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沉睡魔咒】一

【(ーー゛)我写的东西多半都进不了LOFTER,太讨厌了。】


【(๑•ั็ω•็ั๑)我得说,当时看沉睡魔咒的时候,好!带!感!】





比邻而居的两个国度,在这广袤无垠的土地上均是风景秀美,资源丰沛的所在。


和人类的居所浩气盟不同,萼然谷中生存的生灵均是诞生于自然的宠儿——精灵。


虽是邻里,但两国少有往来,不论是心存浩然的人类国度,还是与世无争的精灵国度,彼此之间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安无事的维持着和平的气象。


破旧的城堡废墟,年轻精灵手握短刀,眼底是嗜血的杀意。被铁器斩断的断翅处焦黑一片,剧烈的痛楚拉扯着莫雨的神经,却强撑着有些不稳的步子缓慢前行。


“扑簌扑簌……”翅膀拍打的声音停顿在堡垒断壑处,一只黑色的乌鸦看着喘息的少年精灵,眼底是不似禽类的淡然神采。


没有理会自己之外的生物,莫雨坐在乱石间,静默调息。


“乌鸦,为何跟着我?”一扫方才的杀气,调息之后冷静重新回归精灵的理智,抬眼看向同处乱石之中的黑色乌鸦。


似乎对年轻的精灵很是满意,黑色的乌鸦歪了歪头,口吐人言:“你想要力量吗?只有强大的力量,才能帮你获得想要的一切。”


天色微微发亮,深深看了乌鸦一眼,莫雨不屑冷笑。


金色麦田之中,黑色的乌鸦停顿在稻草人的身上,冷眼看着年轻的精灵一步步向着人类的城堡前进。


“精灵,你太弱小。”乌鸦扇了扇翅膀,微嘲的语调直白却直指核心。


“乌鸦,你很吵。”没有理会乌鸦的讥讽,莫雨径直前行。


“精灵,你可以拜我为师,我会教导你获得力量。”乌鸦继续诱导着。


莫雨斜眼,对着乌鸦吹了口气,夹裹着魔源的气息将乌鸦吹离了稻草人。


猝不及防的被吹到了农夫捕捉鸟禽的网里,乌鸦狼狈地扑腾了几下,随即羽落成人。


“你应该学会尊重你的师父。”乌鸦扯掉搭在身上的网,抖落一身灰尘,定格为儒雅的文士模样。


莫雨见证了乌鸦幻变为人的过程,心下惊诧,挑了挑眉,却不置可否。


“吾名王遗风。”中年的文士淡笑着。


五年后。


红尾灰翅的鹦鹉扑腾着翅膀飞入了萼然谷中,飞向了荆棘遍布的巨木之下,最后停在了精灵的手背上。


“浩气盟之主寻回了旧友之子,为表感激,特为那孩子举行洗礼。”抬爪挠了挠自己的啄,鹦鹉尽责的汇报它的所见所闻。


“喔,洗礼?如此热闹,我们也去看看好了。”莫雨勾了勾唇,眼底冰冷一片。


断翅之仇,根深蒂固。


浩气盟内很热闹。


各路达官显贵纷涌而至,均为了庆贺穆天磊之子,穆玄英的洗礼。也是谢渊所宣布的,浩气盟少盟主的洗礼。


是的,怜惜穆玄英年幼失怙丧母,谢渊已将穆玄英收为养子,决心悉心教育,培育成材。


一岁的小孩儿乖顺的坐在软垫上好奇的打量周围众人,全无半点害怕神色,反而不时对着周遭的人露出单纯可爱的笑脸,惹的大家对他更加怜爱。


“月姐姐,你看他多可爱啊。”绿蕨精灵陈月兴高采烈的围着穆玄英饶了一圈儿,小巧的模样勾的小孩儿抬手够她。


“小月,别那么急躁。”红叶精灵月弄痕无奈笑笑,随即也飞近了来。


“月姐姐,甭理她,她闹够了自然消停了。”蓝蝶精灵可人挥了挥手做嫌弃状,眼神却同样黏在穆玄英的脸上不肯移开。


咿咿呀呀的挥手想要捉住在自己身旁飞舞的精灵,穆玄英满眼单纯的喜悦。


“承蒙仙子们赏脸前来参加我儿的洗礼,老夫再次多谢了。”谢渊的话语里满是真挚的谢意。


“谢盟主严重了,我们姐妹空手而来,也只能送上祝福了。”红叶精灵月弄痕温婉浅笑。


“能得到仙子们的祝福,是玄英的福气。”谢渊喜出望外,忙代替穆玄英道了谢。


“我祝福你清俊英气,顶天立地。”红叶精灵月弄痕说出了祝语,指尖挥舞间有小巧的红叶撒向穆玄英,又转眼消弥。


“我祝福你宽容善心,乐观幸运。”蓝蝶精灵可人也随之送上了祝语,翩纤的小蝶儿轻触穆玄英的脸颊,展翅飞离。


“我祝福你……”绿蕨精灵陈月不甘落后的紧随其上,然后祝福还未送上,偌大的正气厅却蓦然寒风四起,直吹的烛光明灭不定,晦暗忽闪。


“如此盛宴,竟是没有邀请我恶人谷吗?谢盟主你可当真老到健忘了。”莫雨由外门缓步踏入,健稳的步伐却犹如踩在众人心底,带出不安的颤动。


世上本来没有恶人谷,只有萼然谷。


却在五年前,一夕之间再无萼然这般葱郁欲滴的名讳,只剩下被统一了妖精界,谷主莫雨所言的恶人谷。


“小疯子莫雨!”谢渊皱眉看着莫雨,随即有些忌惮的看向随之飞来的黑乌鸦:“雪魔王遗风!你们来干嘛?!”


“好久不见,谢盟主。”乌鸦羽落在地,瞬间变成了文士模样的中年男子。


眼底是深深的戒备,谢渊目不转睛的看着王遗风,一字一顿:“浩气盟不欢迎你们。”


“呵呵,我们也并不打算多留。放心,莫雨只是想送上贺礼。”淡笑着解释,王遗风偏头看向莫雨。


五年的时间让少年已然成长为了沉着的男人,谢渊看着莫雨步步逼近穆玄英的所在,心下焦急,却因为王遗风的存在不敢稍加动弹。


三个精灵看着萼然谷中昔日的同伴,慌乱的意图阻止他意义不明的恶念,却被莫雨随手挥了开去。


“秀气的小丫头。”似是赞叹,莫雨看着金童似的胖娃娃,淡淡的评点。


“玄英是个男孩儿!”副盟主张桎辕皱了皱眉,虽不明莫雨的说法,却条件反射的否认了。


幽绿的魔源从指尖毫不迟疑的溢出,莫雨旁若无人的注视着穆玄英,神情专注:“你会英气勃发,刚烈坚忍,至纯至善,所有人都会喜欢你,但是……”


随着莫雨的祝福,盟内人渐渐放下了悬起的心,却不料峰回路转,那停顿的后续让松懈的心房瞬间又吊了回去。


穆玄英抓着自己一只白嫩的脚丫,睁着懵懂而好奇的圆眼,仰视着居高临下打望他的莫雨,开心地笑了起来。


稚子赤诚的笑脸让莫雨有瞬间的怔愣,不间断涌出的魔源却无法停止:“但是在他16岁生日的那天,他会被铁器割破手臂,陷入永久的沉睡。”


正气厅一片哗然,所有人都为这诅咒般的祝福感到惊恐。


“森林守卫者!当年是我们不对,不该涉足边界,对你痛下杀手。可玄英还是个孩子,请你放过他吧。”张桎辕急了,措辞陈恳的请求着。


提及当年之事让莫雨眉间添了狠戾,冷笑一声:“放过?你们当初放过了我,礼尚往来,我当然也会放过你们的,掌上明珠。”


莫雨扭曲穆玄英性别的话语让谢渊有不好的预感,但王遗风的存在让他丝毫不敢大意,只能寄望于张桎辕。


“沉睡的时间会永久定格,拯救你的是,男性的真爱之吻。”魔源形成了实质的漩涡席卷了整个大厅,那黑绿的颜色散了开来,却让人无端恐惧。


待到一切平静下来,正气厅已然没了莫雨和王遗风的踪影。


“盟主,这……”看着尤自玩着脚丫的穆玄英,张桎辕很是焦虑。


“唉……或许老夫当年真的做错了。”谢渊叹了口气。


五年前,浩气盟新上任的盟主谢渊带领着麾下一列骑兵踏入了两国的交界之处,试图打开两国的贸易往来。


不想遭遇了还只是少年精灵的莫雨,深黑的发色眼瞳以及宽大的黑色羽翼让谢渊心存警惕,而随后莫雨驱逐他们所使用的黑暗魔法让谢渊先入为主的认定了他的邪恶,于是战斗的帷幕毫不意外的拉了开。


精灵的源力一半源于翅膀,而莫雨在那一战中,被斩去了翅膀。


“盟主,为今之计,还是先考虑解决的办法吧。”过错已然铸成,现在是轮到他们承受苦果的时候了,却可怜了被波及的玄英。


“谢盟主放心,莫雨给出了解除咒语的答案不是吗,只需找到真心爱慕他的男子亲吻即可,诶?男子?!”冒失的绿蕨精灵陈月说到最后惊叫了起来。


谢渊和张桎辕相视苦笑。


拍了拍陈月的额头,红叶精灵月弄痕想了想,建议道:“盟主若信得过我们姐妹,不若将他交与我们抚养,待到他16岁躲过了魔咒,我们再送他回来。”


明白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谢渊犹豫片刻,点头同意。


评论(2)
热度(44)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