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莫毛幽话】画中人

emmmmm……搬运……



自记事起,他的目光便总是落在人群之中。

家人奇怪,他也觉得茫然。

但冥冥之中,他觉得自己在寻找什么,或者是在期盼着什么。

从第一年探索到双十年华,他始终没能找到那个让他释然的人或物。有意无意的,他开始接触唐代的古物,有隐隐的熟悉,却没办法触及内心,给不了他那种,啊,找到你了的悸动。

家境优渥,性格温润而英俊,他很优秀,优秀到废寝忘食地钻了唐代的历史。尤其对开元与安史之乱的只言片语,有着超乎想象的兴趣。

他藏品里的唐代古物几乎占据全部展柜,而每当夜深人静,一室的冰冷死寂又让内心生出荒芜的野草。

不是,都不是。

直到他22岁,文物店相熟的老板给他送来一卷古旧的画轴。只看发黄发卷到有着残破的边缘,穆玄英心中就有了数。

他得到过太多让他怀揣着期待的文物,虽然总是失落,却从没有放弃过那分奢求。

古物店老板戴了干净的手套,小心翼翼地把画轴铺开在他面前。他呆怔地看着,复杂的狂喜席卷了全身,让他眼眶发酸,激动地发颤,难以发声,然后是动弹不得。

泛黄纸页有种残破的朴质,脆弱地仿佛一捏就碎。而画笔勾描出的男子却是那般狂娟不羁,眉眼在岁月的冲刷下笼着一片朦胧,却不难感受到他锐利的眸光,直直地撕破这片白雾,撕碎了时光与年华,撕开了转世后终得重逢的心。

他不知道古物店老板何时离开的,他只知道,他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

心中一片难言的酸涩悸动。

他咬破手指,汨汨殷红流出,他迫不及待,将血液抹在画中人的唇角。

视角忽然天旋地转,他努力睁眼,却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怀抱里。

前尘往事,在这个怀抱中重新弥合。他死死地拽住对方,一时哽咽的吐不出清晰的字句。好久好久,才不可置信地叫了一声:[雨哥……]

[毛毛。]画中人吻着他的眼睫,一点点吮干溢出的泪水。

[雨哥……雨哥……雨哥我找到你了……雨哥……]他发泄似的又哭又笑,十指紧紧掐进画中人的背肌,仰着脸哭的像个终于找到家的孩子。

[嗯,你找到我了。]画中人怜爱地凝视他,眸中倾泻的爱意累积了数百年的光阴,浓烈地将他溺毙。

[我一直在找你……我找了你好久……我终于找到你了……]他语无伦次,使劲眨掉眼中的泪光,只想将画中人看的清楚点,再清楚点。

[嗯,你做到了,你带我回家了,毛毛。]一个冰凉的吻轻轻落在他的唇上,带着爱意与安抚,画中人拍着他的背。

眼泪掉的更厉害了,他回吻过去,心中的恐慌依旧无法压制住失而复得的喜悦。

抚慰的吻渐渐变了味道,他亟不可待地去扯画中人的衣服,再脱掉自己的,迫切地需要一场激烈的情事,来感受,来确认。

画中人的眸色渐渐变深。拧着他越亲越重,在他赤裸的身体上留下了浓重的欲色红痕。

他在画中人的身下高潮迭起,汗水腻在皮肤上,渴望却没有丝毫减缓。他分开双腿,勾着画中人的腰,急切地邀请:[雨哥,快进来……]

画中人再忍不住,从他体内撤出手指,挺身没入。

横冲直撞地没有半分规律可言,皮肉拉扯的疼痛中泛起受虐似的甜蜜。他用力夹着画中人的腰,自虐一般将承受爱欲的过程不断拉长。

[雨哥……]他一遍遍叫画中人的名字,声音被撞的支离破碎。

[毛毛……]画中人凶猛地侵占他的身体,眼底的深色能吞没一切。

共达巅峰,他们紧紧相拥。

他们的曾经湮灭在数百年之前,而现在,他们将要有新的开始。

评论(1)
热度(27)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