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哨兵向导】总算找到你[三]



  【作者好像没什么话要说但是还是不得不说:此篇雨哥设定是失忆,毛毛倒追雨哥你懂的,其实我很希望他们一见面就啪啪啪然并卵,想尝试一下走战场路线,想看我毛快速成长起来。啊,雨哥不会给他好脸色,因为“哨兵不能没有向导”这样的说法,莫雨嗤之以鼻。】

  

  

  第三章

  

  随着时代科技工业的大力发展,就地取材筑建一栋栖身之所早已不是什么难事,全国各地随处可见各式别具特色的建筑。如连绵沙漠之中,可一见沙堡林立的奇景;广袤海面之央,可瞧得纵横交错的珊瑚礁居;茂密丛林之间,可观枝蔓缠绕而成的古木树屋;零度寒冻之两极,亦有冰雪砌就的雪垒另人叹为观止。

  

  悬浮磁场车驶进了正规行驶空道,越接近目的地越是能发觉此处的繁忙。来往不息的空道中,军事武装战车护卫着物资运送车,络绎不绝地涌向北望基地。穆玄英贴在车窗上,变着角度盯梢最近距离的武装战车,乱没形象地将整个脸挤在窗上压成了奇怪的形状。

  

  武装战车上从来少不了哨兵的看护,小心脏激动地狂跳,穆玄英只恨不能一眼望穿车队高度合金的车身,找找看诸多车里有没有那个让他神思牵挂的人。然而事实上,再NB的悬浮车都抵不过军用车的高性能,少年只能眼睁睁看着车队渐行渐远,而自个儿所乘的车还要排队接受安检,那感觉简直挠心挠肺。

  

  说是望眼欲穿也不为过,好容易等悬浮车通过安检,安稳停靠在北望基地的塔前,穆玄英这才感觉到些许安慰。

  

  “小向导,你叫做穆玄英吗?”娇媚的女音从一旁传来,穆玄英这才注意靠墙的位置倚着个艳丽绝伦的女子,精神图景的波动告诉他,对方与他相同,是个向导。

  

  “是的,请问您是?”

  

  “我是米丽古丽,是你这次观摩学习的负责人。”

  

  “原来是米丽姐姐,早听说过烈风塔有位了不起的女向导,终于让我见到了。”穆玄英精神一振,举止有度地同米丽古丽握手。烈风数得上名号的人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他早就闻名遐迩,言辞间不由得流露出真心实意的钦佩。

  

  “小嘴挺甜的,姐姐我一定帮你好好相看,给你寻摸个相容度高的哨兵。”米丽古丽媚眼如丝地打量起穆玄英,好看又嘴乖的小孩就是招人喜欢。

  

  听米丽古丽这么一说,穆玄英这才反应过来对方不仅仅是向导,还是媒介人,登时有些不好意思,想要询问莫雨一些讯息的话也梗在喉咙里,不上不下。

  

  美眸滴溜溜地在穆玄英身上打了好几个转,米丽古丽想到从领袖那里听来了某个消息,笑得有些微妙。“走吧,小穆,先跟姐姐去做个报道,等会儿我会派人带你去安置,你可以先休息会儿,再来熟悉塔里的布局。”

  

  穆玄英点了点头,跟随米丽古丽进塔,一边听对方大致介绍此地的战况,一边四处张望,按捺着心底小小的期盼。

  

  源于区域性的分化,世界各地存在着大大小小的塔组织,王遗风所领辖的烈风塔是一处,谢渊所管理的落雁塔又是另外一处。和以实力为尊的烈风塔不同,落雁塔向来以公平公正公开为根本,也因此吸引了不少刚觉醒的哨兵向导,令之向往。

  

  因为养父谢渊的关系,穆玄英早早就榜上有名,如今注册在圣所机构,是一名待配对的向导。穆玄英本就面临即将成年的配对选择,若是他有意愿,便可以在媒介人的负责评估下选择一个相容度高的哨兵与之配对。他也确实有意愿,只不过死心眼儿的认准了一个人,还是个早些日子生死不知的人。

  

  去各地观摩学习原本便是向导毕业前的必行之旅,只是此时的极北之地相当凶险难料,正常人都不愿涉足,因此穆玄英的要求一开始才会遭到月弄痕的反对。旅行的目的原本是一种变相的联谊,只拥有强大精神力量的向导跑来厮杀拼搏的战场上,并不是明智之举。

  

  “米丽姐你回来啦?”被带到了12楼,米丽古丽刚推开门就听到了里间的问候声。

  

  “蓉蓉你怎么又跑我这儿来了?你家少爷呢?”米丽古丽打了个手势示意穆玄英等等,折身去拿文件,顺路好笑地揉了一把小姑娘的脑袋。

  

  “少爷去训练了,让我自由地滚,于是我就滚你这儿来了。”莫蓉蓉按着脑门梳理被揉乱的刘海,眼珠子一转就看到了穆玄英。

  

  “咦?帅哥你是谁啊?”

  

  “你好,我叫穆玄英,是落雁塔前来观摩学习的向导。”接过米丽古丽递来的文件,穆玄英冲莫蓉蓉歉意地一笑,一目十行地阅览起来。

  

  “哦——光棍儿塔来的啊。”莫蓉蓉怪笑着拉长的尾音。

  

  落雁塔所统辖的领域向来张弛有度,从不在配对问题上强行勒令,是以在大受支持的同时,也多出了一个很要命的问题,那就是——越来越多的向导宁愿大龄单着,也不愿配对。于是外界渐渐对落雁塔低到令人发指的配对成功率有了认知,并亲切的称呼他们为——光棍儿塔。

  

  “没礼貌。”米丽古丽敲了一记莫蓉蓉的头,嗔斥道。

  

  在文件的下方签署了自己的大名,穆玄英倒是对莫蓉蓉的打趣毫不在意,这样善意的嬉笑本就常有,连落雁塔内部人员也经常拿着说事儿,屡见不鲜。

  

  “好了,既然这边报道也差不多了,那么蓉蓉,你帮我带小穆去休息吧,左右你也没事。”米丽古丽摆出一副要办公的精明女强人架势,挥了挥手打发两人。

  

  被指名的两个人面面相觑,然后遭到毫不留情地清扫出门。

  

  “米丽姐最近越来越不靠谱了。”小小声地抱怨了下,莫蓉蓉从口袋里摸了个波板糖出来塞嘴里,又摸了另一块递给穆玄英,“看来只有我带你去你房间啦。”

  

  “麻烦你了。”穆玄英摆摆手婉拒了糖果,有些歉意。

  

  “不麻烦,左右少爷在训练,我闲来无事。对了,我叫莫蓉蓉,你可以叫我蓉蓉。”

  

  “好,蓉蓉你可以和我说说北望基地的事儿吗?”穆玄英走在莫蓉蓉旁边,打量着周围的装饰,一心二用的想获得更多有用的东西。

  

  “你想听什么?最近虫族从极北之地入侵,半空中形成的虫洞虽然不大但是也涌入了不少高级战力的虫子,所以最近全国各地的塔都出了力地派遣哨兵过来增援。”

  

  “这次的情况听说很是怪异,以前虫族从来不在寒冷的地域入侵,本能的排斥严寒,这次却一改常态的大肆进攻极北,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倒是听我们少爷提起过,似乎是领袖(Prime Alpha)确认的消息,这一批袭击的虫族即将诞生女王,如果不出意料,应该是适应生存在严寒之中的本体。”

  

  “可是虫族在冰川雪地上与我们人类战斗,不是会失去原本的灵活,躯干更显僵硬吗?”

  

  “我们人类也会啊,不少哨兵生在温暖的地域,来到极北多有不适,束手束脚。也是因为双方都有这样的情况,现在才会维持成一个诡异的平衡。”

  

  “但是按你说言,虫族如果即将诞生适应冰寒的女王,那么虫族会比我们人类更快取得行动上的便利,我们之后的战斗会有很大风险。”

  

  “咦?小穆你不错啊,看不出来你居然能想到这一点。你说的没错,我家少爷也想到了,所以最近领袖的意思是,让少爷率领一队精英哨兵,去狙杀女王。”

  

  “狙杀女王?你家少爷行不行啊?”穆玄英被莫蓉蓉透露的内容惊呆了,饶是他这样没上过战场的,也清楚女王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嗤。说是女王,其实不过是只能生存在寒冬的肉虫子罢了,这个也是有区域性的,可不是虫族的母虫,小穆你没上过战场吧?”

  

  “啊,是,我还是第一次离开落雁这么远呢。”明白自己似乎闹了个笑话,穆玄英有点尴尬。

  

  “好啦,我没有笑你的意思,你能想到这些已经很了不起了。嗯,只比我们少爷差那么一点点。”

  

  “一直听你说少爷,你说的到底是谁啊?他是哨兵吗?”穆玄英缓了口气,随口一问。

  

  “嘿嘿,我们少爷可了不起了,他可是黑暗哨兵!”莫蓉蓉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哇,那确实很了不起,他叫什么名字啊?”

  

  “你应该没听过,不过以后我们少爷的名字绝对家喻户晓。他叫做莫雨。”

  

  “你说他叫什么?!”少年本来还不以为然的态度,在听到那个名字的同一刻失去了淡定。


评论(10)
热度(78)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