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七夕作业】南屏有河神,伴江比邻居

【_(:з)∠)_我得说,其实我已经忘了作业题目了,大概,就是河神,河神,河神什么的,吧?】

【反正说段子可以有,那就段子跟着走吧。(๑•ั็ω•็ั๑)】

【本篇是伪祭品雨哥x河神毛毛。】


南屏山秀,长江水丽。

乱石拢耸之处,水面泛起淡淡白光,蓝衫的俊秀青年从微光中踏水而出,轻巧地踩上江岸,他环顾四周,向着伴江村的方向走去。

初晨的江雾到底有些大,不及望到伴江村影绰的轮廓,青年便似有所觉地停下了脚步,一双澄澈的眼望向了一块硕大的江石。

“呵呵,你倒是警觉。”石后传来了低笑的男声。

“我好歹也是一方河神,雨哥你太小看我了。”自称河神的青年不满了,绕到石后去逮人。

被逮的男人很是随意,背靠着大石,双手环胸,甚至半阖着眼,嘴里轻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子。

见他这般轻松惬意,河神本就温润的面庞更是柔和,他挨着男人的肩,也学着抱胸阖眼,然而一时想不出哼什么调,索性把头枕在了石头上,一时倒有几分睡意。

“在江底睡了三天了,还不够?”熟悉青年的所有小动作,男人偏过头,好笑又宠溺的凝视他。

“唔,这次祈福降雨,所花费的力气比我预想中大多了,我也没想到我竟睡了三日。”脑袋一偏就挨上了男人的肩头,青年蹭了蹭,依赖之情不加掩饰。

“哼,这司雨本就不是你分内之事,你却偏生要去担着。”男人责备的话里泄露了心疼的意味。

“嘿嘿……谁让那掌管这一方司雨的小龙逃婚了?莫雨哥哥你别生气,仅此一次,接替的小仙很快便来了,我再不会不知轻重,让你担心了。”惹人担忧的一方更理亏,穆玄英讨好地钻进莫雨怀里,撒娇似的蹭蹭。

“傻毛毛,下不为例。”莫雨一扣青年的后脑勺,抓着他的马尾把人往后拉,然后准确地堵住了他的唇。

被揪着马尾辫吻住,穆玄英从鼻腔里轻哼一声,顺从地攀附住男人的脖子,加深这个吻。

日熙破开了薄雾,几缕微光打扰了情不自禁的一双人。

莫雨压着人,呼吸有些重,恨恨在青年脖子和脸上咬了又咬,才不情不愿地松开。

穆玄英被咬的眼里都浸了水光,一边整理着被拉开的领子,一边指控的瞪着莫雨。

“再这么看我,我就吃了你。”莫雨瞧他这么望着自己,只觉得还没平息下来的那股劲儿又上来了。

这话似乎踩到了穆玄英的尾巴,他瞪大了眼,气鼓鼓的宣誓道:“莫雨哥哥,你别忘了,你才是我的祭品,我吃你,才是天经地义的。”

莫雨瞅着他炸毛似的反应,倏尔暧笑起来,“不都给你吃了么,每次的分量,都一点不落的在你肚子里。”

穆玄英一下红了脸,再不想理这人,转身就走。

在原地笑了会儿,莫雨眼瞅着青年就要回到水里,这才跟着追了上去,一揽青年的腰,抱着人一起往江水里跳。

薄雾有白光瞬现,包裹着拉扯的两人,渐渐下沉。


莫雨,及冠那年失足掉进了南屏江,被江底傻愣愣的小河神穆玄英误认为祭品。莫雨在江底住了好些时日,怀揣着让河神大人吃饱的诚意,每次都将穆玄英肚子喂♂得♂满♂满的。

后来吃得太饱的河神“感动”莫雨的一片心意,决定让他回到岸上,不要每天以折腾,哦,不对,是喂饱他为目标,他应该有更美好的未来,更光明的前途。

后来,回到岸上的莫雨在恶人谷谷主,他的亲传师傅王遗风那里领了镇守南屏伴江村的职务,同他心爱的小河神比邻而居。

于是,小河神的一番苦心终究被辜负了,穆玄英不得不每天被迫吃♂饱。

评论(6)
热度(41)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