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哨兵向导】总算找到你

【_(:з)∠)_答应清茶的哨兵向导,我觉得我需要慢慢来。】

【_(:з)∠)_另,之前没怎样看过哨兵向导文,写也是第一次,动笔之前看了两篇,决定借用一些设定。】

**莫雨黑暗哨兵设定。15岁那年亲眼见毛毛被虫族掳走,哨兵的精神图景大受刺激,进入狂化继而转变为黑暗哨兵,后被王遗风丢入凶名昭彰的哨兵塔。

**毛毛精英向导设定。10岁那年被谢渊救回发现向导体质,一直在寻找莫雨的下落,却始终没有半点消息,无头苍蝇一般茫然寻找,从未放弃。

**啦啦啦,想了下,雨哥失忆毛毛倒追好像挺不错。

第一章

午后的阳光很好,白虎雪白的皮毛在阳光的笼罩下裹出一圈好看的金色,它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甩了甩尾巴从柔软的垫子里翻身而起,迈着步子靠近刚关上房门的少年。

穆玄英有点紧张,他拿着刚到手的报告,心跳的频率有些过快。翻页的细微声响跳动在修长的指间,穆玄英极快地看完了这薄薄的几页,脑海中不断交织着哨兵塔,小疯子,以及极北之地的醒目字样。他半敛着眉,视线凝聚在一张有些模糊的照片上,反复摩挲报告边沿的手指却显出他的心情并不平静。

精神体察觉到向导精神图景中起伏的波动,黑白相间的长尾摇晃一阵,勾住了穆玄英的手臂。摸了摸白虎的头,穆玄英深深吐出一口气,再抬头时面上的踌躇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派坚决。按下左腕智能表的按钮,细光凝成投放,折射出一块淡蓝色光幕,穆玄英熟稔地点击一个名字,安静等待对方接受他的通讯要求。

“玄英?”立体影像闪了闪,最后形成端坐在圆椅上,端着茶杯微笑的温婉女子模样。

“月姐姐。”少年脸上有些如何说服对方的苦恼,但眼底的光满是坚定,他将精神体抱在怀里借助勇气,没有绕半点弯子:“我要去极北之地。”

月弄痕微微皱眉,“那里最近出现大规模的虫族,并不安全。”

“月姐姐不相信我的实力吗?”明白月弄痕是忧心他的安危,但这种被小瞧的感觉并不好。穆玄英晃了晃脑袋,试图劝服她:“我的成绩可是这届向导中最优秀的。”

“战场哪是用模拟手段就能比得上的?”

“我知道,但是月姐姐你带我参与过实战,我只要谨慎应对,应该就……”

“那不一样!”月弄痕打断了他的话,态度已经带上了些严厉:“极北之地现在是虫族进犯的突破口,已经有大数目哨兵应援赶去了战场,那里不是你一个刚毕业的向导随意涉足的地方。”

穆玄英安静下来,他低着头,下巴埋在白虎的后颈,在月弄痕有些自责又犹豫的态度中,声音低哑的说:“我的哨兵在那里。”

“你找到他了?”月弄痕一惊,这才明白为何平日乖巧的孩子态度如此决然。

点点头,穆玄英将方才的文件扫描了一遍,传送给月弄痕。“月姐姐,你看这个。”

一目十行地看了个七七八八,月弄痕眉心的担忧更重了,喃喃自语道:“小疯子?原来是他。”

“月姐姐,你知道他?”听到了月弄痕的低语,穆玄英瞬间晶亮了双眼。

“他是王遗风的徒弟。”月弄痕一副遇上麻烦的纠结。

“所以我才会一直找不到他,因为他在‘恶人谷’。”

“玄英,你能确定是他吗?他是你要找的莫雨吗?”

“我知道他就是莫雨哥哥。”

看着穆玄英脸上的情绪不断交织,最后定格为坚定,月弄痕无可奈何:“看样子我是阻止不了你了。”

明白月弄痕这是同意帮他了,穆玄英喜上眉梢,连连道谢之后就忍不住想去收拾东西早日出发了。

“玄英!”月弄痕叫住了他,姐姐般的目光里满是关切,浮动着让不省心的弟弟可以随时后悔的鼓励:“你并没有和莫雨举行仪式,其实你可以……”

“月姐姐,莫雨哥哥是我的哨兵,这是我和他约定好的。”穆玄英弯着眼睛笑起来,高束的马尾辫欢快地甩动着。

“倔小子。”月弄痕也笑了,接着又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既然你要去,那么有些问题你必须注意。对于其他人来说也许只需要注意虫族的侵袭,但你不同,极北没有分配的哨兵太多,你一个单身的向导过去很危险。”

“所以月姐姐可以去圣所帮我要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么?”

“哼,胆子不小,都谋算到我这儿来了?”

“嘿嘿,如果不是月姐姐,我哪里敢有这个打算?”

“我这媒介人的职位倒专门给你以权谋私了。”

打趣了一阵,穆玄英拉出行李箱收拾东西,虚心听月弄痕的嘱咐和指导,更是拍着胸脯的保证,会将女向导传过来的所有资料全部看完。

“哦,对了。”在穆玄英拉着箱子准备离开的时候,月弄痕突然叫住了他,语重心长:“虽然彼此属意配对的哨兵向导会产生抑制不住的结合热,但我还是希望能在你婚礼仪式的当天看到你们进行真正的气味标示。”

穆玄英脸上一阵潮红,“砰”地一声甩了门落荒而逃。

哨兵和向导在配对的情况下会组成搭档一起执行任务,而组成搭档的过程不仅仅是达成精神链接,还包括了……肉体结合。想到这里穆玄英脸更红了,哨兵向导的配对程序他早就学过,但没找到莫雨的日子里他根本没心思想这些,而现在确定了莫雨的位置,有些问题就在女向导隐晦的提示下浮现了出来。

从贴着心口的位置摸出那张照片,穆玄英看了会儿,眼底有些发热。

照片里满目的皑白,身穿贴身特制战斗白衣的哨兵身上配备着简单却又致命的武器,他身上被喷溅了些黄绿的液体,那是虫族的血液,他的脚下更是堆满了大大小小的虫尸。哨兵的长发被随意束起垂在脑后,他的杀意还未收敛,曲手成爪地刚从一只虫族身体中抠出中枢神经,仅从照片中似乎就能感受到他扑面而来的凶戾。他当时好像察觉了什么,拍摄的那一刻哨兵抬起眼皮望了过来,那双眼睛深不见底,冷冰冰的没有半点属于人类的情绪。

眉眼和五官比记忆中更为凌厉,身形更健美,气势更具威慑,眼神却充满了陌生,但是穆玄英知道,这就是莫雨,是他的莫雨哥哥,他的哨兵。

穆玄英并不知道他们分别的这七年莫雨是如何度过的,他只知道,在全世界都享有凶名的“恶人谷”并不是普通的哨兵塔,进去接受训练的精英哨兵折损率是罕见的高。五味陈杂的感觉齐齐涌上心头,穆玄英对莫雨的关注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他认定的哨兵,在那之前他还是他的哥哥,是他的亲人。关怀心疼的情绪和强烈想要见面的渴望催使他赶紧去见莫雨,甚至没有和养父谢渊做过解释,便直接绕道找了月弄痕解决根本问题,这么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放在穆玄英身上堪称大胆至极。

他还记得莫雨是在13岁那年变成的哨兵,最开始还一切正常,但随着能力逐步增长,敏锐的嗅觉、味觉、触觉给莫雨带来了极大的困扰。那个时候的穆玄英还小,甚至还未确定是否有哨兵向导的潜质,却奇异的可以安抚莫雨,也是因此被对方蛮横的定为了未来的,属于莫雨的向导。

而分开之后,穆玄英就十分具有戏剧性的被确认了向导的身份。

吸了下鼻子,穆玄英忽然察觉看着照片流泪什么的太丢脸了,胡乱抹了把脸,将照片珍而重之地放回内袋里。

悬浮磁场车从半空隧道中缓缓降落,穆玄英将行李和自己一同塞进去,天马行空的想:要是莫雨哥哥非要和他结合,那他该怎么和月姐姐交代?

评论(12)
热度(110)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