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沉睡魔咒】三

【(ーー゛)现在撸文的进度真的不想缩了。】


【(ーー゛)我的存货够我混更多少天呢?】


【ε=(´o`)不管了】



    初晨的微光渗透茂密的树叶,倾洒下破碎的斑驳,宽厚的树荫给树下的小小身影撑开一片还算清凉的天地。

   

    蓝色短衣的小小少年手握长剑,手腕间灵活地翻出一个个漂亮的剑花,随即身体轻盈起跃,足尖点过树干借力前纵,剑势以锐不可当的趋势向前刺去。旧力已去,刺空的剑尖一个停顿便抖动着虚晃一圈,剑刃重回少年面前,转瞬间又扫了出去。

   

    一招一式的演练已经颇有其风骨,虽是按部就班的重复,却彰显了少年锲而不舍的耐性。

   

    少年青稚的脸上认真而专注,生疏的力度在不断的重复下慢慢变得熟练起来,融合贯通,舞动的力开始隐隐夹带一种浩然正气之势。

   

    单调的生活拘束着活泼好动的男孩子,无处倾诉的苦闷让穆玄英将抚养着自己的三个姐姐翻来覆去的闹的苦不堪言。

   

    绕是以精灵良好的恢复力也没敌过小孩子充沛的精力,饱受摧残的三个精灵绞尽脑汁后索性传授了他剑法,以期望转移视线。

   

    确实的被精妙的剑术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穆玄英也总算安静了下来,一心沉浸了进去。风雨不改的修习了两年,如今倒也算的上小有成就。

   

    恶人谷内,俊美的精灵突然撩起了眼皮,凌厉的眼透过丛丛密林,眼底嗜血的戾气凝聚。

   

    那是恶人谷的边界。

   

    浩气盟的军队分散在恶人谷外围,警惕的审视着被荆棘封锁的外围。暗黑色的荆棘生长势猛,粗壮的枝干分长开来,其间凸出的尖刺狰狞的让人打心底里发怵。

   

    他们不是第一次攻打恶人谷了。

   

    尤记之前几次的惨痛落败,恶人谷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配合精灵对植物与生俱来的掌控,让这被荆棘笼罩的恶人谷一直处于一种易守难攻的稳固。

   

    火弹曾投掷进这片坚韧的荆棘,燃起熊熊燎原之火。然而浩气众人还来不及欣喜,就眼睁睁看着那小疯子莫雨以一己之力催动着荆棘,进行了凌厉的反击。

   

    之后又有过几次类似的突袭,攻击的手段几欲用尽,却一次又一次的被莫雨冷笑着打退,始终奈何不得这恶人谷。

   

    浩气盟的士兵有些无奈,无所谓的战争并不是他们乐意的,但他们的盟主却是铁了心要攻打恶人谷,身为兵卒,除了听命却也别无他法。

   

    “阿唐,你看,那儿有个人。”身着浩气套装的五毒弟子拍了拍朋友的肩膀,示意他看过去。

   

    同样身着浩气套装的唐门弟子闻言看去,只见薄雾缭绕的林间有一个影影绰绰的蓝色背影,“不会是那小疯子莫雨吧?”

   

    五毒弟子眯眼看了看,接着摇了摇头:“啊,只是个孩子,许是哪家偷跑出来玩的吧。”

   

    唐门弟子点点头,拉着五毒和队伍汇合。

   

    八岁的男孩儿正处于一个翻天覆地的阶段,强烈的好奇心加上热爱冒险的行动力,让习武两年的少年在今次习剑完毕后并没有直接返回,而是以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儿第一次踏出了三个精灵的保护圈。

   

    好奇明亮的眸子闪着兴奋喜悦的光,穆玄英站在了恶人谷的边界,惊叹着四处张望,最后将视线投在了身旁长满了艳红圆润果实的落叶灌木上。

   

    植物诚实的向莫雨汇报了外来者的讯息,准备迎敌的精灵有一瞬间的惊诧,随即也顾不得浩气盟的人,快步赶向穆玄英。

   

    摘下了那长势喜人的球形果实,清甜的果香让穆玄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没见过这种果实,此时正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下口。

   

    啊,怎么办呢?要不要吃?可是月姐姐说不能乱吃东西,小月也说过有些漂亮的植物是有毒的。

   

    皱着脸,穆玄英认真的困扰着。

   

    远远瞧见了那个瘦小的蓝色身影,莫雨眉心微微皱起,心下对他不知死活的瞎跑很是不满。脚踩在厚软的草毯上却没有发出一丝声响,莫雨安静的走到穆玄英身后,有些疑惑的打量背对他低垂着头的少年,好半响却依然没被发现。

   

    莫名就有些不爽。

   

    吃坏了肚子可人姐姐会罚我再舞剑500次吧?可是真的好想吃怎么办?应该没那么倒霉会有毒吧?

   

    纠结的脸上慢慢绽出孩子恶作剧般的侥幸,穆玄英终于决定顺应心里的想法。

   

    穆玄英背对他的姿态让莫雨无从看到他的状况,没什么耐心的精灵忍了三秒,终于忍无可忍地抬起了手。

   

    下了决心的小少年正准备把果子往嘴里塞,下一秒却在精灵的手段下瞬间失了意识。

   

    安然酣睡着半浮在空中,高高的马尾轻轻晃动,却是连沉睡都带着几分俏皮。

   

    莫雨看了一眼少年纯真的睡颜,视线下滑,移到了少年手中死死攥紧着不放的艳红果子上。

   

    这是,山楂?

   

    莫雨有些无语。

   

    傻毛毛。

   

    单薄的唇张合着吐出无声的三个字,莫雨的表情柔和了许多。

   

    再次打量了一眼少年的睡脸,精灵挑了挑眉,侧身向浩气盟的方向走去。

   

    稳健的步伐看似缓慢却转瞬抵达,神情冷冽的精灵睨了一眼在恶人谷外围扎堆的人类,睥睨轻慢的神态溢于言表。

   

    指尖轻弹,一团幽绿的魔源便击中了扑腾在半空中的灰灰,鹦鹉的身体像是融化了一般,微微蠕动,便开始抽长拉伸,眨眼间便变成了一头魔狼。

   

    “让他们滚。”莫雨冷声命令。

   

    魔狼哀怨的看了自家主人一眼,无奈的以一颗鸟的心去模拟一只狼的凶恶。

   

    四肢着地和两腿着地的感觉不同,没了翅膀让灰灰有些不习惯,愤愤不平之下却又不敢反抗莫雨的话,只能前肢一个用力把自己甩了出去,却幸运的扎入了人群之中,勉强计算为一次普通攻击。

   

    被强壮的魔狼压在了身下,倒霉的藏剑弟子顿时口吐白沫厥了过去,周遭的其他门派弟子一看顿时心生侥幸,再看向魔狼却都有些小心翼翼。

   

    看着周遭的人类都有些惶恐的躲避着不与自己做正面冲突,灰灰来了精神,挥舞翅膀般刨着爪子,倒有几分威势。

   

    灰灰不得章法的扑击只能说是小有成效,但在莫雨看来却意味着漫长的持续战。不耐的轻啧一声,莫雨双掌凝出魔源的幽绿光芒,将其余的士兵操控着一并悬浮了起来。

   

    浩气盟的士兵提心吊胆的挥舞着手脚想要摆脱失重的不安,却被精灵的术法禁锢的动弹不得。忐忑下还没来得及适应现下,就被操控着在半空中胡乱旋转起来。

   

    眩晕的感觉让浩气盟士兵一个个难受的不行,莫雨弹动着指节,眼神轻蔑。

   

    精灵不得随意杀戮人类,莫雨本就没有太多耐心奉陪这群乌合之众,最后索性双手一握,旋飞在空中的士兵们顿时撞成一团,厥过去大半。

   

    灰灰见机行事,有如神助的将剩余的浩气盟士兵一个个拍晕了过去。

   

    浩气盟的战斗力渐渐被削弱,眼看不敌,侥幸残余的兵卒顿时没了争斗的心思,作鸟兽散。

   

    垂眼看了一眼地上散落的铁器,莫雨空手一招,一把铁剑便稳稳地飞入了他的手中。隔着皮质的手套,握住生铁时带来的灼烧依旧给莫雨带来了些微的伤害,而精灵只是面不改色地反手一掷,便将铁剑笔直的插入了远处的岩石中,全全没入。

   

    总算是立了功,鄙夷的目光目送走了最后一个浩气士兵,灰灰踩着狐假虎威的步子不自觉地摇着尾巴凑近莫雨。

   

    以魔狼的凶猛形态做出了家犬的乖顺示好,看不下去的精灵又一个魔源弹了过来,威风凛凛的魔狼顿时变做了一个身长玉立的灰衣青年。

   

    “……少爷我不要再变成狗了,这有损我高大帅气的风度!”灰灰不满的出言申诉,却识趣的没有再靠前。

   

    “……那是魔狼。”莫雨说。

   

    “在我看来都一样!”斩钉截铁的态度表现出强烈的不满。

   

    “……”精灵抬手又把青年变回了鹦鹉,并不忘赠送一记熟练的沉默术法。

   

    不能言语的鹦鹉急的四处扑腾,却勾不起精灵半分怜悯,顿时心中悲伤逆流成河,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没有理会呱噪的仆人,精灵看向一旁依旧酣睡的少年,转身向恶人谷走去。而穆玄英半悬在空中,仿若被牵引着一般,紧紧的跟在了莫雨身后。

   

    密集的荆棘林随着莫雨的到来奇异的舞动着,恭谨的为它们的守护者让出了一条笔直平坦的道路。

   

    莫雨视若无睹的前行着,越过荆棘林,走过密树丛,踩过了河畔石,淌过咒血河,最后来到了小树林的湖泊旁。

   

    穆玄英翩然轻落在柔软的草地上,莫雨看了即将醒来的少年一眼,神色淡然的将自己隐于灌木之中。

   

    穆玄英迷迷糊糊的醒来,先是愣了愣,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一般,猛地看向手中紧握的果实。确认那彤红喜人的果子不是自己幻梦所致,穆玄英微微松了口气,亮晶晶的桃花眼幸福地眯起,当下便迫不及待的将其中一枚果实塞进了嘴里。

   

    灌木中的莫雨嘴角一抽。

   

    肉厚籽小的山楂果肉清甜又有些酸涩,独特的滋味却让穆玄英心下欢喜。已然被塞的鼓鼓的腮帮子索索咀嚼着果实,像极了某种啮齿类的小动物。

   

    莫雨勾了勾唇。

   

    很快的将手中的果实尽数解决,穆玄英意犹未尽地舔舔唇,这才有了心思查看周遭的环境。

   

    目之所及的范围均被莫名的暗色所笼罩,穆玄英有些不解,却很快抛开了疑虑,被眼前的这一方天地的美所吸引。

   

    优美的湖泊清泉荡漾,岸边微垂的一众藤蔓似乎都为之倾倒;千山万壑蛰伏在水的倒影里,异常的虔诚;深海蓝的光幕仿若画卷,深橙,星黄和紫红的光泽绽放着细微却震撼的美。

   

    暗色的覆盖虽让穆玄英看不清全部的景致,却并不妨碍他透过那宝石般绚丽的光泽将此处优美的轮廓大致勾描,并在心下为它填上相应的色彩。仿若绝世的佳人掩了轻纱,你虽无法看清她的美貌,却能从那窈窕的身段和妩媚的风情中猜测着她的绝代风华。

   

    逐渐浓厚的光团轻盈的在幽澈的湖面上起舞,飘映出了下方精致的莲花,美丽不可方物。清甜的幽香被风裹着送入了穆玄英的鼻息之间,似曾相识的甘蜜让少年眉间露出回忆的纠结,却并未持续过久。

   

    察觉到了旁人的存在,莹莹的光团成群结伴的飞舞着向穆玄英靠近,却都有些小心翼翼的羞涩。

   

    穆玄英期待的看着诸多的光团围绕在自己身周,心下喜爱,忍不住伸手触碰。光团内里包裹的小巧精灵眨着纯真的眼怯怯看着穆玄英,却并不闪躲,反而伸出小手轻轻地凑近。

   

    灌木林中突然传出一声冷哼。

   

    眼看着就要摸到的精灵受惊的飞走,穆玄英急急的想要留住它,却摸了个空,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灌木中的精灵皱了皱眉,有一丝后悔自己的动静。然而一想到穆玄英对着那元素精灵露出的欣喜表情,莫雨这样的情绪很快消弥无踪。

   

    “……是谁在里面?”少年清亮的嗓音带着几分试探,又隐含着期待。

   

    好奇的小东西。

   

    莫雨心下好笑,保持缄默的期待着穆玄英接下来的反应。

   

    “出来吧,我不会伤害你的。”对于灌木后“害羞”的精灵怀揣着极大的耐心,小小的少年以轻柔的口吻诱哄着。

   

    “你就不怕我伤害你?”清冷的语调终于给予了回应。

   

    “你不会的。”激动的语调传递着少年的欢喜,能够与之交流显然更得穆玄英欢心。

   

    透过灌木的间隙看着穆玄英,莫雨缓缓走了出来。

   

    穆玄英睁大了双眼,看着莫雨一点点曝露在光幕之下。

   

    精灵俊美无俦的外貌让人赏心悦目,贴身的枣红内襟大敞至小腹,露出强健的胸腹肌理,白袍飘扬显得不羁。张扬狂放的衣着仿若天生依附那人,不复精灵应有的优雅含蓄,却又因为那天生的强势气场,丝毫不觉违和。

   

    穆玄英怔怔看着莫雨,好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认识你。”

   

    “喔?你还记得我?”莫雨对少年此时的目光表示很满意。

   

    “是的,你是我的精灵教,额,父?”穆玄英点点头回应,却在说到最后觉得别扭起来。

   

    眼前的精灵不过也是青年模样,却是怎么也无法和教父扯在一起吧?

   

    自从被斩了翅膀,莫雨的成长周期便变得缓慢起来,此时的他也不过18岁左右的模样。

   

    “……我并不是你的教父。”隐隐的咬牙切齿意味。

   

    “可是你一直在我身边守护我,我知道的。我熟悉你的影子,有时候我能感觉你的影子就在我身旁,从我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在。”穆玄英对莫雨的否认有些急,生怕对方就这样对自己弃之不管了一般。

   

    “……”

   

    “……那,那我叫你哥哥好不好?”看着莫雨有些黑的脸,穆玄英嗫喏着小声建议。

   

    “莫雨。”精灵的脸色好多了。

   

    “哈?”穆玄英疑惑不解。

   

    “我的名字。”

   

    “莫雨哥哥。”少年从善如流的叫了一声,脸上露出灿烂的笑,随即向莫雨扑了过来。

   

    有些意外地接住了少年,莫雨迟疑片刻,随即摸了摸对方的头:“傻毛毛。我送你回去。”

   

    “诶?可是我还没玩够啊,还有傻毛毛是叫我吗?这个名字好傻,莫雨哥哥换一个啦,叫我玄英不行吗?”不满的少年被精灵牵着手往恶人谷外走去,并抗议着莫雨的率性决定。

   

    “明天再来。”

   


评论(2)
热度(36)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