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哨兵向导】总算找到你[七]

  

  【作者双更感觉自己萌萌哒:并不萌啊!!修文都修睡着了,还能不能好了。QAQ一日双更不能这么搞,下了班应该悠闲的躺在被窝里看看小说再爬起来更文这才是美丽人生!好饿,想吃肉,想吃宝宝的肉花花的肉套套的肉。】

  

  第七章

  

  一路上胡乱冲撞跑回了刚分配的房间,穆玄英直接扑倒在整洁的床铺上,卷吧卷吧将自己裹成了一个茧。被窝里闷热,却比不得埋在血液之中的火烫欲望,信息素交融的那一刻他感受到了和莫雨超高的相容度,身体爆发出的难以想象的欲求和臣服。狂奔而回的路程足够穆玄英理清他此刻的状态,结合热的第一次出现让他无措多过羞耻。

  

  已经脱离了哨兵的信息素范围,身体之中的躁动在理智归位的同时被梳理,逐渐平息。整个人都还是乱的,穆玄英脑子里似乎闪过许多东西,毫无规律,毫无头绪。直到他感觉到空气的稀薄,才不得不钻出被窝,露出一张闷得通红的脸来。

  

  独处的环境总是让人冷静,或者胡思乱想。穆玄英草率度过了冷静阶段,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因为自己的较真固执,让稚童的约定成了束缚自己的枷锁,当他想要将枷锁的另一端系在莫雨身上时,却被告知没有必要。

  

  怨不得,恨不了,忘不掉。

  

  谁让莫雨忘记了呢?

  

  从意识混沌[Chaos]脱离过一次的向导任由荆棘生长,刺痛了心脏,他有些矫情甚至包子似的感慨:悔婚这样的小事比起莫雨还活着,不值一提。

  

  不过是一个儿时的约定罢了,有人当真,有人忘却,结局可笑。穆玄英低低地笑出声来,颓败地撑住额头。 

  

  精神体哀叫一声,爬上穆玄英的床用身躯给他做靠枕,湿润的鼻子不住拱拱向导的脸颊,给予抚慰。

  

  “有点不甘心呢……这么轻易被忘记了,居然还遭到悔婚。”穆玄英窝在白虎的后颈,蹭了蹭,和精神体倾吐心声。

  

  “大白,你说我能做好一个弟弟吗?看莫雨哥哥之前的意思,似乎是想和我相认?”

  

  “……唉,暗示自己太久我是属于莫雨哥哥的向导,现在一时半会儿真是难以调整过来。”

  

  “最近或许不要见他比较好?唔,不行不行,看不到他我心里不踏实,要不躲着偷偷看他?噫,会被发现吧肯定会被发现吧?”

  

  “好遗憾啊,我的大白这么威武,如果可以让你去保护莫雨哥哥就好了。”穆玄英将脸埋在白虎的脖颈里,闷闷的说。

  

  “雨哥刚觉醒时五感就特别敏锐,因此吃了很多苦。本来就不好的脾气更差了,那段时间欺负的我都再也不想理他了。”

  

  “但是他始终是毛毛的莫雨哥哥,对毛毛很好很好的莫雨哥哥。”

  

  “很想陪在莫雨哥哥身边,安抚他的精神图景里的躁乱,但是得是配对关系才能传达安定的力量啊……”

  

  “好纠结,大白你说我要不要再努力一把?”

  

  “哼,他怎么就能保证自己不需要向导?”

  

  “信息素是互相影响的,刚才我受到了结合热的侵袭,我就不信他一点事都没,更何况,我和他可是高相容度者。”

  

  向导的脸上重新露出光鲜色彩,他圈住白虎的脖子,眯着眼落下了决心:“虽然会有点麻烦,不过看样子这次得我主动追求莫雨哥哥了。”

  

  “大白,你要帮我。”

  

  “吼——”白虎的长啸响亮悠长。

  

  巧遇莫雨的插曲直接让穆玄英错过了晚餐,等他饿得肚子咕咕叫这才想起被他遗忘的精致饭菜。从行李箱摸出两包点心,穆玄英给自己倒了杯热水正囫囵吞,门铃忽地响起来。

  

  嘴里啃着点心,手里捧着水杯,穆玄英想着来的是米丽古丽还是莫蓉蓉,可视屏确认的亮起,莫雨冷峻的面貌出现在屏幕上。

  

  “唔——咳咳咳……”点心被吸进嗓子眼儿,噎得穆玄英不住咳嗽,他眼睛里裹了层迷蒙的水光,眨巴几下挤掉才确认没看错,咕嘟咕嘟喝掉了杯里的水,向导手指一点就将哨兵放进了门。

  

  “多大人了?喝水还能呛着。”莫雨进了屋就看穆玄英在那咳,一双眼睛还噙着生理性的泪水,看上去湿湿润润的,有几分可怜。

  

  咳嗽的劲儿还没过,穆玄英冲莫雨摆摆手,咳声渐渐小了。

  

  莫雨见他没什么大碍,索性调转视线审视他的房间,向导的单人间设配齐全,不大却装潢温馨。扫视两眼的哨兵没有半分做客的自觉,不生分地又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了穆玄英。

  

  “咳……谢谢。”

  

  又一杯水下去止咳立竿见影,莫雨仔仔细细地打量穆玄英,把人看得浑身不自在才开口:“你刚才跑什么?”

  

  穆玄英无语。心想我要是不跑没准我当场就把你这样那样了!

  

  不知道自己在脑子里被穆玄英企图这样那样的莫雨等不到穆玄英回答,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问的不妙,于是强行转移话题:“穆玄英,你几岁认识我的?”

  

  “毛毛。”

  

  “嗯?”

  

  “你叫我毛毛,我就告诉你。”

  

  “……”

  

  “……”

  

  大眼瞪小眼的结果是穆玄英胜出,莫雨败阵:“毛毛。”

  

  穆玄英笑地无比阳光:“我三岁那年,你八岁。”

  

  “我的记忆断在十五岁。”

  

  “我知道。”

  

  “当年发生了什么?”

  

  “你宁愿从我嘴里知道真相,也不愿去做恢复治疗吗?”

  

  莫雨定定地望进他的眼底,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没去过?”

 

  穆玄英懂了,反应过来他方才的质问有些咄咄逼人,不由得愧疚,低着头呐呐地说了句:“对不起,雨哥,是我自以为是了。”

 

  “现在可以说了?”

 

  “你身上带了小白片(Pills)吗?”

 

  “我从不需要。”

 

  “……那你等等?我去找米丽古丽拿一些?”

 

  “不需要。”

 

  “不行!必须拿些来!”穆玄英想准备好了安抚克制的药再谈,而莫雨一把拉住了他。

 

  “我现在不是你的向导,没法儿安抚你,你需要小白片!”

 

  “我自己可以屏蔽。”莫雨不耐烦了,把人抓回来直接往沙发上丢。

 

  穆玄英挣动两下,还没爬起来便不敢动了,只因莫雨欺身压下,两人额头几乎贴在一起的被命令:“不用顾虑其他,你只需要告诉我经过,不会发生任何事,现在,马上,告诉我!”

 

  穆玄英微微别过脸,还闻得到莫雨呼吸的味道,他缩了缩身体好让自己不那么别扭,目光落在沙发的纹路上,缓缓开口。

评论(19)
热度(78)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