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交换场合】一

【(๑•ั็ω•็ั๑)多年的坑了,现在打算填】

【(๑•ั็ω•็ั๑)是很丧病的脑洞,主调是恶搞,逗比】

【(๑•ั็ω•็ั๑)不喜慎入!!!不喜慎入!!!不喜慎入!!!重要的话说三遍!!!】

【前文走下面链接哟n(*≧▽≦*)n】

楔子+捏图:嘿咻!戳我~



  枫华谷。

  谢渊:……大局为重,谢某先放过这小子,玄英,我们走!

  穆玄英:莫雨……师父,等等我!

  莫雨:毛毛!

  王遗风:不用追了,让他走吧!

  王遗风:还记得当年在这个悬崖上,我对你说过什么吗?

  莫雨:记得。你说,力量就是一切。

  王遗风:力量就是一切,只要你有力量,你跟你兄弟总有重逢之日,那时,谢渊就不在是你的阻碍。

  莫雨:我知道了,我会带回毛毛的,谷主,我们走吧。

---------------------------------------------------------------------------------------------------------------------

  随着王遗风往紫源山下走去,莫雨虽然坚定了决心却仍是免不了心中烦闷。

  持笛抚弄,王遗风漫步于莫雨之前,气定神闲的淡然仿若出门游历的名门贵胄。走了好一段距离,恶人谷谷主的脚步停了下来,饶有兴致的将视线投到了远处。

  莫雨随着王遗风的动作停了下来,淡漠的抬眼向同样的方向望去,却在瞬间变了脸色:“毛毛!”

  穆玄英右肩负伤,殷红的鲜血汨汨流下,浸湿了深了宝蓝色的布料。戒备而警惕的依靠在偌大的树干旁,穆玄英焦急的看着谢渊与数个黑衣人缠斗,直到听到莫雨担忧的呼喊。惊喜地抬起头,穆玄英看着远处的影子,激动不已:“莫雨哥哥,快帮帮谢叔叔!这群人来意不明,居心叵测!”

  再也顾不得其他,莫雨大力运转内力,提气纵身奔去,却没有依着穆玄英的话去帮助谢渊,而是有些焦急的将穆玄英半护在怀中,仔细检查着伤口:“毛毛你没事吧?”

  王遗风轻叹一口气,纵身前去帮助谢渊抗敌。

  所谓长辈有时候就是给晚辈收拾后路的不是。

  看到莫雨直奔过来,眼底掩饰不住的关切穆玄英心下一暖,却还是免不了担忧自家叔叔,转眼看到王遗风已然掠出相帮的阵势,心下却是微微松了口气。冲莫雨轻轻摇了摇头,穆玄英温声道:“我没事,莫雨哥哥,只是伤了皮肉。都怪我不小心,反倒拖累了谢叔叔。”

  莫雨不悦的轻啧一声。

  脚下一片残影,王遗风举笛靠近的同时吹奏起了红尘曲·心魔,只见悠悠笛声将谢渊在内的一概人等尽数囊括,均出现了一丝恍然。

  莫雨离的远,身形只是微微一顿,加之常年饱受荼毒很快反应了过来,看了看怀里眼带恍惚的青年,随即将人搀扶着与战场拉开了距离。

  谢渊到底底子深厚,很快便从瞬间的恍然中清醒。战场中忌讳分心,铁血汉子一个战八方横扫一片。

  偷袭的黑衣人众虽然身法招式古怪,却还是抵不过恶人谷谷主加持内力的笛声,直到被谢渊狠狠重击,方才如梦初醒。

  眼见因为王遗风的插手偷袭计划注定失败,零头的两个黑衣人相视一眼,随即默契地一点头。并肩的黑衣人首领迅速分开,以诡异的身法极快的逼近,却是一人朝着莫雨和穆玄英的方向,一人迎向王遗风和谢渊方向。

  淡漠的眼瞳印出黑衣人渐渐逼近的身影,莫雨的唇边带着显而易见的嘲弄。却见黑衣人并没有攻上的意图,反而反手甩出雷火弹模样的暗器。眼色因为判定而倏然转冷,莫雨催动凝雪攻毫不犹豫地向暗器拍去,却不想那暗器触之内力便即可炸开,徒留诡异的黑烟弥漫。

  不好!

  莫雨身负毒咒自是从来不怕各类毒物的,但他的身后还有毛毛!

  “毛毛,闭气,这烟有毒!”焦急的催动内力试图将黑烟击散,但无奈这烟弥漫的速度太快,很快便越过了莫雨的身躯顺风将穆玄英笼罩!

  “毛毛!”匆匆将人拉起,莫雨一个纵身跳山一旁的断崖,总算是远离了那烟。

  “莫雨哥哥,咳咳,我没事,你怎么样了?没受伤吧?”同样眼见莫雨被黑烟吞噬,穆玄英心中的焦虑一点不比莫雨少,担忧的抓住对方,急切的询问。

  “我没事。”毫不掩饰关心的眸子让莫雨勾了勾唇,轻轻摇头松开了对方,却因为拉开的距离感觉到怅然若失。

  “啊!莫雨哥哥,谢叔叔和王谷主他们也中了黑烟了。”抬眼看到自家叔叔和恶人谷谷主同样被黑烟侵蚀,穆玄英几欲上前相帮。

  拉住穆玄英,莫雨沉声说:“别去,那烟古怪,你去了也帮不上忙,不若交给谢渊同谷主,现下我们应当弄清楚这黑烟的效用,这群人不会无的放矢。”

  点点头,穆玄英按捺下了忐忑,然后看着自家叔叔和王谷主破烟而出,以雷厉风行的动作将黑衣人一一击毙。

  “谢叔叔,王谷主,您们没事吧?”眼见最后的黑衣人被毙于谢渊手下,穆玄英终是按捺不住心下的担忧,急步靠前询问。

  “毛毛!”眼见手中的触感又将离去,莫雨手下攥紧了对方,提步紧跟。

  谢渊皱着眉看着自家最得意的子侄被对家的小疯子抓着,没有推开不说反而安抚的牵过对方的手向自己走来。

  于是浩气盟的谢渊盟主突然觉得头疼。

  对方的师傅方才助过自己退敌,光明磊落的谢盟主自是做不来过河拆桥的举动。但当谢盟主看着对家小疯子唇边得逞的弧度,突然就觉得过河拆桥必须做,但是不能做的太明显!

  淡淡的看了谢渊一眼,以王遗风的心思剔透怎么不懂对方的想法。眼含深意的看了看自家弟子明显不是平日画风的笑意,恶人谷谷主感慨不已。

  两方人马心下各有思量,却还是聚集着抱团,打算交换一下情报。却不想当四人彼此靠近5尺范围之内,异变突生,四人同时觉得眼前一黑,眩晕一片。

  “唔……怎么回事,毛毛?”好容易缓和了过来,莫雨第一件事便是关心穆玄英的状况。侧脸见到的却是谢渊那张讨人厌的脸,没来得及细想,莫雨抬眼寻觅穆玄英的身影,却发现对方不知何时跑到了自己的对面。

  “毛毛,你怎样了?”担忧的上前一步询问,莫雨眼角隐隐扫到一个很熟悉的身影。

  “王遗风,你捏着老夫作甚!?给我放开!”穆玄英被莫雨搭住了肩膀,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的神经让他条件反射的将人一把会挥开。

  “呵,王某什么时候捏你了?谢盟主可别随意污蔑人啊。”淡然的声音从穆玄英身旁传来,让穆玄英和王遗风同时一愣。

  这时王遗风身后的谢渊开口了:“……莫雨哥哥,好像哪里不对。”

  确实不对!

  穆玄英将谢渊护至身后,以防备的拒绝了王遗风靠近的企图,一旁的莫雨淡然地扯了扯衣领,再扯了扯,最后有点遗憾的表示莫雨的身体胸肌太厚了,衣服都拢不严实。

  “虽然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现在看来,应该是我们四人身体互换了。”没有理会剑拔弩张的三人氛围,莫雨,哦,不对,应该是披着莫雨皮的王遗风淡然开口。

  “莫,王谷主……”谢渊脸的穆玄英一脸纠结,带着些忐忑不安的开了口:“王谷主可有办法?谢叔叔还有要事处理,我顶着他的身子多有不便。”

  “玄英不必忧心,谢叔叔会处理好这一切的,你别有压力。”自家子侄带着明显的关心让披着穆玄英皮的谢渊很受用。

  “先下山吧,唤大夫过来。”将已然稳定的局面大致一扫,莫雨脸的王遗风显然是四人中最平静的一个。

  这时又有人出声了。

  “……毛毛,你以后千万不能长成谢渊这个样子,都残了。”复杂的将谢渊脸的穆玄英看了好久,王遗风脸的莫雨只能从对方熟悉的小动作上看出那还是他熟悉的人。

  “……”

  “……”

  “……老夫可比王遗风的脸有男人味多了!”穆玄英脸的 一愣,随即暴起!

  【以后四人的称呼一律用“莫雨”“穆玄英”“王遗风”“谢渊”代表,打了“”就是披着皮的,请自行对号入座。】

         【(ーー゛)找不到之前的txt了,只能论坛复制,结果不是复制多了就是复制删了,啊,太讨厌。】

评论(5)
热度(67)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