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莫毛】错窗了,不好意思

【₍₍◡( ╹◡╹ )◡₎₎源于某安的一次错窗事件,一个双向暗恋的小短。】

【微信聊天记录】

秋色无边:毛毛!

秋色无边:我今天又看到有妹子去约雨哥然后碰壁了。

秋色无边:啧啧啧,这百人斩已经往千人斩的目标发起进攻了吧。

秋色无边:说起来,雨哥到底喜欢啥样的啊?

天狼:喜欢我这样的。

秋色无边:噗……哈哈哈哈哈哈,那你去告白啊~别怂了吧唧的!快去快去,姐姐给你打call!

天狼:……

天狼:小月你这么幸灾乐祸会有报应的!……

秋色无边:报应已经来了啊。不然我干嘛放着大好的夜晚不睡觉,跑来听一个暗恋男神的小怂鬼逼逼叨顺便酝酿情绪好等下撸一发。

秋色无边:亏大了啊,我的美容觉。

天狼:我才没有!😓

秋色无边:没有什么啊?没有不敢告白?还是没有想着要撸一发?

天狼:你能不能矜持点.jpg

秋色无边:不能.jpg

天狼:都这个时间了,你说雨哥在干嘛呢?

秋色无边:谁知道,也许正想着你撸呢?

天狼:〃∀〃

【莫雨家】

裸着精壮身上的男人仰了仰头,呼吸缓浊。他攥着手中浅蓝色的围巾轻嗅,视线紧盯床头的合照,笑容灿烂的青年勾地男人心火更炽,另一手律动在腹下笔挺的那啥上,摩擦挤压出煽情的水声。

射出来的时候,男人闷哼出声,隐忍地叫出一个名字:[毛毛……]

【微信聊天记录】

天狼:小月你……我希望你矜持一点.jpg

秋色无边:好吧好吧,雨哥没想着你撸,雨哥想着别人呢。你说的都对.jpg

天狼:汪的一声就哭了.jpg

天狼:你会不会聊天.jpg

天狼:你即将失去你的宝宝.jpg

天狼:我给你个机会收回你刚才的话.jpg

天狼:反复捅刀.jpg

秋色无边:……好好好,我说错了,雨哥就撸你,撸你行了吧?

天狼:乖巧.jpg

秋色无边:……真该让雨哥看看你在网上这样浪,让他知道你其实是这样的毛毛!)

天狼:!!我哪儿浪了?小月你真是……你这个人真是太污了.jpg

秋色无边:昨晚嚷嚷着想睡雨哥的难道不是你?还装什么纯情小处男!突如其来的骚,闪了老子的腰.jpg

天狼:我才没装,我本来就是。端庄.jpg

秋色无边: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对对,你本来就是个想睡雨哥的纯♂情小处男。

天狼:……还能不能做朋友了.jpg

秋色无边:你不装逼我们还是朋友.jpg

秋色无边:你就暗搓搓的骚吧!我先去热个牛奶,等姐姐回来聆听你这个空虚小处男的暗恋心情吧。像你这样,是会被日的我给你讲.jpg

天狼:去吧。你不装逼我们还是朋友.jpf

五分钟后。

语音from天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爱雨哥!我什么时候才能睡到他!”

刚擦完手,将手纸往垃圾篓里一扔,莫雨划开了手机戳了下穆玄英发来的语音。顺便看了看时间,00:15。

都十二点了,这小子怎么还不睡?刚消耗了下体内热情的男人这么想着,青年就吵嚷开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爱雨哥!我什么时候才能睡到他!”

莫雨花了两秒去分析这段语音的内容,回过神已经发现语音被撤回了。

天狼:啊!错窗了,不好意思雨哥

天狼:雨哥你没听到什么吧?

天狼:雨哥你睡了吗?

天狼:晚安雨哥!没啥事,就是我不小心错窗了!

毛毛……爱我?还想睡我?莫雨盯着手机,仿佛能看出一朵花来,穆玄英撤回的消息确实证明他发过什么,而莫雨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极度渴望到把毛毛错发的消息自动换成了自己想听的内容。

然而穆玄英再三的解释很好的打消了莫雨的怀疑。

毛毛一心虚,就会变得多话。

莫雨顿时有些坐立难安,他迅速扯了件衣服往身上一套,拿着钥匙就飞快地出门了。

【微信聊天记录】

天狼:啊啊啊啊啊……以头捣地.jpg

天狼:小月……刚才吓死我了!我明明发给你的语音,不知道为什么蜜汁错窗到雨哥那里去了。吓死宝宝了.jpg

天狼:我心脏现在还狂跳着呢……缩成一团.jpg

天狼:幸好雨哥已经睡了。心里有点急,也有点生气.jpg

秋色无边:??

秋色无边:你发了什么劲爆的内容啊,看把你吓得?

天狼:emmmm……

秋色无边:不翔的预感.jpg

天狼:我就嚎了下……我想睡雨哥……萌新瑟瑟发抖.jpg

秋色无边:……毛毛,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他没睡呢?万一他看到了呢?我怀疑你这里有问题.jpg

天狼:不可能!

天狼:你是吓不了爸爸的.jpg

天狼:他都没回复,肯定是睡着了。

陈月想了想,还是不觉得昼伏夜出的莫雨这个时候会睡觉,她正戳着字呢,突然看到对面发来了新的消息。

天狼:有人敲门,小月你等我会儿,我去看看。

秋色无边:我觉得你太天真啦!雨哥经常是不嗨到三四点根本不沾枕头的。要是他真的看到了,你打算怎么办?

秋色无边:嗯,去吧,回来叫我。

秋色无边:继续说啊。你到时候打算顺便表白吗?

十五分钟后。

秋色无边:毛毛,在吗??

秋色无边:什么情况?这个时间了还有人?你没事吧?

秋色无边:毛毛?回复我啊?你在干什么?

秋色无边:你不会是遇到入室抢劫了吧?

秋色无边:呸呸呸。我瞎说的,童言无忌,毛毛你快回我啊。

二十五分钟后。

在微信上苦等快半小时也没穆玄英的动静,陈月开始担心了。按理说穆玄英从来不是会让人担心的性格,一定是出现了什么突发情况。

脑子里不了遏制的浮现了一伙看不清脸的人在穆玄英打开家门后,把阳光却很傻fufu的青年揍翻在地,然后开始大肆打劫财物。

啊!!没准儿还会劫色!!最近微博上就有好多播报出来,被那啥的蓝孩纸。

傻毛毛的处男之身还要留给雨哥的啊!!!

陈月被自己脑内的小剧场吓得花容失色,于是一边穿衣服一边锲而不舍地拨毛毛的电话,四五个之后才接通。

电话接通陈月差点喜极而泣,她语速飞快地就一通吼:"毛毛你怎么回事啊你现在在哪儿啊你为什么不回我微信啊你知不知道你突然没气儿了似的我都要担心的吓死了。"

电话的另一头传出连串压抑又细碎的声音,然后一个低沉的男音说:"我是莫雨……毛毛他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呜……嗯……"那种勾人的喘哼声大了起来,隐约还有些皮肉碰撞发出的水声。陈月耳尖的听了一会儿,什么时候挂的电话都不知道。

她站在自家门口,回神才留意自己嘴都笑得有点僵了。

喜滋滋地喝掉了温牛奶,陈月打开微信,给穆玄英发消息。

秋色无边:啧啧啧,看来是得偿所愿了啊~~

秋色无边:一个美好的夜晚啊。老司机的微笑.jpg

秋色无边:雨哥的鼻梁看着就很器♂大活好,你好好感受一下~记得到时候给我提供点素材啊~么么哒~

秋色无边:红豆饭不太好吃,明天我请你吃鲷鱼烧~~

秋色无边:晚安啦!

评论(4)
热度(67)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