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蔺流】纸鸢

拖了好久的蔺流……₍₍ (̨̡ ‾᷄ᗣ‾᷅ )̧̢ ₎₎

回廊拐角,蔺晨一眼就瞧见了院子里那个坐在小凳上折纸人的身影。

[小飞流。]

少年似乎被吓了一跳,一下耸起肩膀,足间一点就跳起来,跃到梁上躲藏,从房檐后露出半张俊秀的脸蛋偷看。

这遇到风吹草动就溜之大吉的反应让蔺晨眉毛一挑,视线连上飞流戒备的双眸,嘴边的笑意不自觉地带了几分说不出的意味。

像是小动物趋吉避凶的本能,飞流一见蔺晨这般的表情,扭头就跑。只听耳后衣袂纷飞刮起猎猎风响,方才翻过庭院围墙,飞流就觉得后领一紧,身体就再不受控制的被拎了回去。

[坏人,放开!]在半空中张牙舞爪,飞流哇哇大叫。

落到庭中,蔺晨松手放他自由,见少年还是意欲逃脱,悠悠一句:[再跑哥哥可就罚你了。]

[哼!]少年顿时断了念想,僵在原地,故意扭过头不作理会。

折取一条细嫩枝丫轻轻瘙在飞流的脸上,蔺晨诱哄他,[叫声蔺晨哥哥听听。]

[不叫。]飞流一手拍开撩在颊上的枝条,气呼呼地扭头瞪他。[你坏!偷吃!]

[我偷吃什么了?]蔺晨一脸莫名。忽地忆起昨夜仆从端上的那碗汤饺,恍然大悟,[怎么?一碗饺子你也和哥哥计较?]

[饺子,飞流的。]少年扁了扁嘴,那碗香喷喷的饺子原本是留给他的。

[小飞流,你也太小气了,哥哥不就是吃了你一碗饺子?]蔺晨一阵好笑,伸手捏捏少年的脸蛋。

少年拍开蔺晨的手,不耐地发了脾气,[坏人,讨厌!]

[那哥哥请小飞流吃好吃的,算赔罪,要不要啊?]蔺晨凑趣的哄他。

分明心动得很,飞流却摇摇头:[等苏哥哥。]

[你苏哥哥今天进了宫,没那么快回来,你还是跟蔺晨哥哥走吧。]蔺晨敲了下少年的额头,耐心诱哄。

少年偏头想了想苏哥哥走时交代的话,这才点点头。

出了苏宅,正是隅中时段,金陵大街繁华锦绣,人头攒动。蔺晨牵着飞流悠然地走在大街上,少年人左顾右盼,盯着街边琳琅满目的商品,目不暇接。

给少年买了几样小玩意儿,蔺晨手摇轻扇,抬眼望见一家晋风小调的酒楼。[飞流想吃什么?糕点蜜饯?三黄鸡?或者我们去试试金陵酒楼的廊州饭菜?]

前几样均是寻常能尝到的吃食,廊州菜却是好久没吃过了。飞流嘴里咬着糖葫芦,两眼发亮:[廊州!]

[走,蔺晨哥哥带你去回味回味廊州的美味佳肴。]

[嗯!]

锦衣华服,风流潇洒,蔺晨一副富家公子的恣睢派头,不消他多费口舌,酒店伙计就识趣地将二人引上楼,选了靠窗的眺景点安顿。

吃完了糖葫芦,飞流拿出刚得的小玩意儿,拨弄几下选了个木盒子拆着玩。他兀自乐着,聚精会神,半点不理睬蔺晨含笑的视线。

糖醋鱼、熏猪肉、酿粉肠、香酥鸡、猫耳朵、闻喜饼、翡翠羹并两碟摆盘精美的小菜。热腾腾的美食接连摆上桌,蔺晨执了筷,少年眼睛发亮,拖了一会儿才笑道:[吃吧。]

[嗯。]得了许可,少年忙不迭往嘴里塞吃食。

时令的蔬菜切了细丝,飘在澄透的汤汁里看着也鲜嫩。给嘴上不停的少年盛了一碗,蔺晨挑拣些对胃口的菜品也吃了几口。

捧着瓷碗喝了几口鲜美的汤羹,飞流觑了眼进食不多的蔺晨,犹豫片刻,夹了一筷小菜放入空碗。

[小飞流长大了,也知道心疼人了。]碗里的菜算不上多合口味,蔺晨凑趣地吃了两口,瞧少年目不转睛,别别扭扭的模样,倒觉得心软。

少年皱了皱鼻子,从鼻腔中溢出一声轻哼,继续奋斗在菜肴之间。

心知点到即止,蔺晨悠哉悠哉地倒了杯小酒,独自浅酌。

一桌子佳肴大半都进了少年的肚子,飞流扫荡一圈,再抬眼对面碗里所剩原封不动,对方却不以为意。

[吃!]盛了汤菜一碗,少年推到人跟前。

仰脖将杯中物一饮而尽,琅琊阁少主的姿态说不出的潇洒随意。少年鼓动的腮帮子很是招眼,蔺晨动了动手指,指腹摩挲杯面,[怎么?怕哥哥饿着?]

点点头,飞流指了指蔺晨跟前,[吃。]

[好,那就看在小飞流的面上。]面对飞流的坚持蔺晨哪能拒绝?他执起竹筷,给少年剥了细嫩的鱼肚。

夹一块闻喜饼放到蔺晨碗里看他吃下,少年心满意足,安心享受鲜美的鱼肉。

酒足饭饱,一口口啜饮着消食的山楂蜜酿,飞流揉揉肚子,懒洋洋地半趴在窗沿上晒太阳。

青涩的轮廓不难看出日后的俊朗,蔺晨端详飞流,将他白嫩的模样和记忆中那张刚带回来的瘦黄脸蛋作对比。阳光暖暖地倾洒下来,少阁主的面庞笼上了一丝暖意。[小飞流,既然吃饱了,蔺晨哥哥带你去放纸鸢好不好?]

歪头看了看天色,已经许久没好好玩耍过的飞流双眼晶亮,忙不迭地点头,[好!]

[走。]结了银子。握住少年的手一路晃到东门,在临街卖纸鸢的铺子停下,指了指里面琳琅满目的格式纸鸢,[小飞流,去选个你喜欢的,你看那苍鹰如何?]

少年跟着示意进到店铺里边,惊喜地东张西望。

刚掌眼了神气活现的苍鹰,蔺晨扭头又瞧见了英武不凡的金雕,[这个似乎也不错?]

显然蔺晨所选的都没有投其所好,飞流摇头不要,停在一个不起眼的纸鸢面前,喜笑颜开:[要这个。]

那是只玄鸟绘成的纸鸢,灰黑白的三色相宜,黑豆似的圆眼活灵活现。蔺晨隐约觉得有些熟悉,飞流睁大了眼凑过来,嗤地就笑出声。得,这般单纯天然的神态,可不就近在眼前?一大一小,相映得彰。忍下笑意付了钱,折扇指向城门:[没备马车,我们就在城外玩耍,也不会耽误回来的时间。]

[嗯!]爱惜的将纸鸢贴在胸口,飞流看了蔺晨一眼,没弄明白他的笑意。

拿着心仪的纸鸢来来往往地比划,飞流迫不及待地想用轻功直接飞到城外。然而蔺晨一手牵着他,让飞流挣脱不得。不满意地撇撇嘴,飞流顾着手里的纸鸢,很快将手上的束缚抛在了脑后。

一路走来,草长莺飞,肥水环绕。人群三五结伴,蔺晨打眼望去,放纸鸢的人不算少。手腕一抖将摇着的纸扇合拢,蔺晨敲了敲自个儿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家伙,笑眯眯地提议:[小飞流,这里人太多了,我们远上一段如何?]

飞流拿着纸鸢也望了望四周,点点头。

轻笑一声,蔺晨足下一点便腾空而起,带着飞流,借助嫩柳枝头的一点力瞬间往前跃出一大截。

被拉拽着始终不得力,飞流挣开蔺晨的手,提起内息向前奔跃,一边晃着纸鸢催促后方:[快!纸鸢!]

[哈哈哈,小飞流,等等你蔺晨哥哥。]在林间枝蔓上游走,视线追着飞流摆弄纸鸢来回的朝气模样,脚下也加快了速度。

一湛蓝,一淡青,一前一后地急速掠过,不过半盏茶的时间,身后的城楼就只剩一个隐隐绰绰的黑影。

轻功横纵了不短的路程,蔺晨从高处落下,飞流听得他的动静,也跟着跳到了地上。此处离了官道有一段距离,临江近水,日头不旺,景色美不胜收。

[景致不错,就这里了。去玩吧飞流。]蔺晨抱臂倚树,口中衔了嫩甜的花茎漫不经心地晃着。

[好!]蓝衣的少年双眼发亮,欢脱地牵着线轴奔向空旷的林间。林地中枝蔓横生,那木枝纸糊的玩意儿在半空中打着转,没几下就及地被拖拽出一段距离,或者栽进树枝里。少年不乐意地跺了跺脚,一点足尖就飞上了半空。

蔺晨看着飞流反复几次都以失败告终,表情生动的从呆愣,不服气,到懊恼,然后是失望地跺脚,捏了纸鸢自个儿飞上天。被少年可爱的举动逗乐了,蔺晨旁观着飞流高来高去,随后凑了过去,把人半圈在怀里,接手了没被正确使用的纸鸢。[傻小子,纸鸢可不是这么放的。过来,蔺晨哥哥教你。]

偏过脸看向蔺晨,飞流想了想,将线轴放到了对方手中。

顺手刮了下飞流的鼻梁,蔺晨拽着提线慢哉哉地拉开一段距离,恰时卷来一阵风:[飞流,放!]

一声令下,飞流下意识地放开了手中的纸鸢,蔺晨拽着鱼线往前奔跑,没费多大功夫就将纸鸢带上了天,稳稳地掌控着。

看那人将折腾了半天都没能成功放飞的纸鸢控上天宇,澄澈的蓝幕之间,纸糊的玄鸟仿若要活过来一般,振翅欲飞,自由自在。飞流看的目不转睛,好一会儿才将目光放到蔺晨身上,素日没个正行的人唇边噙笑,看着竟有几分温柔,少年不由地呆了呆,疑惑低喃,[坏人。]

[飞流,过来。]小家伙呆愣原地的模样被柔和的日光勾勒,有几分傻气,却让人心房不由自主地一软。蔺晨招手呼唤,待飞流靠近便一把拉过人搂进怀里,在少年挣扎之前将手中的线轴交付于他。

被手中的线轴夺走了少年的注意力,蔺晨轻柔地贴在他的后背,呼吸就在他发间,手把手地教他将纸鸢越放越高。

张牙舞爪的小豹子突然安静下来,专注会飞的东西,蔺晨笑意深了几分,扶着飞流的肩将人突然地拧过来,打断少年的注意力,[怎样?好玩吗?小飞流。]

失了把控的风筝晃了晃,飞流慌乱了一阵,反应过来蔺晨又使坏,顿时对眼前这个人的捣乱充满了气恼,[讨厌!]

[啧啧,你放个纸鸢还走神,怎么好意思说我讨厌?]蔺晨啧啧称奇。

[打扰我,讨厌。会掉下来!]用力瞪了蔺晨一眼,飞流扭头看看天上的纸鸢,牢牢拽着线之后逐渐平稳。

[拉好哦,小飞流,不然纸鸢就飞掉了。]一手覆住飞流的双手,少年的一切都显得很稚嫩。一齐拉着纸鸢线,蔺晨帮着毛糙的小家伙将纸鸢越放越高,三彩玄鸟在日光的照射下灵动极了。

飞流看着纸鸢越飞越高,越来越小,心里有点不安,扒拉住线轴往回收线,一边说道:[回来!]

[飞太高了,小飞流反而舍不得?]少年睁大的双眼里有紧张的情绪,蔺晨也不管他是否听得懂,将本不该说出的话问出口。

飞流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好,既然小飞流舍不得,那就回来吧。]蔺晨脸上挂着懒散的暖意,握住飞流的手慢慢卷动线轴,将纸鸢一点点拉回来。

飞流歪头看着蔺晨在阳光下的身影,总觉得有点刺眼,他伸手去挡阳光,却感觉唇上一暖,对方俊朗的面容近在咫尺。莫名地就有点心慌,飞流抬起双手,不自觉地冲对方脸颊掐去。

蔺晨被揪了脸皮,夸张地哎呀直叫。飞流报复似的捏了又捏,很快将方才的感觉忘在了脑后,上瘾一般用行动表示很喜欢这种能欺负对方的方式。

[小飞流,哥哥的脸好摸吗?是不是很滑?]风流公子满眼促狭,见小家伙红扑扑的脸蛋,没几下就将他偷香的行为忘了,心道果然还是个孩子。

[好。]飞流点头回答那两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小飞流这是吃哥哥豆腐啊,我亏了,亏大了。]手里还拽着线,风力的强度不算太大,蔺晨不用特别留意也能收回来,索性低了头,看着放在心尖尖上的小家伙。

蔺晨望过来的目光很柔和,飞流愣了愣,手上的劲道不由松了松。他心里滋滋地冒腾着说不上来的奇怪感觉,就像刚才嘴巴被碰到的感觉一样,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呆呆和蔺晨互相对望着。

阳光从树影婆娑之中投落影绰的细碎流光,树下少年人干净的眸子里印出自己的身影,舍不得打断,温柔回视,任由缱绻的氛围弥漫。想放飞纸鸢,任由它海阔天高的去翱翔,但是线轴地滚动却时刻提醒着放飞时的那份不舍。所以周周转转,还是将线收了回来,自私的不肯放手。

[坏人?]沉默了好一会儿,飞流觉得很奇怪很奇怪,不由得先打破了方才的氛围。

眼神闪了闪,蔺晨拉开飞流的手,纸鸢也已落地,卷吧两下收了回来,往背后一扔,对着少年露出一惯的笑容,[走喽,飞流,我们回家。]

[嗯!]将纸鸢从蔺晨身上扒拉下来,飞流捏着线轴,学着方才的起跑,带得纸鸢在树荫之下摇摇晃晃,好不开心。

蔺晨看看在阳光下灿烂欢笑的飞流,再看看那只纸鸢蹒跚地晃悠,心中很是畅快。

纸鸢终究会回归。

评论(2)
热度(52)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