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沉睡魔咒】八(完结)

【(๑•ั็ω•็ั๑)嘿嘿,到这里就完结啦。】


【(๑•ั็ω•็ั๑)看过沉睡魔咒的小伙伴们都知道,剧本到这里还有一段精灵和国王的厮杀,以及重获翅膀的剧情。然而我想了想,决定还是放过路人老谢,直接he了。】



    天旋影架着马车一路回赶,却还是没能在子夜之前回到城里,无奈之下只能带着穆玄英和楚萱在一处偏僻的小镇客栈中稍作休息。

   

    马车刚停穆玄英就跳了下来,一副不堪忍受的表情。

   

    身后的楚萱跟着也跳了下来,一副笑语盈盈的模样,却是看着古灵精怪的。

   

    “……劳驾姑娘别欺负玄英了。”无语的看着楚萱,天旋影觉得头好痛。

   

    回程的马车上自打加了穆玄英之后,楚萱的眼神就热切了起来。而在得知穆玄英有一个亲(qing)哥哥般的存在后,更是热衷的调戏上了玄英,问题一个接一个的往外冒不说,还越问越诡异,不时伴随着奇特的笑声。

   

    坐在马车外的天旋影都尚且受不了,更别说在马车内如坐针毡的穆玄英了。

   

    同情的看了少年一眼,天旋影正打算安慰他先去客房休息,不想意外突生。

   

    偏僻的小镇颤抖的迎来了一波强盗。

   

    天旋影偷眼打量到了屋外的情况,气的简直想骂娘。

   

    又是强盗又是强盗,今儿个他和强盗算是结缘(怨)了!

   

    小镇的客栈比较偏镇口,天旋影还来不及让楚萱和穆玄英躲好,那强盗便摸了进来,而且好巧不巧,正是上午打劫了楚萱的马车,又被天旋影打散了的那波。

   

    好嘛,这下才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了。记不清是谁先出的手,屋内刀光剑影的打成了一片。

   

    天旋影护着楚萱且战且退一路退回了马厩,穆玄英此时爆发出的不俗战力却是让他轻松了不少。抽空从怀里摸了个信号弹往天上一放,天旋影将所有人塞进了马车,开始驾马奔逃。

   

    身后的强盗很快策马追了上来。

   

    “……这群人是吃了火药还是怎的?怎么就死追着我们不放啊?”从窗外探头出头看到了穷追不舍的狰狞嘴脸,穆玄英心下焦急。

   

    他和影大哥身怀武技,自是无所畏惧,顶多打不过便跑就是。可是楚萱和她的婢女却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根本没办法轻易脱身。

   

    虽然只相处了几个时辰,对楚萱越来越暧昧的话题也避之不及,但他穆玄英可是要成为一代大侠的,仁义当先,怎可随意弃妇孺而去?更别说楚萱话里话外还鼓励他和莫雨哥哥在一起,也足以让穆玄英感动不已,承她一份情。

   

    ——其实她说的在一起,和你理解的在一起,还是有很大差异的。

   

    摸黑驾着马车,容不得天旋影分心,然而听到穆玄英的话,却让他困扰地皱了皱眉。

   

    照这个情况,被追上是迟早的事。

   

    “玄英,用这个砸他们。”从怀里磨出一袋金瓜子,天旋影看也不看的就丢给了穆玄英。

   

    正注意着车后的动静,穆玄英接过来之后也没细看,掂了掂手中的重量就果断地丢了出去,顺利的砸中了一个快要摸到马车的悍匪。

   

    黄金本来就沉,被砸到悍匪顿时栽下了马,动静大的让其他强盗停下,也让天旋影抽空看了一眼。

   

    然而就是这一眼让天旋影察觉了不妙。

   

    “玄英!!你怎么全丢出去了?!”天旋影简直要跪了。

   

    “你让我丢的啊。”无知无畏的好孩子。

   

    “……”我也没让你全丢啊。

   

    本就是接人的简单任务,天旋影压根儿就没带过多的暗器,那一袋金瓜子还是这次的酬劳。

   

    原想着树影浓密,穆玄英一颗颗当暗器使,那群强盗未必会发现什么,而这愣小子傻乎乎的全丢了去……

   

    强盗图财你还敢挥金如土,常识呢?

   

    果然精灵是养不好孩子的啊。

   

    天旋影已经可以料到之后的艰难险阻了。

   

    果不其然,围城一团的强盗堆里瞬间爆发出了热切的呐喊。

   

    天旋影痛苦的瞄到身后的一群强盗打了鸡血般的追了上来。

   

    ——没事,他放了信号弹,只要撑过一注香的时间,就能等来救援。

   

    然而意外往往来的猝不及防。

   

    一场为时不长的防守战役,天旋影错眼就能看到那身手俊俏的少年游刃有余的活动在刀光剑影中,每一次出手都能卸去敌方的一人战力。

   

    救援的马蹄声渐渐响起,井然有序的快速逼近。

   

    成为强盗过的自是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他们是真正的亡命之徒,畏不惧死,却更愿逍遥快活的活着。

   

    眼看浩气盟的正规军队将他们团团围住,逃生无门的强盗们绝望的开始了反击。

   

    异变来的太为诡异。

   

    面对强盗鱼死网破的最后一击,穆玄英却跟中邪了似的痴立原地,天旋影抢在少年被捅个对穿之前将人拉了回来,却发现穆玄英陷入了沉睡。

   

    并没有第一时间联想的咒,在看到了少年被铁剑割伤的手臂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

   

    用尽了各式办法,少年面对天旋影烦不胜烦的骚扰,依然巍然不动的酣睡着。最后天旋影不得不颓败的承认,莫雨下在穆玄英身上的咒语,应验了。

   

    鞭策着灰灰幻化而成的踏炎乌骓,莫雨眉心紧锁,目视浩气盟的方向,神情愈发的焦躁。

   

    毛毛,毛毛……

   

    策马奔腾的精灵在穆玄英闭上眼的那一刻蓦地攥紧了缰绳,其力道之大,拽的灰灰发出痛苦的嘶喊。

   

    “……迟了。”

   

    面带茫然,莫雨轻笑了一下,笑容扭曲而狰狞:“就不该放你离开。”

   

    灰灰担忧的看着自家越来越不正常的主人,最后壮着胆子咬住莫雨的衣摆扯了扯:“少爷,毛毛还等着您去破除他身上的咒。”

   

    深吸一口气,莫雨的情绪因为那个名字而有所回缓。

   

    理智逐渐回归,莫雨翻身下马,指尖一弹将灰灰恢复了原样:“去找到毛毛,我需要确定他的位置。”

   

    “是。”灰灰领命飞走。

   

    莫雨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底的势在必得执着的可怕。

   

    “毛毛,我会带回你的。”拿出了王遗风给予的解咒书,莫雨摩挲着纸面,轻柔的力道宛如抚摸的是少年的脸颊。

   

    莫雨翻开了第一页。

   

    ——纸面上两个男子衣衫半褪,激烈的拥吻在一起。

   

    莫雨眼角一跳,果断地合上了书页。

   

    捏了捏眉心,莫雨握紧的指骨“咔咔”作响,恨不得直接捏上那黑乌鸦的老骨头。

   

    但自家师父也是不骗人的,他至多驴你。

   

    所以,要救毛毛,就要吻他吗?

   

    不得不说,莫雨心下期待了起来。

   

    那拥吻在一起的两个男子,干脆利落的为莫雨打开了新的大门。

   

    作风一直很是炫酷狂霸拽的精灵笑容不明地摸了摸书页,重新打开了它。

   

   

    “影!这是怎么回事?!”谢渊大掌一拍,实木桌上的笔洗砚台皆是荡出了涟漪,悬挂着的笔身更是激烈地晃动起来。

   

    谢渊表示很震怒。

   

    天还没亮就收到天旋坛主影将他的义子穆玄英带回的消息,然而这份惊喜还没维持多久,就被带到眼前沉睡不醒的少年彻底打破了。

   

    “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按现在的情况来看,玄英身上的诅咒应该是提前了。”不动声色地退了一步,天旋影承受着浩气之主的怒气,心中的悲催无人可懂。

   

    “那小疯子的诅咒不应该是明天才开始吗?!”已经控制不住激动的谢渊直接开吼了。

   

    给不出答案,天旋影无奈的转移了话题:“玄英沉睡前多次提及莫雨,想来那莫雨早在我们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取得了玄英的信任。而且既然他的目的是复仇,那么我想,我们应该做好迎敌的准备了。以他的性格,他必会前来。”

   

    提到了莫雨,谢渊有一丝的愧疚,毕竟当年是他的无知酿成了今日的种种,然而看到穆玄英毫无知觉的躺在床上沉睡,谢渊的愧疚尽数抹了去。

   

    不管如何,玄英是无辜的啊。

   

    虎目带着泪光,谢渊慈爱地摸了摸穆玄英的头:“好孩子,义父定擒住那莫雨,为你解咒。”

   

    慈父一般将被褥拉至穆玄英的胸口,轻柔做完了这一切,谢渊抬眼间又恢复了铁骨铮铮的浩气之主模样:“传令下去,放出铁荆棘,准备迎战!”

   

    “是!”

   

    天色鱼白,一抹白影混入浓雾中跃上了浩气盟落雁城的堡垒,准确无误的潜了进来。

   

    “……少爷,那谢渊脑子有病吧?放了一门口的铁荆棘,就没想过我们会空袭吗?”拍了拍翅膀,灰灰落在了莫雨肩头,毫不客气的鄙视浩气之主的智商。

   

    勾了勾唇,带着显而易见的嘲弄,莫雨心情很不错的顺手震晕了一地的七星卫,过关斩将一番后,终于顺利的看到了他的心尖尖。

   

    少年圆润的线条已经初见微微拉长的弧度,眉宇间的浩然正气是莫雨掰不回来的固执,往日狡黠的桃花眼此刻安然紧闭,说不出的脆弱轻灵。

   

    然而莫雨却知道,这双眼睁开后是如何的活力四射,那流转的波光是何等的勾人心魄,那倔强的性子是怎样的可爱淘气。

   

    莫雨温柔地笑了笑,指尖细细描绘着穆玄英的眉眼,最后落到了他柔软的唇上。

   

    “起床了,傻毛毛。”被含在唇齿之间的话语缄灭于穆玄英的唇上。

   

    莫雨抬起头,指尖轻慢地揉蹭着穆玄英柔软的发,安静的等待。

   

    “唔,莫雨哥哥?”

   

   

    【正文完】

   

    【小剧场】

   

    莫雨:师父,你给我的那书……

   

    王遗风:……别告诉我你看不懂。

   

    莫雨:~~( ﹁ ﹁ ) ~~~不,我是想问,还有吗?

   

    穆玄英:QAQ王大叔别给莫雨哥哥那种书啊,你都把他教坏了。

   

    莫雨:喔?毛毛昨晚不是还说我好吗?

   

    穆玄英:!!我才没说!!

   

    莫雨:你确定?

   

    穆玄英: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莫雨:那勾着我脖子夹着我腰的那个谁,边哭边对我说,莫雨哥哥好棒,难道是我在做梦?

   

    穆玄英:那就是你在做梦!!

   

    陈月:求继续爆料!!【掏出了本子记素材


评论(1)
热度(51)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