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饲养员〗莫雨X穆玄英(毛毛)

〖重新尝试LOFTER!〗
〖文里不管大熊猫还是小熊猫,说的都是体型,请对号入座。〗
〖才不告诉你们后续是雨哥把毛毛带回员工休息室啪啪啪了呢(*/ω\*)〗



穆玄英,职业是动物园的饲养员,最近被调到了panda所属的区域,接替要辞职的前辈专心照顾这群黑白分明的圆滚滚。
莫雨,职业是带着烈风集的妖怪融入人界的先行军,最近刚安顿好了手下妖怪,迫不及待的想找分别数月的恋人好好倾诉相思之情。
穆玄英忧愁的喂两只滚滚吃药的时候,莫雨也就来了。远远的就看着自家爱人半躬着腰搔那黑白胖子的下巴,耐心至极的在哄着喂针管,而身后还有只不安分的熊猫可着劲儿的往穆玄英大腿上蹭,亲昵喜欢的情绪满满当当。
莫雨当场就撒了一地冷气,哼了一声却还是保持了理智的不愿自降身份和两个圆胖子吃醋较劲,只是这样想着妖力却是开始腾发,强壮挺拔的身影一个模糊,瞬间消失。
妖力形成的磁场自动屏蔽了不会被摄像头记录的一切,而穆玄英专注的应付着手下撒娇的滚滚,毫无所觉。
蹭着穆玄英的熊猫被悄无声息的转移回了笼子里,冷酷的关了禁闭,而与此同时,一只更加健壮的成年熊猫出现在了穆玄英身后。
成年熊猫的体重很有分量,还没察觉发生了什么的穆玄英只感觉身后毛绒绒的小东西在往他背后爬,沉甸甸的重量让人有点压力,却又心软的想去宠溺。
大熊猫低头用鼻子顶了顶穆玄英的后腰,怕痒的青年缩了一下躲开,视线却还是黏在仰躺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小熊猫身上。
手里拿着灌了药液的针管,穆玄英小心翼翼的往小熊猫嘴巴里滴,无奈药液总是有些苦,小熊猫不依地甩着脑袋躲,而穆玄英却是狠不下心硬灌,只能这么杠上了。
前肢搭在穆玄英腰上,大熊猫的爪子有意无意的蹭着,厚实的肉垫有些粗粝,那手法让穆玄英隐隐有些熟悉。然而隔着裤子也能感受到的毛绒绒的触感让穆玄英啐了自己一口,暗骂自己想某人是不是已经走火入魔了,不然怎么连被熊猫搭着都能回忆起某些让人脸红心跳的R18。
那凭空出现的大熊猫并不清楚穆玄英心里的弯弯绕绕,却是感觉到了饲养员不自然的僵硬,于是肆意的人立在穆玄英身后,整个庞大的身躯就这么盖了下来。
穆玄英被大熊猫这么一压好悬没一头栽过去,而那始作俑者却慢吞吞的探头探脑,锲而不舍的继续往穆玄英身上爬,还“不经意地”一脚踩着穆玄英照顾的那只小熊猫,当做踏脚石。
穆玄英有点吃不消那分量,抬头去推开始往他后颈耳朵处撒鼻息的圆胖子,不想乍眼一看就傻眼儿了,这堪比黑熊的滚滚哪冒出来的?
穆玄英负责饲养的是两只半大的小熊猫,体型体重都不过70左右,乍然冒出的这熊猫,光是打量那体重就不止140了,早就超过了正常熊猫的标准,更别说还长得如此……彪悍。
大熊猫很满意穆玄英的注意力终于到了自己身上,压着饲养员就凑过去舔了舔,湿热的灰白舌尖有些粗糙,舔的穆玄英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青年的饲养员惊疑不定的后仰,捂着被“不小心”舔到的嘴又是脸红,尴尬不已。
大熊猫似乎有些疑惑,它歪着头打量着穆玄英,好像并不明白他怎么了。而看到大熊猫如此反应,穆玄英虽然还是好奇它的来历,却是在另外一个方面觉得自己想太多了,当然还是免不了有些失望。
将穆玄英的反应尽收眼底,大熊猫不着痕迹的瞪了一眼脚下懵懂的小胖子,其间表现出的冰冷意味让赖在地上不肯走的小家伙瞬间汗毛竖起,“蹭”的一下就翻身而起,颤着一身肥肉跑远了。
“啊!”小熊猫莫名其妙的跑掉了,没看到先前暗涌的穆玄英正要起身去追,不想那压在身上乱蹭的大家伙早就不动声色的把他压在了身下。
动物园的熊猫普遍都是温顺的,绕是如此身上黑熊一般块头的大家伙还是让穆玄英免不了有些紧张,不熟悉是一方面,更让人尴尬的是他被这熊猫蹭的有点起反应了。
喂熊猫吃药是今日的工作,穆玄英没见过这只大家伙,虽然出现的诡异,想来却是自己刚来还没见过的原因,当下也没有再想,而是抬手把针管往它嘴里塞,更加小心的推着针管。
贪婪的注视着穆玄英英俊的脸庞,冷不防就被挤了一嘴苦涩的药液,大熊猫一僵,这才反应过来扭头冲着地上呸呸呸。
穆玄英汗水都冒出来了,见压着自己的大家伙颇为人性的把自己辛苦喂食的药吐了出来,也是急了,伸了双手就去架在它的鼻子边,扣着它的下巴半强迫的阻止它呕吐。
大熊猫被穆玄英这番动作搞傻了,吐的差不多的嘴里涩味依旧很重,更因为被堵了嘴不得不咽了一口恶心的唾沫,当下整个熊猫都不好了。
穆玄英还来不及松口气,身上的大家伙就像是被惹怒了一般,肥滋滋的身体一扭,就把他的脑袋抱住了。穆玄英惊恐的睁大眼,却不敢有所动作,生怕它以为自己有恶意对着毫无防备的脑袋就是一口。
然而大熊猫只是俯了下来,嗅了嗅穆玄英的脖子,然后又是舔了几口。那一身臃肿的皮毛因为过大动作甩动地抖了好几下,柔软而圆滑。
这下轮到穆玄英被搞傻了,他脖颈间的舌头舔吮的方式若是一开始察觉不到什么,这会儿好几口了,连带下身被蹭弄的熟悉感让他窝火起来,抬手揪着大熊猫的耳朵,咬牙切齿:“莫!雨!”
男人磁性的低笑荡在耳畔,穆玄英明显感到身上的分量有了变化,而最能直接感觉的,却是手下揪着的毛绒耳朵变成了人类的耳朵。
“毛毛,我回来了。”手掌撑着地,莫雨垂眼看着躺在地上毫无防备的爱人,笑的深情。
逆光的笑容简直是荷尔蒙爆表,穆玄英被晃花了眼,有些不满的哼了哼,但身体却自发的随了心底的念想,搂住了莫雨的脖子:“欢迎回来,莫雨哥哥。”
嘴里苦涩的滋味最后终结在饲养员口中的甜蜜里。
可喜可贺。



评论(4)
热度(57)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