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交换场合】三

【(。・ω・。)ノ♡之前就是坑在这里啦,等我把肉完结了一定来写,看我真诚的双眼。】

 
 

【(๑•ั็ω•็ั๑)自己重新看了一遍,修正了毛毛对司空仲平的称呼,其他的不管了,已经完全是两个文风了。】

 
 

【(๑•ั็ω•็ั๑)然后就是,这里是谢渊以前没有女儿的老光棍儿设定!】

 

【前文走下面链接哟n(*≧▽≦*)n】

楔子+捏图:嘿咻!戳我~

交换场合[一]:嘿咻!戳我~

交换场合[二]:嘿咻!戳我~



 

枫华谷,紫源泽浩气盟营地。

 
 

【司空大叔,麻烦你了……】礼貌性的道谢,“谢渊”从司空仲平手中接过了浩气盟最新的事务册本,转回书桌给“穆玄英”送了去,然后侧身站在“穆玄英”身后凝神观察,一副虚心学习的好学生模样。

 
 

理所当然地接过了“谢渊”递来的册本,“穆玄英”仔细而快速的阅读着,其果决的姿态难掩军人干脆利落的特质。言简意赅的小册子很快被合上放置一边,“穆玄英” 提笔沉吟片刻,随即沾墨在洁白的纸张上行云流水的划过,刚劲有力的字体恰如其人,威武而正气。

 
 

“穆玄英”的老成练练看的帐内的司空仲平和可人均是松了口气。

 
 

还好,就算是换了身体,盟主尽职尽责的本质还是在的,误不了大事。

 
 

抬眼瞄到了“穆玄英”身侧,“谢渊”以一副乖巧谦虚的态度认真看着,眉眼间似有疑惑,却安静的没有做声,继续观望着。

 
 

司空仲平的嘴角一抽,默默扭头,心下犹如有万只哈士奇奔腾而过。

 
 

……玄英和盟主画风差距太大了,有点接受不了……

 
 

林可人勉强维持着冷清的面部表情,同司空仲平一般扭头看向别处,脑海里有点抵御不住的囧雷。

 
 

小月说的对,真是够了。

 
 

没有注意旁的人,“穆玄英”挑拣着事务册本一一审阅,书写,以雷厉风行的速度在小半个时辰之内将大半尽数批阅。

 
 

轻叹一声将紫毫笔搁在了砚台上,“穆玄英”习惯性地抚上了下巴,而光洁的下巴毫不留情的又一次提醒了他当前的状况。微微一僵,“穆玄英”若无其事地抬头看向司空仲平和林可人,熟悉的沉稳气场自然流露,却是让不习惯的两人找回了些许感觉【老夫与玄英对调了躯壳,而以老夫目前的身份所能做的事实在不多,此阶段这件匪夷所思之事又需着重保密,是以需要劳烦二位坛主提携玄英一二,助他开始着手处理一些简单的事务。】

 
 

【盟主哪里话,玄英这小子是我自小看着长大的,他也是唤我一声“司空大叔”的,我这个当大叔的不帮衬着他,还有谁帮他?】爽朗地哈哈一笑,司空仲平大包大揽的应了下来。

 
 

林可人看了看有些感动的“谢渊“也微微点头,说道【也是时候了。不过沈眠风一事尚未和恶人谷协商完全,后续兵力也在陆续赶来,事急从权,就怕到时候会顾不上玄英。】

 
 

“穆玄英”却是顿了顿,随即眉心突跳着闭了闭眼。

 
 

他不是不清楚现下的局面,但是他更不放心让玄英和莫雨一对一教学。他自是知道莫雨不会伤了玄英,也不会怀疑王遗风说让莫雨倾囊相授的诚意,但他就是下意识的防备着莫雨,总觉得他看自家徒弟的眼神并不像是一位兄长在看弟弟的眼神。

 
 

光棍了大半辈子的魔法师老谢自然是不懂这眼神的含义了。

 
 

其实别说他,就连莫雨自己都不懂。

 
 

【余闲时提点他一二即可,也不必勉强,现在恶丐沈眠风一事为重。】有些疲惫地挥了挥手,“穆玄英”有些后悔,他方才是鬼迷了心窍才会觉得“莫雨”的提议是难得的好心,是助人为乐吧?

 
 

恶人谷的人果然都不怀好意!

 
 

看着“穆玄英”突然有些怏怏的马尾,两位坛主诡异的感觉到自家盟主是在郁闷?!

呵呵呵,一定是错觉。

 
 

自己的身体到底是自己熟悉,“谢渊”有些担忧的看着“穆玄英”,温声劝慰【没事的谢叔叔,影大叔已经前去纯阳宫求助,相信以他的本领不日即可寻回解药来。玄英愚钝,但好歹能将勤补拙,就是要劳烦大家了,唔,更何况还有莫雨哥哥教我,一定没问题的。】

 
 

看着自家弟子笑的灿烂的脸,“穆玄英”突然觉得眼睛好痛。

 
 

默默低头安慰自己:不是自己长的残,而是气质不对。想他一个威武画风的猛男突然温润了起来,是个人都得吓着。

 
 

心下反复叨念了一番,“穆玄英”更郁闷了:玄英啊,为师担心的不是解药而是你啊!总觉得那个小疯子莫雨居心叵测啊!

 
 

于是“穆玄英”昔日神气活现的马尾恹的更厉害了。

 
 

正在其余三人看着“穆玄英”有些茫然无措的时候,门外的七星卫尽职的通报了进来【禀盟主,恶人谷谷主王遗风,携弟子莫雨求见。】

 
 

听到通报的下一秒“穆玄英”便恢复了常态,垂头看着搭在书桌上的手,微蹙的额头带着些许的隐忍,好一会儿才不甘愿的闷声同意【请!】

 
 

闷闷的声音隔着厚厚的帐布倒是没被七星卫察觉,应声离去。

 
 

起身准备相迎,司空仲平却是最先反应了过来,连忙拉住了“穆玄英”,又一把将“谢渊”推到了前面【盟主,让玄英来,您现在这样不合适。】

 
 

却是婉转的为“穆玄英”留了面子。

 
 

“穆玄英”有些愣,很快反应了过来,点了点头并未做声,慢下了脚步跟在“谢渊”身后两步的距离。

 
 

……总觉得,哪里不对。

 
 

以他的沉稳,应该是不会出现这样的失误的,也不会那么容易被影响了心神,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眼底有着深深的顾忌和疑惑,“穆玄英”觉得他需要和“莫雨”好好商量一番了。

 
 

【王谷主,莫,额,莫雨,你们来了。】看似淡定的迎了出去,“谢渊”的眼睛条件反射的先看向了“莫雨”,对上那双更为沉静的眼瞳时瞬间反应了过来,又看向了“王遗风”,随即努力压抑的眼底泄露出些许光彩来。

 
 

给面子地点了点头,“王遗风”看向“谢渊”的眼有微不可查的纵容【不知盟主现下可有余闲同王某去紫源山一叙,顺道商讨先前所说之事?】

 
 

虽是问句,却利落的斩断了所有退路,“谢渊”拒绝不得,“穆玄英”也不能。

 
 

眼瞅着“王遗风”三言两语的就要把“谢渊”给拐走,于是“穆玄英”坐不住了。他努力挂出一个“穆玄英”式的温润笑容,状似无意的横在了两人之间,恰好挡住了“王遗风”投向“谢渊”的目光【先前王谷主应允了让“莫雨”教授玄英如何处理事务,此行可能让玄英跟着一同前去?】

 
 

啧,又坏我好事。

 
 

“王遗风”在心底不悦地轻啧一声,隐晦地瞪向“穆玄英”,却在看到对方熟悉的脸庞时愣了愣,最后不了了之。

 
 

而“穆玄英”则被对方那饱含警告的眼神瞪出了火,也不管对方先收回的目光。

 
 

果然,恶人谷来的,不管大的小的,不管哪张脸,都是那么讨人厌!

 
 

【多谢王谷主,请诸位稍等,玄英片刻便来。】毫不客气的将“王遗风”的沉默当做了默认,“穆玄英”自顾自说地撩开了营帐进了内里。

 
 

站在一旁,穆玄英”喜形于色的反应被“莫雨”尽收眼底,直到目送“穆玄英”进入了营帐,“莫雨”才趣意地勾了勾唇。

 
 

果然和他所料一样,已经开始被影响了吗。

 
 

将批阅好的册本和未批阅的分类叠好,“穆玄英”取了一沓洁白的信纸,随同干净的笔墨一道放入了一个木匣中,然后转身出门。

 
 

将批阅好的册本递给了林可人,“穆玄英”忍住心下的怪异嘱咐着【……可人,姐。这个是盟主批阅完的册本,剩下的就麻烦你了。】

 
 

在场的知情人士或多或少都被“穆玄英”这一声“可人姐”雷的不轻。

 
 

司空仲平抬眼看了看周遭均是武艺高超的七星卫,不得有些别扭地移开了视线。

 
 

大局为重,大局为重!

 
 

【……好。】面无表情地接过“穆玄英”递来的册本,林可人看似无异,却是只有熟悉她的人才察觉到她不自然的僵硬。

 
 

目送着泾渭分明的红蓝两色并肩远去,司空仲平和林可人看到曜日的光影最后将两种颜色模糊成了一体。

 
 

紫源山,半山腰的纳凉亭。

 
 

想和“莫雨”私下商量有些控制不住的情绪问题,又记挂着“谢渊”和“王遗风”独处的不可靠,“穆玄英”犹豫了下,随即拍板让“谢渊“同“王遗风”坐在厅内的石案上探讨学习,自己则同“莫雨”站在亭外压低了声音小声交谈。

 
 

握着掌中熟悉的兵器,“穆玄英”半侧的视线若有似无地瞄着厅内交谈的两人,丝毫没有注意自己已经将习武之人的大半罩门暴露在了“莫雨”的眼底。

 
 

摩挲着手中的笛子,“莫雨”眼底有了一丝笑意,不经意的开口【谢盟主可有觉得情绪不受控制?】

 
 

偷窥的目光刹时一顿,“穆玄英”缓缓转头看向“莫雨”,神色凝重【王谷主也有这般感觉?】

 
 

“莫雨”手腕一翻将手中的笛子绕出一个漂亮的半圆,和“穆玄英”认真对视,组词却带了些调侃【方才你的身体对我没有防备。】

 
 

有些暧昧打趣的话却让“穆玄英”心下一突。

 
 

多年对头,抛却立场不同,他是欣赏“莫雨”的,但这并不表示他可以接受他对对方放下了防备的说法。

 
 

掌心收缩,过大的力道捏在武器的柄上,发出细微的声响。“穆玄英”紧紧地盯着“莫雨”的眼睛,带着显而易见的情绪起伏【可否告知谢某缘由。】

 
 

轻笑了一声,“莫雨”俊美的脸被演绎出另一种更为沉静的摄人心魄【这具身体,同样对你没有防备。】

 
 

被“莫雨”的笑晃花了眼,“穆玄英”有短暂的失神,却在对方察觉的前一刻回过了神来,微微锁眉咀嚼着对方泄露的讯息【王谷主的意思是,玄英并不防备莫雨,而莫雨亦然?这么说,我们不自觉的被他们身体的情绪所干扰?】

 
 

下颌一点确认了“穆玄英”的说法,“莫雨”不再多言,目光却牢牢黏在“穆玄英”身上,若有所思。

 
 

四人当中,王遗风无疑是最为清明的那一个。他了然莫雨对穆玄英的感情,同样也看懂了穆玄英对莫雨的牵挂。于是当身体交换后,他第一个察觉出源于身体本身感情所带来的影响,并不强烈,却带着一种细水长流的侵蚀。

 
 

这却是极为有趣的。

 
 

身为恶人谷的谷主,王遗风少有能提得起兴趣的东西。却不想因为“穆玄英”的举止,让他有了些许好奇的探究心思。

 
 

多年对头,“莫雨”自是乐得看“穆玄英”更多的窘态,甚至不介意火上浇油一把。

 
 

保持着如今的状态,“穆玄英”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好戏呢?

 
 

这样想着,“莫雨”却是完全忽视了自身也被深深影响的事实。

 
 

莫雨的执念,比穆玄英还要来的深。

 

评论(7)
热度(55)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