拉着大汉的衣摆提出请求:“莫阿金,我们要去山的那一头,你送送我们。”

  

  莫阿金将烤好的山羊肉分给莫蓉蓉和穆玄英,点点头:“好,休息一晚,明天出发。”

  

  穆玄英默默吃着烤肉:总觉得莫阿金这个名字也有点耳熟。

  

  挥别了莫阿金的族群,一行人骑上驯养好的鹰隼飞过了巍峨大山,最后停在了广袤的芦苇沼泽边。

  

  鹰隼只能送到这里。

  

  穆玄英看了看没跟着鹰隼一起展翅离开的莫阿金,仿佛产生了:鸟人莫阿金 加入了您的队伍。这种奇怪的幻听。

  

  

  

  三天来最轻松的抵达,抛却在半空中所受的猎猎冷风,翠色渐变的沼泽一眼望去,深红转为鹅黄的草簇。蔚蓝白云映在如镜的水面令人沉醉其中,一圈圈涟漪随风荡漾扣人心弦。

  

  芦苇丛中窸窸窣窣传来声响,穆玄英安静如鸡地吃了口野果,并不是很期待的想着:这次来的又是什么种族?

  

  雪白的兔子耳朵抖了抖,从芦苇丛里钻出来一个少女。

  

  少女说:“我我我我、我是来带你们穿过沼泽的。”

  

  少女说:“我、我叫莫采薇。”

  

  穆玄英:……耳熟,想不起来。

  

  跟着莫采薇兔子似的在沼泽里跳来蹦去,打倒魔主的行程在不断得到帮助的情况下越来越顺利,穆玄英忍不住叹了口气。

  

  在天黑之前一行人走出了沼泽,面前是广袤无垠的大海。

  

  兔子少女莫采薇意料之中的没有离去,穆玄英仿佛又听见了:兔女郎莫采薇 加入了您的队伍。

  

  

  

  银白色的海沙铺缀着美丽的海贝,偶尔有几只海蟹踩着月色路过。海风吹的人通体舒畅,这几日的离奇古怪却让穆玄英难以入睡。

  

  海面上突然响起了悦耳动听的歌声,穆玄英一个激灵地站起身,围着篝火睡着的众人也猛地惊醒。

  

  穆玄英不解地问道:“是谁在唱歌?”

  

  众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异口同声回道:“是人鱼。”

  

  人鱼俯在一块礁石上,她的视线一一掠过众人,最后停在了穆玄英身上。她说:“勇士,我会送你们去海的对岸。”

  

  穆玄英看了看众人激动地表情,叹口气同意了。

  

  人鱼说:“我叫莫红泥。”

  

  穆玄英:……耳熟。

  

  天边浮起了鱼肚白,雪白的浪花打在脚边,众人整装待发。莫红泥拿起胸前的海螺,吹出大量的泡泡。

  

  穆玄英突然问:“你们是为谁效力?”

  

  最怕空气突然冷清,只听得见海浪卷起的声音。

  

  像是没察觉众人的僵硬,穆玄英笑了下:“我就随便问问,别紧张。”然后就钻进了其中一个泡泡里。

  

  众人面面相觑,都在以眼神互相质疑,是不是谁暴露了?

  

  倚靠在泡泡里,穆玄英抱着宝剑打了个盹,补回不少精神。

  

  临近黄昏抵达了海对岸,穆玄英看着莫红泥鱼尾化腿,主动在心底加了句:人鱼莫红泥 加入了您的队伍。

  

  

  

  极目远眺,已经能看见一个高耸入云的巨树轮廓。而近在眼前的,却是一大片粉粉紫紫白白嫩嫩的大蘑菇林。总觉得很梦幻,又让人觉得饿得慌。

  

  穆玄英忍不住拔起一朵白色菌冠无斑点纹的蘑菇,一边问道:“你们饿不饿?”

  

  长着犀牛角的大汉突然从成簇的蘑菇之间钻了出来,抱着磨盘大的蘑菇啃着,含糊的回答:“饿!”

  

  视线在大汉的角上停留了一会儿,穆玄英问:“你叫莫什么?”

  

  “莫杀。”大汉干脆的回答。

  

  穆玄英深吸一口气,扶额无奈:“我都搞不懂到底是你们智障还是你们当我智障,说吧,后边儿还有几个姓莫的?”

  

  一群莫姓半兽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总算意识到穆玄英已经把他们看穿了。

  

  莫蓉蓉支支吾吾:“就,最后一个了……”

  

  穆玄英有气无力:“叫莫什么?”

  

  众人又不吱声了。

  

  最后打卡的莫杀不明所以,抢答道:“莫雨。”

  

  穆玄英愣了下,似乎没听清楚,一脸茫然的看着莫杀。

  

  莫杀挠挠头,好心地重复一遍:“最后一个姓莫的,莫雨。”

  

  吃了丰盛的一餐蘑菇宴,还没回过神的穆玄英骑着代步的犀牛,被领着去见下一关的王遗风。

  

  

  

  空气渐渐变得湿润,一川水瀑从悬崖口飞溅而下,击打水面的轰声振聋发聩。这本该是壮丽磅礴的一处美景,却缠着一道不输于水瀑声的笛声,两两相当,不分伯仲。

  

  魔音灌耳,穆玄英几乎熟悉的快想起来王遗风是怎样的存在了。

  

  “你来,是为了手刃莫雨吗?”溅射的水流带起气流,吹得王遗风那一袭白袍飞扬,他放下手中的笛子,问穆玄英。

  

  “我是来打倒魔主的。”穆玄英回答。

  

  王遗风:“莫雨就是魔主。”

  

  穆玄英:WTF?这么重要的消息为什么现在才告诉他?

  

  穆玄英扭头问道:“我现在回家还来得及吗?”


  莫蓉蓉:“勇士,我们需要您的帮助!”

  

  莫菲:“勇士,数百部落还在魔主的控制下,水深火热之中。”

  

  莫阿金:“勇士,您难道不是为了帮助我们而来吗?”

  

  莫采薇:“勇、勇士,请一定要打败魔主。”

  

  莫红泥:“拯救各族就看勇士您的了。”

  

  莫杀:“请勇士留下。”

  

  穆玄英:“……”

  

  穆玄英:“我很想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事,非要戳死他才能解决?”

  

  莫蓉蓉:“魔主奴役百族,残忍剥削。”

  

  莫菲:“魔主强占百族丰沃的物资。”

  

  莫阿金:“魔主心狠手辣,动辄打杀百族。”

  

  莫采薇:“魔主为复活一人,说是生灵涂炭都不过分。”

  

  莫红泥:“魔主罪行罄竹难书!”

  

  莫杀:“不过魔主是为了复活勇士您的前世。”

  

  穆玄英:“啥?”

  

  王遗风将一个破布娃娃扔给了穆玄英,悠悠道:“去吧,总归是要结束的。”

  

  

  

  将布娃娃系在了剑柄上,穆玄英挥别众人,来到了直插云端的巨树下,他叩开树门,拾阶而上。

  

  一波波做奴仆打扮的半兽人被穆玄英吓得四处乱窜,穆玄英一口气爬了十六层也没见着所谓的魔主,无奈只能继续往上。

  

  巨树被隔出分层,有着各式的作用,穆玄英心不在焉,直到又上一层被一只灰色鹦鹉搭讪。

  

  鹦鹉飞下来停在了穆玄英的肩头,扑腾几下翅膀,说道:“在上面,在上面,魔主,魔主。”

  

  穆玄英顿时明白这是一个自带导航系统的探索型帮手,顿时打起了精神,继续攀爬高耸入云的古树。

  

  一层一层又一层,穆玄英路过了魔主的药园,路过了魔主的炼金室,路过了魔主的图书馆,路过了魔主的收藏室,路过了魔主的宝库,路过了魔主的卧室,最后,来到了被称为禁地的顶层。

  

  魔主也在里面。

  

  穆玄英咽了口唾沫,猛地推开木门。

  

  魔主正坐在床上,握着一人的手,满目深情。穆玄英心下一紧,忙去看那人的脸,瞬间呆滞。

  

  那看着像睡着的人和他长得一毛一样。

  

  魔主将那人的手放回被中,抬头看穆玄英:“你来了。”

  

  眼瞳收缩,穆玄英死死盯着魔主的脸,脑子里有五光十色的东西似乎就要炸开:“莫雨……”

  

  莫雨走了过来,一袭黑袍将他邪恶炼金术师的身份妥妥表明,他按在穆玄英握住剑柄的手上,帮助他将锋锐的剑锋一点点抽了出来,破旧的布娃娃发出无人察觉的淡光,摇晃着撞在两人的手臂上:“毛毛,你是来杀我的。”

  

  手臂突然抖了起来,几乎握不住剑,穆玄英眼前有几分模糊,好一会儿,才艰涩的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然是为了……”莫雨在他额头轻轻吻了下,将心脏压上了剑尖,“让你回到我的身边。”

  

  “轰——”勇士打倒了魔主,这个世界也在这一刻随之崩塌。

  

  

  

  穆玄英一睁开眼睛就懵了。

  

  记忆中破碎的一切又完整无缺的呈现在他面前,而刚被他戳死的魔主莫雨,此刻一袭白衣,好整以暇地坐天鹅绒的靠椅上欣赏他的表情。

  

  如果没猜错,这个情况应该叫做回档。穆玄英冷静的思考。

  

  左右张望了下,他打开窗户,逃也似的钻出去,灵活地沿着突显的树干往下攀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回档了,但是看到莫雨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穆玄英下意识地选择了逃跑。

  

  莫雨不慌不忙地追了过来,那份尽在掌握的从容看得穆玄英恨不能拿剑再戳他一回,然而也只能在心里过过瘾了。

  

  透过古树的窗户,穆玄英看到了莫蓉蓉莫菲莫阿金莫采薇莫红泥莫杀分布在古树的各层,均是一副仆从打扮,尽心尽力。也来不及心塞了,穆玄英狠狠将套着剑鞘的宝剑砸向莫雨的脸,打出一张超凶.jpg的脸来掩盖耳朵被舔了一下的燥热。

  

  “一切都重置了,现在可没人帮你。”偷到腥般舔了下嘴唇,莫雨将人拦在了图书馆的这层,一个壁咚拍得穆玄英心跳如鼓。

  

  “咳,我还没组好队呢,你放我离开,等我准备好了再来打倒你。”穆玄英眼神左躲右闪的,提出天真的想法。

  

  “我的勇士,现在可没有魔主供你刷了。”将脸贴过去,莫雨捉住了他的唇,细细品味。

  

  “什么?那、唔……”勇士被魔主抓住了。

  

  

  

  重置出了问题,结局逆转。

  

  魔主打♂败勇士。

  

  后来的后来,传说变成了强大的炼金术师和勇敢的冒险家住在了森林的深处,守护了森林的和平。

  

  

  

  穆玄英一睁开眼睛就懵了。

  

  莫雨还撑在他上方吭吭哧哧地律动,感官在这一刻瞬间归位,他没留神呓出了呻吟,被对方拉了起来,换成个面对面的姿势。

  

  穆玄英:……会做那种奇怪的魔幻梦果然都是雨哥的错!


评论(2)
热度(77)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