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沉睡魔咒】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了,去年写的文今年来看感觉好中二】


【然而这一章还没到那个中二的阶段,我先笑完再说。】



    一日之计在于晨。

   

    厚实的稻草被压的紧密捆在长木圆棍上,一圈又一圈的将顶头做出了石杵般模样,却又较之石杵更来的细长。被削的尖细的竹签尾端被插入稻草中牢牢稳固,前端是一颗颗裹着浅金色糖衣的艳红果实。朴实的小贩扛着这一提悉心做出的糖葫芦,趁着天色微亮匆匆往人类主城,浩气盟赶去。

   

    碧蓝如洗的天空昭示着今日的烈阳高照,半空中一抹灰羽红尾的影子拍打着翅膀来回滑翔,金色的麦田路上,淡漠的精灵踩着熹微的晨光,目无旁人的走过。

   

    空气中传来一股甜香,莫雨微微侧脸扫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随即想忆起什么般,又折回了视线。

   

    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处匆匆赶路的小贩肩抗的红色果实,莫雨想起前几日那个吃着山楂笑的满足的笑脸。

   

    树荫下的宝蓝身影奋力挥斩着长剑,把捏着力道力求将剑式中的刚柔并济一一体现。稚嫩的脸上一本正经,手腕挽了半圈随即猛地挑了出去,破风的细微声响却让少年不甚满意地皱了皱眉。

   

    练了一个早上却依然不得其法,穆玄英心下焦急,不死心的以剑尖点地复又重来。满身薄汗的少年不知不觉间离了树荫将自己彻底曝露在日出之下,冷彻的刃身被初初露脸的朝晖折射出耀眼的剑光。

   

    剑刃的虚影随着少年的比划愈发快速,很快便只剩下小片微白的光影。桎梏的感觉将至,少年提起了心思手下的力道又大了两分,随着手腕自然的一抖,急刺的力度就这样放了去。

   

    利而快的最后一击,架势很足,看起来颇有气势,但穆玄英并没有松了力道,而是保持着抬臂持剑的动作僵持原地,长长低喘。

   

    汗湿的刘海下,漂亮的桃花眼溢满了沮丧。

   

    又失败了。

   

    少年故作老成地叹了口气,不情不愿地回收力道,侧身间眼角似乎瞄到了什么,毫不上心地将长剑收纳入鞘,却似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扭转脖子看过去。

   

    一米来高便分岔几向生长的粗壮树干仿若天然的椅榻,眉目俊美的精灵背靠在倾斜的树心之中,居高临下的看着穆玄英。

   

    “莫雨哥哥!你怎么来了?你是专门来找我的吗?”暗淡的眸色在看到莫雨的那一刻恢复了光彩,穆玄英拎着剑兴冲冲的小跑到树下,巴巴仰望着。

   

    这双眼眸不适合那般黯然的情绪。

   

    望进穆玄英欣喜的眼底,有陌生的情绪在精灵心下升腾,并不强烈,却一点一滴的汇聚着。

   

    氤氲着青草香的空气中,精灵纵身从树心跳下稳稳落在穆玄英的身旁。精灵垂眼看着只及他肋处的少年,伸手将他额前凌乱的发丝撩起别至耳后:“傻毛毛。”

   

    “啊!都说了不要叫这个名字了,真的很傻啊,绝对会被叫傻的。”嘴上不满的嘟囔着,却顺从地仰起了脸,安心的接受莫雨的照顾。

   

    精灵翘了翘唇角,视线下移睨了眼穆玄英腰间的佩剑:“学不会?”

   

    “诶?莫雨哥哥你,你看到我练剑了?!”见精灵神色如常地点了头,穆玄英维持着仰脖子的姿态侧过脸不去看莫雨,一副“没脸见人了”的模样。

   

    好丢人啊,居然被莫雨哥哥看到了。他会不会觉得我很笨,啊啊啊啊啊,果然都是莫雨哥哥的错,非要叫我傻毛毛,这下真的被叫傻了吧!以前练剑都好好的,被莫雨哥哥一叫就真傻了,我之前明明都是聪明的毛毛!

   

    自顾自的脑补着,穆玄英丝毫没有发现他已经把自己的心思嘀咕了明白,也叫莫雨听了个清楚。

   

    呵。

   

    莫雨闻言轻笑出声。

   

    听到莫雨的笑声,穆玄英马尾一甩回了头,睁得大大的眼瞳满是羞愤,虚张声势的瞪着莫雨,色厉内荏的警告:“不!准!笑!”

   

    半长的发梢甩在了莫雨裸露的胸腹皮肤上,不痛,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刺麻感觉,悉悉簌簌的直往心口蔓延。

   

    精灵看着那张牙舞爪的少年,唇角的上扬更明显了。

   

    穆玄英有些微的愣神,待看到莫雨打趣的眼神,少年才反应过来自己看莫雨看呆了。尴尬的感觉更是明显,少年最后索性自暴自弃地蹲了下来,抱着头死活不肯看莫雨。

   

    唤了穆玄英两声却得不到回应,好笑的看着那抱着头恨不得把自己埋地里去的少年,莫雨索性由了他去。

   

    低头瞅了瞅,精灵躬身捡了一段干枯的长木枝。幽绿的魔源从掌心蒸腾而出,粗糙的木质眨眼间便被魔源包裹成了一把削铁如泥的短刀,冷辉泛在刀刃上,显得冰冷异常。

   

    反手将刀背贴在手臂上,莫雨拉开了和少年的距离,默不作声的开始沉心舞刀。

   

    早在莫雨以木化刃时便被吸引了注意力,穆玄英悄眼看着精灵的一举一动,直到那白袍的身影开始动作。

   

    随意地抖了抖刀身,幽凉的刀刃在莫雨的操使下横扫而过,看似波浪不惊的一击却让破空声响声音清晰的传递了出来。

   

    穆玄英眨了眨眼,一脸艳羡。

   

    没有停顿,挥出的刀光转瞬就滑了回来,在眼前的虚空中划出两个相连的长圆,诡异的弧度连贯纵横,让人有些摸不清刀刃行走的轨迹,却又不是无迹可寻,而是以一种看似杂乱实则刁钻的规律在游走。

   

    莫雨舞刀的速度并不快,恰好是能让少年看的仔细的频率。

   

    穆玄英一错不错的盯着莫雨,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身体因为兴奋微微发抖。男孩骨子里嗜武的天性在莫雨精湛的刀法下被完全引出,眼瞳中是习武之人掩饰不了的狂热。

   

    将手臂长的短刀挥舞的如同白练,丝毫不显艰涩的招式流畅而锐利,那份得心应手的从容让穆玄英愈发艳羡。

   

    莫雨的刀总是出现在让穆玄英意想不到的角度,但细看下那每一个停顿都调动着周身与之配合,竟是仔细的将攻守间的应对全然纳入。不似自己所修习剑法时的顿涩难行,莫雨所挥斩出的随心所欲让这舞刀的画面携刻着凛冽的气势,那是冰川下蛰伏的杀机。

   

    将一套刀法完整的演练完毕,莫雨顿了顿,突然就变了力道,有些不自然的使起了旁的招式。

   

    “咦?”穆玄英轻疑出声,他发现莫雨此时所用,却是他的剑式。

   

    以短刀行长剑之招,无疑是有一定难度的,看精灵一开始的不自然就知道,但是显然这点小问题是难不倒莫雨的。刀式由生疏的不自然渐变圆滑的顺畅,长剑势如破竹的速竟是被他以短刀一一施展了出来,不见半分勉强费神之色。

   

    分明是剑法,却被使刀的精灵演变出虎虎生威的一气呵成,穆玄英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死死盯着莫雨接下来的动作——那是他不得其法的最后一式。

   

    出乎穆玄英的意料之外,和他临近后招时的提力不同,莫雨在最后关头却是卸了力道。

   

    心随刀动的侧了半个身,任由刀柄在掌心中转了一圈,指节微松复又牢牢将刀紧紧握住。刀刃转动的惯力仍在,莫雨足下一点,身轻若燕般随着刀的力道迅急地撩了出去。

   

    穆玄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桃花眼崇拜的看着莫雨,已然为莫雨的刀法所倾倒。

   

    同样招式,却因为莫雨的演示而清晰的呈现在了穆玄英眼里:无需执意于力道的增减,借力的接合转折很好的弥补了少年腕力不足的缺陷。

   

    福至心灵。

   

    穆玄英几乎在莫雨演练的同时便抓住了那剑式运行的精髓,却是不用再次持剑比划,也有十足的信心可以将这一式完全吃透了。

   

    “莫雨哥哥。”兴高采烈的少年第一时间向收了刀的精灵扑了过去。

   

    “看懂了?”蹦蹦跳跳的少年绕着自己来回地转悠,精灵觉得有趣,索性一把拉住了那跳脱的人。

   

    “嗯嗯嗯,看懂了,看懂了,我有信心我再来一次准能成。啊,对了,莫雨哥哥你简直太帅了,居然能用刀法使出剑术。”红扑扑的脸上晕染着激动的神采,少年毫不吝啬的夸赞着那精灵。

   

    对于穆玄英的夸奖很是受用,莫雨扬扬眉,一副受之无愧的理所当然。

   

    “我一直以为精灵更擅长法术,没想到莫雨哥哥刀法也如此厉害。”打了鸡血一般拉着莫雨说话,穆玄英毫无自觉的又给精灵顺了毛。

   

    “精灵也不乏战斗种族,我这一系就是魔武双修。”被顺毛的精灵表示很愉悦。

   

    “诶?那莫雨哥哥是什么精灵?”被挑起了好奇,少年问。

   

    “暗夜精灵。”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那莫雨哥哥……”话头一旦打开便再也收不住,强烈的好奇心让穆玄英的问题越来越多,颇有一种恨不相逢未嫁时,啊呸,不对,是恨不得与莫雨哥哥同为精灵的希愿。

   

    无法平静心情的少年最后挽起了袖子打算练剑发泄下激荡的情绪,却被莫雨拦了住。

   

    “先随我去恶人谷,练剑不急于一时。”看了看少年领口处深浅不一的濡湿,莫雨二话不说决定了接下来的行程。

   

    “啊?那也行!走吧走吧,我们现在就去。”毕竟是少年,早就被莫雨口中恶人谷里各类的精灵所吸引,当即便有些迫不及待。更何况他可没忘记那日所见,那如梦似幻的绝美景致。

   

    〖并不黄暴的小剧场〗

   

    穆玄英:莫雨哥哥,我听说精灵善射,怎么你是用刀啊?

   

    莫雨:喔?毛毛想看我射?

   

    穆玄英:〖点头〗嗯,想看。

   

    莫雨:〖深意笑〗等你16岁了我天天射给你看。

   

    穆玄英:〖疑惑脸〗为什么要等到我十六岁?莫雨哥哥你现在不能射吗?

   

    莫雨,猝。

   

    死因,憋死的。

   


评论(8)
热度(24)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