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灰鹦鹉小可爱攻x牡丹鹦鹉初珑受】听到的爱意

    【作者是灰鹦鹉小可爱攻x牡丹鹦鹉初珑受】

   

    【因为小可爱这个名字很出戏,以及我真的不觉得它可爱,_(:з)∠)_于是单字改了灰,请对号入座。】

   

    【写来自娱自乐的,不喜慎点,不喜慎点,不喜慎点,重要的话说三遍。】

   

   

   

   

    「鸟类的感官中,最敏感的就是听觉。」

   

    「而灰鹦鹉的语言学习能力非常之优秀!」

   

    「小可爱在模仿雌性牡丹鸟的叫声,它所发出的声音振幅和小星的声音振幅非常相似。」

   

    「包括鸣时的间隔音持续时间,也异常吻合。」

   

    灰鹦鹉站在树叉上,漠视不远处的鸟类学家对着镜头侃侃而谈,心底焦躁,不安,它期待一种即将解脱的松快,努力压制那丝逐渐扩张的失落。

   

    「小可爱,你怎么了?」初珑很开心,今天灰鹦鹉驱赶它的次数比昨日要少,这是不是代表它很快就要接受自己了?

   

    是时候该结束了啊,这可怜可笑又可悲的滑稽剧本。灰鹦鹉望向忙碌着拍摄的那几个人类,眼神空茫,它倏然扭头,将想要贴过来的牡丹鹦鹉吓得一动不敢动。

   

    「小……额,灰,你怎么了?」初珑终于发现灰鹦鹉的不对,想到对方对“小可爱”三个字的抵触,机智的换了称呼。

   

    「人类在说的话,你听到了吗?」初珑僵直身躯的模样取悦了灰鹦鹉,它不动声色,心情却好了许多。

   

    「唔?听到了,他们在夸赞你的语言学习能力,还有……」初珑想它大概明白灰想表达什么了,它小跳一步,凑到灰鹦鹉的羽翅边紧紧挨着,「灰,我喜欢你。」

   

    灰鹦鹉心一沉,翅膀轻轻一抬拂开了初珑娇小的身躯,「你和我装糊涂是吗?」

   

    牡丹鹦鹉摇摇头,它扬起脖子去看比它大了许多倍的灰色鹦鹉,那是足以笼罩它整个的庞大,一直都在那里,从它有意识以来,便在同一片天地「这里指鹦鹉house」,比邻而居,不知不觉的陪伴了大半个生命。「灰,我喜欢你。」

   

    灰鹦鹉焦躁感更甚,明知道对方表白的原因,它却还会因此而高兴,果然,尽快结束才是最好的选择。

   

    「灰,你去哪儿?」初珑只感觉身下的枝杈一晃,旁边的灰色身影就飞了出去,它心下一乱,忙拍着翅膀追了过去。

   

    灰鹦鹉停在了饲养员的肩头,被带到了小臂,它直勾勾盯着尾随它而来的牡丹鹦鹉,眼神不复往日的散漫和无所谓,变得异常犀利。

   

    初珑蹲在饲养员的肩头,因为灰鹦鹉的不同而感到心乱如麻,它探了探头,不知是不是自己哪里又做错了,小心翼翼的试探,「灰……」

   

    人类鸟学家正在讨论,而讨论的两只鸟就在现场,灰鹦鹉敏锐的捕捉了一个词汇,在他们反复提及的又一次之后,看着初珑,学舌,「我不喜欢你。」

   

    初珑不知道灰鹦鹉什么时候飞走的,它只知道,那句学舌比任何一次行动上的推拒,更让它心灰。

   

    「我们的小初珑伤心了吗?」温柔的饲养员姐姐抚摸牡丹鹦鹉的小脑袋,带着它暂时脱离了拍摄队伍。

   

    「呐,初珑能明白吗?小可爱刻意模仿了小星的叫声,你的接近对它来说,从一开始就是有缘由的。姐姐是想告诉你,如果你喜欢它,你就得和它解释清楚才行啊,只说喜欢是不够的。」戳了戳牡丹鹦鹉的小身子,饲养员长话短说的直指问题所在。

   

    「小,灰会听我说吗?它会相信我吗?」初珑很不安,圆又黑的眼睛无助地望着饲养员。

   

    「小初珑这么可爱,如果是你诚心的诉说,小可爱一定会听的,去吧,如果你成功让它相信你了,姐姐今晚送你们一个惊喜。」饲养员笑的甜美,连带着鼓励的话也让人温暖不已。

   

    「嗯。」鸟喙蹭了蹭饲养员的手指,初珑拍拍翅膀在属于它们的天地里寻找那抹一直偷藏在心底的灰色。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灰鹦鹉只是听翅膀的振幅便知道来的是谁,不过除了它,也没有其他鸟类愿意过多靠近它。

   

    「灰,我是来和你解释的。」牡丹鹦鹉轻巧的从另一端枝桠跳到灰鹦鹉这里,一改往常的试探态度。

   

    本想放任心下的汹涌将自己淹没,那抹最明亮的绿却又追了过来,在本就不平静的波涛中带来曙光,却让灰鹦鹉更加不敢触碰。内心的挣扎快将它撕成两瓣,它痛恨初珑的直率,却又被这份直率所吸引,它深深叹息,愿赌服输,「解释什么?」

   

    「灰,我喜欢你。」初珑很心疼,它看出了灰鹦鹉的疲惫,而和饲养员的对话让它清楚,造成了灰如此疲惫的罪魁祸首是它。

   

    ……呵,又是这一句。灰鹦鹉不说话,它的认知里,“灰,我喜欢你”等同于它听过不知道多少次的“最喜欢小星了”,心脏一如既往的钝痛起来。

   

    「灰你听我说完!」见灰鹦鹉又要拉开“生人勿近”的屏障,初珑赶紧扑过去,撞在它厚实的胸羽上,扑打着翅膀,急切道,「灰,不是因为小星,是因为你,不是替身,而是因为是灰,所以我才喜欢。」

   

    灰鹦鹉扭头看了看天地之外的天色,还是白天,它记得它这个品种不是昼伏夜出的,怎的在白天就做起梦来了?

   

    「灰。」初珑扑打翅膀的动作更大了,声音也带着委屈和焦急,「灰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灰鹦鹉终于因它的动静回了头,面沉如水,「你刚才说话了?」

   

    牡丹鹦鹉委屈地点点头。

   

    「重复一遍。」灰鹦鹉盯着它,严酷的命令。

   

    初珑不明所以,圆润懵懂的眼睛回望过去,小脑袋歪的特别可爱。「重复,什么?」

   

    灰鹦鹉不止一次觉得,它的名字很糟心,你见过哪只冷酷帅气的雄性叫做小可爱的?呵呵呵,可爱你妹,面前的牡丹鹦鹉才是真正的小可爱!虽然心都要化了,灰鹦鹉仍然保持着面上的冷酷,它一字一句的重复,命令道,「你刚才和我说的,重复一遍。」

   

    初珑突然不敢看灰鹦鹉了,它伏身将鸟喙蹭擦在枝杈上,努力了一会儿,吐出胃里的食物,然后让开身体请对方享用,它极快的看了对方一眼,听话的重复道,「不是因为小星,是因为你,灰我喜欢你。」

   

    「为什么喜欢我?」灰鹦鹉看了一眼那黏糊的求爱物,突然觉得有点饿了。

   

    「因,因为灰你一直都在,从出生起就一直在。小星的死让我难过,灰你让我振作,我喜欢你,但绝对不是因为将你当做小星的替身。姐姐说过,一辈子太短,要么奋不顾身的死去,要么珍惜身边的活着,我做不到追随小星一起,所以我想珍惜灰,陪灰一起活着。」一口气说了太多,初珑觉得这一次的剖白比任何一次对灰鹦鹉的告白都更让它紧张,它忐忑不安的望着对方,嗫嚅着问,「灰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知道是刚才的话伤了初珑的心,灰鹦鹉深深看了它一眼,低头慢条斯理的将牡丹鹦鹉吐出来的食物吃掉,然后扭头开始梳理羽翅。

   

    「啊……灰你,你……」吐食的求爱行为不知道进行过多少次,却不曾想灰鹦鹉真有吃掉的一天,初珑震惊的不行,却又欢喜的不行。

   

    「我怎样?」灰鹦鹉不耐烦地靠过去,第一次低下头不是啄咬牡丹鹦鹉进行驱赶,而是细心地帮它梳理后颈的羽毛。

   

    「我我我,我好高兴,灰接受我了我好高兴。」面对对方第一次主动的亲密接触,初珑觉得大脑都要当机了,只能反反复复重复它的心情。

   

    「嗯,我也是。」鸟喙一下又一下的梳过明亮鲜嫩的绿色,灰鹦鹉知道,这一次,它彻底拥有了。

   

    初珑将身体埋在灰鹦鹉蓬松的胸羽上,乖顺的任它动作,仿佛听到了名为幸福的鸣叫声。

   

   

    【高能警示,以下重度ooc!!】

    【高能警示,以下重度ooc!!】

    【高能警示,以下重度ooc!!】

    【重要的说三遍,还不走就不关我的事了!(・ิϖ・ิ)っ】

   

   

   

   

    夜,饲养员打开了鹦鹉house的门,来到了灰鹦鹉的笼子跟前,借着微弱的灯光看着里面互相依偎的一大一小两只,笑了。

   

    「咦?姐姐你怎么来了?」看到笼子前站的人,初珑挂在笼子上,伸出萌萌的小鸟喙。

   

    伸出手指逗了逗它,饲养员笑眯眯的问,「小初珑,还记得姐姐白天说的吗?」

   

    「啊,记得,姐姐我和灰解释了,灰也接受我的求爱了!」初珑兴高采烈地在笼子里蹦哒,向对方诉说它的喜悦。

   

    「嗯,我看到了。因为初珑做到了,所以姐姐也来履行我的承诺,送你们一个小小的惊喜。」饲养员塞了一个平滑的圆石进笼子,还特意叮嘱了一番,「这个石头可是有用的,不能吃喔,磨牙也不行,不过过了今晚,你们自己都会很宝贝它了。」

   

    灰鹦鹉注意到饲养员说后面话的时候特意看了看它,然后就发现整个笼子被一阵青烟笼罩,它心下一紧,「初珑!」

   

    「灰!」听到灰鹦鹉的声音,初珑条件反射地转身,伸出手却摸到另一只手,咦?手?

   

    青烟很快散尽,灰鹦鹉望着它拉住的一个人类,丝毫没注意它此刻已经不在笼中。

   

    初珑吓坏了,它往后一缩,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朝着声音追去,抓到的却不是灰,而是面前冷峻的男人。而且,它的身体似乎也出了问题,初珑伸出双翅,入目的却是一双人类的手。

   

    灰鹦鹉看着面前青年模样的男子,总觉得哪里不对,那种茫然无措的气息太熟悉,连表情都带着它心中的影子。然后它也发现了不对,抬起双翅,入目的也是一双人手,脑子里飞快划过什么,灰鹦鹉盯着对面略显青涩的男子,叫道,「初珑。」

   

    「灰!」变成了人的初珑忙抬起头,举目四顾除了眼前的灰衣男人,不见半片羽毛,它似乎也反应了过来,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灰?」

   

    灰鹦鹉很喜欢初珑,包括它丹色的小脑袋,油绿的身体,还有翅尖的墨色和尾羽的湛蓝。但是它发现,变成人的初珑他也喜欢。

   

    一直很羡慕灰鹦鹉的毛色和鳞片一样的蓬松羽毛,但是初珑觉得,变成了人,灰更帅气了。

   

    两个人「鸟?」显然明白了它们变成这样是因为饲养员所说的惊喜,但是却闹不准它们所处的空间是怎样的存在,似乎被带到了另一处天地。

   

    「咦?灰,这里好多书。」牵着手走了会儿,初珑看见不远处有柔软的垫子,一边放着好多书本,于是坐下翻看,「这些人,是在做什么?」

   

    灰看了一眼,书上两个赤裸的男人热烈的纠缠在一起。「他们在交尾。」

   

    「灰你懂好多啊。」初珑恍然大悟,对于鸟类来说,交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灰鹦鹉看着坐在垫子上看书的牡丹鹦鹉,它想它知道它应该干什么了。

   

    「咦?灰你干嘛抢我……唔?唔唔……」被抢了书,又被堵了嘴。

   

    「安静点,我们也来交尾。」人类的嘴比鸟的柔软,灰觉得它有点爱上这种触感了。

   

    「啊?哦,好……」面对爱人的第一次求欢,初珑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

   

    【以下省略3000字。】

   

    第二日。

   

    「咦?小可爱今天居然没赶初珑,还和它靠一起,是接受它了吗?」年轻的饲养员看到往常总是被驱赶的牡丹鹦鹉如愿和灰鹦鹉依偎在一起,换水的时候打趣道。

   

    「不过,初珑今天怎么感觉很没精神啊?是不是病了?」另一边的饲养员抽空看了一眼,有些担忧。

   

    「是被接受了,所以玩得太开心了吧,没事的,让他们休息休息就好。」熟悉的声音让灰鹦鹉抬头看了一眼,然后低下头以鸟喙蹭了蹭初珑的头顶。

   

    「唔,灰,好累……」被惊扰到的牡丹鹦鹉动了动,继续睡。

   

    「困就继续睡,我在这里。」灰鹦鹉哄着它,心里想着,今晚再进去那个天地,昨晚变成人的感觉挺有意思,最后哭闹着的初珑也好可爱……

   

    灰鹦鹉的发情期应该要延续很久了。

   






最后这里是原视频的传送门【 http://m.weibo.cn/3457022050/3883099458721416?sourceType=sms&from=1054095010&wm=9006_2001 】

   


评论(9)
热度(9)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