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沉睡魔咒】七

【之前第六章的章节搞错啦,已经补回去了。】

【如果有小伙伴看到了觉得少一集就折回去看六就好了(。・ω・。)ノ♡】

    偏僻的小屋里,月弄痕坐在木椅上皱着眉头缝制新的蓝色劲装,不时以手为尺比划着;可人拿着菜谱认真钻研,不时对比着食材往面粉里加入奇怪的香辛料;陈月清捡着药材,将晒干的药草一一分类摆好。

   

    “怎么玄英还不回来?”陈月手脚利落的整理好了药草,拉过凳子托腮一会儿看月弄痕,一会儿又看可人。

   

    “……再过两日便是玄英16岁的生日啊。”月弄痕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有些感叹。

   

    小小的一团,居然在她们手中长成如此俊俏可爱的少年,想到即将到来的分别,月弄痕心下不舍。

   

    “等明天把他送回谢盟主那里,我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可人表情平淡的往面粉里撒胡椒粉,眼底也泄露了深深的情绪。

   

    “……唔,想到要送走他了,突然好舍不得啊。”陈月撇撇嘴,第一个将心思说了出来。

   

    小屋瞬间安静了下来。

   

    “哎呀,姐姐你们干什么这副表情呢?”眼见因为自己的话气氛凝滞了起来,陈月拍了拍脸,神采奕奕的哼了哼:“以后想他了,飞去浩气盟就是。”

   

    月弄痕和可人一怔,随即神情松动了下来:“到头来我们中最洒脱的还是小月啊。”

   

    有些自得地笑笑,陈月以指点了点下巴,有些迟疑:“那,我们明天就送玄英走了吗?”

   

    “嗯?不是,是他生日以后。”月弄痕想了想,否定了陈月的说法。

   

    “哎?我记得是生日前送回去啊。”

   

    “生日后。”

   

    “是前。”

   

    “是后。”

   

    “前。”

   

    “后。”

   

    “别吵了,哎呀,你干嘛丢我?”来劝架却被波及的可人也加入了战场。

   

    屋内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屋子的门被悄无声息的打开。

   

    “姐姐……额?”推门而入的穆玄英看着月弄痕脸上瞬间消失了蓝色痕迹,眨了眨眼,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我有话和你们说。”穆玄英决定步入正题,然后看到三人表情一致的看着他。

   

    压力有点大,穆玄英扯了扯嘴角,缓和的说了句开场白:“后天,我就十六岁了。”

   

    三人的脸上泛出明显的喜色,月弄痕回身捧出一个做的歪歪扭扭的三色蛋糕来。

   

    “所以,我想离开了……”弱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穆玄英听到“哐”的一声。

   

    好嘛,蛋糕没得吃了。

   

    等等,这不重点!

   

    陈月第一个反应过来,擂着拳头就要追着穆玄英打:“啊啊啊!穆玄英你这个小混蛋,我们三个含辛茹苦的把你带大,你翅膀硬了就想丢下我们了是吗?说好的母子情深呢?!”

   

    穆玄英一边躲着陈月的攻击,一边挂了满头的黑线:“母子情深?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小月,你等等听我说啊,我没有要丢下你们的意思,我只是去恶人谷一阵子,别担心,莫雨哥哥会保护我的。”

   

    “什么?莫雨?”

   

    “你说谁?!”

   

    “你,你说什么?!”

   

    被穆玄英脱口而出的名字吓了个够呛,三人完全忘了穆玄英最初宣布的消息,均是一副花容失色的模样。

   

    对三个姐姐的态度感到奇怪,但考虑到他以后都会生活在恶人谷,穆玄英还是将同莫雨有关的事娓娓道来,只是隐瞒了莫雨所言的邪恶力量。

   

    少年对着抚养他长大的三个姐姐笑语殷殷的描述着他的莫雨哥哥,眉眼间满是与有荣焉的信赖仰慕。

   

    陈月却也无法忍耐,出言打断了少年的叙述:“……不,玄英,你被骗了。莫雨他,莫雨他才是……”

   

    接下来穆玄英知道了另一个莫雨,邪恶,偏执,被仇恨灼烧了眼的莫雨。

   

    同样的人,却不是穆玄英所熟悉的那一个。

   

    煞白着脸,穆玄英没有焦距的视线一一扫过三人担忧却坚定的眼,努力分辨了好久才确认了她们所言非假。

   

    仿佛连呼吸都在抽痛,真相的猝不及防让穆玄英困惑地抱住了头,口中发出小兽受伤般的呜咽。

   

    他没有再问下去,这个时候,不管是自欺欺人还是别的什么,都只不过是坚定一个事实罢了。

   

    他身上的邪恶力量,或者说是咒,其实就是那个最疼爱他的哥哥所下的。

   

    多么讽刺,多么残忍,多么……

   

    温柔。

   

    莫雨是温柔的,对待穆玄英似乎永远存了一份耐心,永远站在少年身后的不远处,只需要他一个转身,一个抬手,触之可及。

   

    到底不是姑娘家,被冲击的心情稍稍缓和后,理智重新上线的穆玄英开始分析着昔日的种种。

   

    多年的教养,转身可触的守护,无条件的包容……

   

    如果这便是作为报复棋子的待遇,那那个报复者该有多蠢?

   

    想到这里穆玄英笑了出来,却险些让关心他的三位姐姐以为他是被刺激过头了。

   

    “喂,小月你干嘛?放下你的针。”眼神一晃便看到陈月捏着针要扎过来,穆玄英一惊一躲,警惕的离陈月远远的。

   

    “没事的,就是被骗了罢了,没什么不能接受的。玄英你过来吧,小月姐姐会治好你的。”陈月耐着性子哄着穆玄英。

   

    这才懂了陈月的意思,却让穆玄英啼笑皆非。舔了舔干涩的唇,少年眨了眨眼:“我可好着呢,小月你的针别乱扎。不和你们说了,我要去找莫雨哥哥,如果真想你们所言那般,那么他欠我一个解释。”

   

    撂了话的少年一个闪身便摸到了门口,开了门就往外钻。

   

    屋内三人阻拦不及,急的紧跟其后,却不想在门口遇到了一个意外之客。

   

    “……放开我,大叔你放开我!”被天旋影拎住了后领,穆玄英悬空在半空,张牙舞爪地扭动着,嘴上直嚷嚷。

   

    “天旋坛主?!”月弄痕一眼就认出了来人,却更为疑惑了。

   

    诶?难道真是生日前?

   

    去而复返的天旋影一身墨蓝,礼貌地冲三人点了点头,开口道:“辛苦三位了。本该是待玄英生日后由我们接回他的,但现在看来似乎出了些意外,不得不提前了。”

   

    哎呀,果然没记错,明明是生日后嘛。

   

    瞄了陈月一眼,月弄痕大家闺秀般款了款身:“坛主此时现身,想来也是知道其经过了。多的我就不说了,就劳烦坛主将玄英带回去吧,我姐妹三人留在此地,可施力瞒着莫雨一时半会。”

   

    “……什么?月姐姐你要让这个大叔带我去哪儿?我不去!大叔你放开我!放开放开放开!”轻易的被月弄痕决定了去处,穆玄英真的慌了。

   

    他还没有找莫雨哥哥问个清楚,他答应了他的要一起生活。

   

    他们要让他去哪儿?和莫雨哥哥分开吗?

   

    不要!

   

    不要和莫雨哥哥分开。

   

    “玄英,你有一个养父,叫做谢渊,是浩气盟盟主,他是你亲生父亲的好朋友,你父亲去世之后他便收养了你,可惜莫雨的魔咒让他不得不送你离开,而今是让你父子二人重逢的时候了。”尽量和善的将穆玄英的身世一一道出,天旋影换了只手拎人。

   

    穆玄英才不理他,兀自挣扎着。

   

    “玄英,天旋坛主是浩气七星之一,是你养父的下属。”可人冷声的宣判却让穆玄英彻底信了,安静了下来,丧气地垂首。

   

    天旋影见少年不再扭动,便将人放了开。

   

    “你们从没告诉过我,我以为我就你们三个亲人。”少年怏怏不振的站在原地,语气让人说不出的心疼。

   

    “我们是你的亲人!玄英听话,随天旋坛主回去吧,谢盟主一定也想你了。”月弄痕伸手揉了揉少年的马尾,细心的为他理好了衣领。

   

    “……好。”到底拒绝不了月弄痕三人期望的目光,穆玄英应了。

   

    日暮西垂。

   

    “……灰灰最迟明日便会来寻我,把这个交给它便好。”踩在马车上,穆玄英项链摘了下来递给了陈月。

   

    “可是……”陈月还欲说什么,却对上了穆玄英坚持的眼神。

   

    “好吧……”想想她们三人加持的障眼法也只能维持到明日,陈月最终还是颇不情愿的答应了。

   

    “那我走了,姐姐们多保重……”离别到底不是件让人愉快的事,穆玄英勾了勾唇角,面上是浓浓的不舍。

   

    “……去吧,我们会去看你的。”可人拍了拍快哭的小月,冲穆玄英浅浅一笑,眼含鼓励和宽慰。

   

    吸了吸鼻子,穆玄英进了马车。

   

    眼看着马车渐行渐远,留在原地的三人互看一眼,默契的拉着彼此的手念起了咒语。

   

    “嘭嘭嘭”的声音响过,牵着手的三人变回了精灵小巧精致的模样,然而咒语却并没有休止,淡紫色的魔力缓缓溢出,摆动着将小屋团团包围了起来。

   

    合力念完了咒语,可人扇着翅膀飞高了一些,目光透过葱茏的密林,看向了恶人谷方向,眉眼带着显而易见的担忧:“希望我们的咒语能够多拖延一会儿吧。”

   

    云疏星朗,月明清辉。

   

    莫雨披着夜色来到了孕育他的古树下,沉默了好半响,才伸手抚摸上巨树圈圈细密的纹理,感受着那缠满了岁月的痕迹。

   

    年轻的精灵皱起了眉,树木伸展着生命的鲜活和古朴的气息,却独独没有他想要的声音。

   

    自从试图解除穆玄英身上的咒以后,莫雨就再也没有见过王遗风了。他试过很多办法,却怎么也找不到教养他的师傅来商议破咒的法子。

   

    穆玄英十六岁的生辰迫在眉睫,他却毫无办法,这让莫雨免不了心下焦躁。

   

    “莫雨。”寂静的夜里响起了一个违和的声音,却让莫雨心下一喜。

   

    “师傅。”

   

    消失多年的黑乌鸦羽翅扑扇着落地,瞬间化做了优雅的儒士。王遗风盯着莫雨看了好一会儿,方才开口:“你的魔力加固了诅咒。”

   

    “是。可是为何?”

   

    “咒的力量,本就比祝语来的强,无法消灭,便是反噬。你助长了咒,也许那孩子已经等不到十六岁了。”王遗风缓缓地扶须,淡然的解说。

   

    “……有什么办法,可以破解咒?”莫雨深吸一口气,强压下了立刻赶去穆玄英身边的想法。

   

    “你不是知道么,男性的真爱之吻。”王遗风笑了笑。

   

    “……”面对如此不靠谱的师傅,莫雨再没了耐心,转身走人。

   

    万物的生养离不开阴阳和合之道,他初时下的那个咒语,就注定了穆玄英脱离了纲常伦理,不被救赎。

   

    有什么东西被掷出,莫雨脚步不停,反手从半空中将它捞了过来,是一本,书?

   

    “若是你有那个心,这便是那破咒的办法了。”王遗风的话里带着一丝笑意,意味深长的让莫雨皱了皱眉。

   

    有那个心?

   

    担忧着穆玄英,好歹算是拿到破咒办法的莫雨一刻也不愿耽搁,将那书往怀里一塞,便匆匆动身往小屋赶去。

   

    至于自家失踪了快七年的师傅?

   

    呵呵呵,莫雨表示这个世界上有一句话,叫做秋后算账。

   

    子夜。

   

    无声无息地接近了小屋的领域,莫雨的灵敏的五感似乎察觉了什么,眉心微蹙,精灵心下有了不好的预感。

   

    凝神散开了精神源,将整个小屋笼罩在了感应中,然而精灵搜遍了每个角落,却就是找不到他视若珍宝的弟弟。

   

    毛毛,毛毛不在这里!

   

    心底泛起了冷彻的恐慌和震怒,莫雨一脚踹开了小屋的门,面色阴沉的扫过屋内被他吓了一跳的三个精灵。

   

    “穆玄英呢?”

   

    来者不善。

   

    三个精灵先入为主的认定了莫雨怀着恶意,虽然有着等级的压制,却也强打着精神和莫雨对峙,死活不肯说出穆玄英的下落。

   

    莫雨心下震怒,指尖一甩便将屋内的三个精灵以魔法倒提了起来,质问的冷语像带了冰渣:“穆玄英呢?”

   

    陈月最先忍不住了,眼圈一红就吼了起来:“莫雨你够了!谢盟主的错你找他去啊,牵连无辜算什么?玄英还是个孩子,你这么纠缠着不放想要加害于他,你于心何忍?森林守卫者由你来接任,简直就是耻辱!”

   

    莫雨却是一愣。

   

    多年的相处,莫雨早就自发的把自己放在了守护者的位置。

   

    不是森林守护者,而是穆玄英的守护者。

   

    这样想着,莫雨的神情稍稍软化了下来,解除了束缚三个精灵的法术:“告诉我,穆玄英在哪儿?我不会害他,我找到了解除咒的方法。”

   

    十多年未见,三个精灵一时有些承受不来莫雨此时的态度。记忆中邪肆倨傲的精灵,此时虽然依旧强势,却掩不住神色上的焦急。

   

    精灵不屑说谎,加之莫雨如此巨大的落差,却让三个精灵信了七成。

   

    “玄英被我们送走了,他现在在……”似乎很高兴同源的伙伴迷途知返,陈月欢喜地扑腾了半圈,亟不可待的给莫雨指明。

   

    “等等,小月。”可人飞过去捂住了陈月的嘴,神情有些松动,却还是将最后的三分疑惑提了出来:“你说你找到了破咒的法子,但我们如何信你?”

   

    虽能明白可人的担忧,但此时莫雨心中的不安愈发浓重,想也不想的从怀中掏出了王遗风给的书甩了过去:“这是师傅给我的法子,有他的加持。毛毛在哪儿?”

   

    月弄痕接住了书翻来,陈月和可人自发的围了上来。

   

    “……”三个精灵被书上的内容惊呆了。

   

    “……这就是,破解的办法?”月弄痕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指,一脸不可置信。

   

    “……是王谷主加持过的书没错……所以,应该……”可人也抖了抖。

   

    “想想看,好像也只能这么破解了。”陈月倒是三人中最淡定的。

   

    也不敢再翻下去了,月弄痕果断的合了书还给莫雨:“玄英被带去浩气盟了,你……”

   

    莫雨下一秒已经没了踪影。

   

    “月姐姐,我们也去浩气盟吧,总觉得要变天了。”可人拉了拉呆住的月弄痕,建议道。

   

    “那还等什么?现在就去吧。”陈月飞过来拉住了她们,俯身就往门外冲。

   

    “额,话说,浩气盟在哪个方向来着?”陈月看着森林蛰伏出的安详墨色,茫茫然的提问。

   

    三个精灵面面相觑。

   

    遭了。

   

评论(1)
热度(33)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