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莫毛】自然反应

〖~~( ﹁ ﹁ ) ~~~已经被屏蔽过几次了,我就发前面,然后给你们地址咯。〗

——————小妖精在此——————

新的企划定在了临县的繁华地带,被委以重任的莫大少因为这次case足足有一个月没见到自家恋人了。于是当他接到穆玄英的电话,听到那洋溢着得意的声音告知他们此时不足500米的距离时,莫雨当真是惊喜交加。

“雨哥,这里这里。”

“毛毛!”

坐在满记甜品的外摆藤椅上,穆玄英挥挥手,笑眯眯的看着莫雨急步向自己走来。

伸手摁着穆玄英的后脑勺揉了揉,莫雨勾着他的脖子一边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怎么自己跑来了?”

“课程提前结束了啊。考试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我干脆逃课两天来找你了。”推了推莫雨的手,穆玄英缩着脖子从莫雨臂弯中绕了出来。

“想我了吗?”

“臭美。”

“嗯?”

“才没有!”

莫雨有些不满意恋人的口是心非,抓着他拿着叉子的手,低头一口就顺走了叉子上甜糯的芒果糯米糍,末了还嫌弃地皱眉,说了句太甜了。

穆玄英睨了他一眼,叉了一个糯米糍重新下口。

笑纳了恋人淡淡的警告,莫雨完全将这一眼当做情趣。心情大好的一后靠,手臂搭在椅背上,神情轻松的盯着穆玄英看。

穆玄英也在看莫雨,却不似他的放肆。服务员小妹端了冬季新品椰皇栗子露炖蛋白

上来,浓郁的椰香在这初冬飘散开来,穆玄英吸了一口这香气,拿着勺子开始吃,却是吃一口,看莫雨一眼,有种随着椰香一同漫开来的欢喜。

被当了送食的辅菜,莫雨毫不介意,为了穆玄英这般小动作,心下温软,看向恋人的目光更是灼热起来。

“雨哥,你这边还要多久才能搞定?”

“举办方预定是上周六,但是前期协商出了问题,延期到下周了。”

“那你还要在这里呆多久?”

“还要再两个星期。”

“哦。”穆玄英撇撇嘴,突然觉得见到莫雨的喜悦也因为这消息淡了不少。

“毛毛。”

“嗯。”

“莫雨哥哥想你了。”

“知道了。”

“你呢?”

“……”

“嗯?”

“嗯。”

“嗯是什么?yes or no?”

“我也想你了,行不行?”被莫雨逼的不行,穆玄英左右看看,低低吼了句。

“行。”莫雨大笑出声。

气氛很好,两人互相说着各自在工作学校的琐事,填充一月不见的未知空白,眼神交汇间,思念和爱恋止不住的倾吐。

“汪汪汪……”一只兴奋的可卡犬被自家主人艰难的拽着,坐在了莫毛二人左边的邻桌。

穆玄英好奇的看了看那兴奋的不行的成年可卡,顺着它的目光扭头,看到另外两个姑娘带着一只大型泰迪也走了过来,坐在了右边的邻桌。

成年犬的可卡隔着莫毛的桌死死盯着那只漂亮的大泰迪,不时吠叫几声,焦躁的想要扑过去,无奈主人为了怕它挣脱,已经把狗绳捆在了椅子上,然后巍然不动的坐在上面点餐。

穆玄英扭头仔细看了看大泰迪,恍然大悟,抬眼间对着那桌的两个姑娘也是礼貌的笑笑,然后回头打算和莫雨接着说话,不想莫雨唇角挂着点儿奇怪的笑意,盯着另一桌的可卡在瞧。

“雨哥你在看什……”穆玄英也探头去看,话登时卡在了喉咙里。

那只兴奋的可卡依旧灼灼的盯着那大泰迪,端坐在地,爪子还不时刨着,显得焦躁。而让穆玄英无语的,是那狗下腹明显的发情特征,一节鲜红的性器已然露出,随着喘气吐舌头的抖动不断晃动,一目了然。

“……别看了雨哥。”忍不住扶额,穆玄英去拉莫雨的手。

莫雨收回了目光,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笑意深了起来。

穆玄英一看他这个表情就觉得不妙,手一松就想抽回来,但莫雨比他更快一步,尾指灵活的一勾,也勾住了他的尾指。

“毛毛。”莫雨单手撑着下巴,专注的看他,尾指与尾指勾在一起的小动作尚在穆玄英的承受范围内。

“嗯?”

“我想起一件事。”

“什么?”

勾着小指的动作有种清纯的温馨,但莫雨口中与此意境完全相反的话却让穆玄英一下就臊的不行,那男人笑着说:“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也硬了。”

“莫雨!”桃花眼又羞又恼的瞪了过去,“有病吧?你脑子里想什么呢?”

完全不觉得哪里不对的莫大少无所谓地挑挑眉,继续说:“自然反应我有什么办法?我那时候脑子里就在想,若是你在我身下,又会是怎样的让我移不开眼。”

“……”面对已经完全切换了频道的莫雨,穆玄英吐槽都无力了,于是拉开椅子站了起来,挥挥手示意莫雨走人。

莫雨也站了起来,随身拎过穆玄英的旅行背包挂在肩头,然后绕到邻桌同带泰迪的两个姑娘说了什么,这才和穆玄英一起离开。

“雨哥,你和她们说了什么?”穆玄英跟着莫雨走在繁华的街道上,终于忍不住问出口了。

“没什么。只是问了一句那泰迪的性别。”

“啥?”

“那也是只公狗。”

“噗……”

莫雨拍了拍笑到呛的恋人,然后拉过了他的手,十指相扣。

眉梢都泛着喜悦,穆玄英轻轻挣了下,然后回握过去。

〖来!(°ー°〃)后续肉的传送门走你〗


评论
热度(39)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