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哨兵向导】总算找到你[八]

  【作者想说:今天闺蜜过生,我可能要去浪到很晚,so,如果今天没有更新后天一定会更哒,今天先继续走剧情吧(*  ̄3)(ε ̄ *)而且今天字数比较多,算两更可以吗?_(:з)∠)_啊,写完之后发现好狗血,好言情,好中二,我会想雨哥小时候会不会是这样熊[破涕为笑],也许会吧,毕竟小时候是个正常人,吧?】

        【这里存在作者的私设,莫天蓝哨兵x胡琳伴侣。穆天磊哨兵x柳诺叶向导。所以雨哥没有姐姐啦!(°ー°〃)】

        【_(:з)∠)_写得比较详细,但是其实没写完,这里大致交代一下:小莫雨遭遇虫族,胡琳为了保护他死去,而莫天蓝和穆氏夫妇也在逃亡中相继死去。记忆会在这里告一段落,莫雨现在只会要牛角尖的想起他害死了母亲。[破涕为笑]以及,儿时淘气贪玩犯下大错的例子比比皆是,莫雨只是不巧触碰到了灾难的魔盒。】

  

  第八章

  

  作为母星近几年新发现的又一颗可居住星球,M星的探索程度一直是人民群众所关注的重点。而身为探索队的大队长,哨兵莫天蓝所回馈的消息总是那么振奋人心。

  

  “小雨,你别乱跑。”胡琳莫可奈何地追着莫雨跑了好一段,M星的探索进行还不到一半,她没把握林子里有没有什么危险的生物,更是担心才觉醒哨兵不久的儿子遇到危险。

  

  “我就在这附近,给毛毛找点好玩儿的就回来。妈妈你别担心,武装机械人跟着我的。”少年亢奋清亮的回应渐渐传远,灵活的身躯不住穿梭在密林之中。

  

  “快点回来,遇到未知生物别主动激怒对方。”

  

  “知道啦!”

  

  眨眼的功夫莫雨就没了踪影,胡琳按捺不下心中的担忧,赶忙联系自家丈夫。

  

  “琳琳,怎么了?”

  

  “天蓝你快过来,小雨跑进林子里了。”

  

  “胡闹!不是说了别瞎跑吗?”

  

  “还不都是你的错!再两个星期我们就要回母星了,你非得这个时候让小雨出来放风!”

  

  “咳……这不是我之前答应了他,等他能自发掌控屏障之后就让他出来找毛毛吗?我也没想到他会掌握的这么快,你总不能让我言而无信,爸爸的威严也一并被孩子质疑吧?”

  

  “就你有理!赶紧过来,去找孩子,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好好好,这就来。哦,对了,等会儿天磊会和诺叶一起过来,有段数据需要核对一下。”

  

  “好,你快来。”

  

  胡琳挂断了视讯,等在原地左顾右盼,想着儿子会不会从哪儿突然冒出来。

  

  “琳琳,你在哪儿呢?营地怎么都没……”

  

  “嘶——”尖锐的长鸣打断了夫妻二人的视讯,胡琳一愣,脸色一白,掏出粒子激枪就往那个方向冲去。

  

  “琳琳!赶紧找到儿子,往营地跑!我马上来!”莫天蓝大吼提醒爱妻,一面往那声音方向奔去。

  

  “小雨,你在哪儿?”胡琳一边跑一边大喊着莫雨的名字,恐惧的责备自己,为什么不是强大的向导,而是个精神能力不够的伴侣[Mate]。

  

  树林里的枝木猛烈摇曳,连根带土,毫无规律地倾倒两旁。胡琳猛地停住了脚步,举起枪口冷静地对准晃动的灌木。

  

  沙啦沙啦——越来越大的动静之后,少年狼狈而慌乱的身影钻了出来,看到胡琳的那一刻忍不住叫了声妈妈,一边抓着她往反方向跑。

  

  “小雨,往营地跑,爸爸在那边!”胡琳反扣莫雨的手,跟着一起逃跑。

  

  “嘶——”身后的尖鸣带了浓浓的怒意,随着茂林中的植被纷纷倒落,胡琳一眼认出了追杀他们的生物——庞大的身躯经甲壳覆身,口器硕长丑陋,锋利的双刃上布满密齿,可怖异常。这是虫族一种十分聪慧的智虫,擅长召唤。

  

  “M星为什么会出现虫族?!”胡琳的音色里满是不可置信。

  

  少年脸上的表情还惊恐不定,却在看到母亲之后有了主心骨,他带着胡琳跑得更快,一边又急又快的解释:“我瞧见了一株有趣的植物,想要摘回去给毛毛,它是突然冒出来的。”

  

  “琳琳,小雨!快闪开!”身为实力强大的哨兵,莫天蓝第一眼就分辨出褐色大虫的威胁,他抽出激光剑,以雷霆之势狠狠劈过去。

  

  “快回营地,开启警报,你们赶紧离开。”莫天蓝一击成功后撤回,不看身后的母子二人,全神戒备的与智虫对峙。

  

  “天蓝,那你怎么办?!”

  

  “别管我,你们快走!”

  

  不慎吃了一剑,智虫吃痛的嘶叫响彻天际,没一会儿声调的频率忽变,那振幅音波诡异得让人毛骨悚然!

  

  “不好!它在呼叫援兵!琳琳,快带小雨走!”

  

  胡琳分得清轻重,却也知晓留丈夫一人面对的危险,她忍下眼眶的水光,扯着莫雨掉头跑:“天蓝,你一定要回来!”

  

  “不!妈妈,爸爸还在那里!”莫雨被胡琳死死箍着手挣脱不开,他挣着想回去助父亲一臂之力。

  

  “小雨!快走!我们会让爸爸分心!”胡琳咬着牙死拽儿子。

  

  “不,我回去帮爸爸!”莫雨坚持。

  

  “胡琳!小雨!”穆氏夫妇匆匆赶来,远远听到的巨大动静告诉他们,有不可控的事态正在发生,局势不妙。

  

  “天磊!诺叶!快警报!有虫族!”见到穆氏夫妇二人,胡琳匆忙警示了一句,然后将莫雨推到柳诺叶身旁:“诺叶你们帮我照看一下小雨,我不放心天蓝,我要回去看看!”

  

  “胡琳!”

  

  “妈妈!”

  

  “诺叶,你带小雨回营地,毛毛一个人在那里我也不放心,我去帮忙!”眼看胡琳的背影消失,穆天磊只能长话短说的叮嘱一番,也追了过去。

  

  “天磊!你一定要小心!”

  

  “柳姨!我也想回去!”莫雨死死握紧拳头,憎恨自己的无能为力。父母叔叔都当他是孩子,只想着保护他远离危险,但他不喜欢这样,他想和他们并肩战斗!

  

  柳诺叶是个优秀的向导,强大的精神力让她能轻易感知莫雨的情绪,她拉着孩子的手往营地跑,一边安抚梳理莫雨的精神图景,让他不再狂暴,逐渐冷静。

  

  “小雨,毛毛还在营地。柳姨是你穆叔叔的向导,我得回去和他并肩作战。你听柳姨的,你现在还小,无法对抗虫族,柳姨想拜托你,帮我照顾毛毛,你能答应吗?”配对的哨兵向导能建立精神上的联系,感受到穆天磊的精神图景变得激进震荡,柳诺叶明白战斗已然开始,她必须尽快赶回。但是身边的孩子和自己的孩子必须守护好,这是她的任务。

  

  “……好!”莫雨不甘,但他却明白,这是现在的他唯一能做的,咬牙答应!

  

  “小雨是个好孩子,那么毛毛就拜托你了。”

  

  跑回营地的路上再没有交谈,莫雨兴致缺缺,完全没发现柳诺叶越来越不安的神情。两人回到营地,柳诺叶直奔营地中心,按下了警报设备,尖锐的声辐扫遍整个星球,发出全员备战的警告。动用了营地的智脑,柳诺叶将在M星发现虫族踪迹的消息传递给了母星,反复强调请求支援。

  

  “妈妈,爸爸呢?”年幼的孩童东张西望好一阵都见不到父亲,撅着小嘴问。

  

  “毛毛,妈妈现在就去找爸爸,你要乖乖的,等我们回来,好吗?”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柳诺叶强作镇定,抱着儿子抚摸他的背脊。

  

  “唔?那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穆玄英从母亲身上感觉到了什么,不安地攥紧了她的衣袖。

  

  柳诺叶没有回答,她一手一个牵着两个孩子坐上了装甲车,手指几个轻点,飞快地修改了无人驾驶模式的设定,她扭过头看着莫雨,又看看穆玄英,忍不住将两个孩子都抱在怀里。

  

  “柳姨设定好了去港头的路线,你们乖乖的,一定要到了才能下车,明白吗?”柳诺叶亲了亲儿子的额头,却看着莫雨。

  

  莫雨皱起眉头,明显不愿,“那柳姨呢?还有我爸妈和穆叔叔,他们怎么办?”

  

  “柳姨现在就回去帮忙,不用担心。”柳诺叶安抚地一笑,从腰间摸出武器,也亲了亲莫雨的额头,下了车。

  

  “毛毛,要听你小雨哥哥的话。”

  

  “小雨,毛毛就拜托你了。”

  

  两个孩子就这么看着柳诺叶关上了车门。

  

  探索一颗新的星球,装甲车无疑是最实用的代步设备,此时两个孩子坐在车内,没有感受到半点颠簸。

  

  “毛毛……”长时间的沉默后,莫雨突然开口。

  

  “怎么了?莫雨哥哥。”还不知晓发生了什么的穆玄英看着他。

  

  “毛毛,我们的爸爸妈妈正在对抗虫族。”莫雨深吸一口气,告诉了弟弟。

  

  “什么?!”穆玄英蓦地睁大眼,慌乱不已,“那爸爸妈妈们会不会有危险?”

  

  “我想回去看看!毛毛,你自己去港头吧!”莫雨一狠心,决定不带着弟弟,独自返回。

  

  “不!毛毛也要去!莫雨哥哥你不能丢下我!”穆玄英赶忙抓住莫雨,生怕他扔下自己跑了。

  

  “柳姨让你听我的!”

  

  “妈妈还让你照顾我呢!”

  

  两人坚持不下,最后莫雨先败阵下来,抓狂地挠挠一头短毛,恶狠狠道:“一起就一起吧,大不了一起死,莫雨哥哥总会带着你的。”

  

  如愿的穆玄英高兴地抱住莫雨。

  

  莫雨自控领悟得快,莫天蓝怕他瞎折腾,又教了他简单的机甲操控,于是少年的手指照着柳诺叶方才的设置逆时针按下,终止了定好的目的地,折回了营地方向。

  

  还没到营地,莫雨便发现了虫族的痕迹,他眼厉地驶车碾了过去,压死不少小虫。

  

  “莫雨哥哥!是妈妈他们!”

  

  “毛毛,坐好了,我们去救爸爸妈妈!”

  

  “是!”

  

  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性子狠厉,驾着车往智虫身上冲刺,坚硬的甲壳被更加坚硬的合金车身撞击,裂出无数细长的缝隙,这一击让智虫重伤哀鸣,行动迟缓起来。

  

  莫雨打开了车门大喊:“爸妈,穆叔柳姨,快上车!”

  

  情况危急,谁也没心思责备两个孩子的去而复返,四个大人都挂了彩,彼此对视一眼默契地往装甲车靠近,且战且退。

  

  智虫察觉了他们逃跑的意图,愤怒的嘶叫一声,顿时更多的虫子从四面八方涌来,将他们团团围住。

  

  “不行,虫子太多了,得想办法突围!”莫天蓝用精神力感知了一下四周,眉头紧蹙。

  

  “东南角,那里要相对薄弱一些!”穆天磊一擦脸颊的虫血,抽空提点。

  

  “杀!”

  

  莫穆两家的爸爸们在虫堆里奋勇杀敌,那凶猛英姿在两个孩子心底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入迷的看着两个哨兵与虫族的战斗,莫雨拉开了车门,整个人暴露出来,却听胡琳撕心裂肺的一声:“小雨!小心!”

  

  “噗嗤——”皮肉被划开的声响听起来那么疼,想要偷袭莫雨的长虫被胡琳用肉体挡住了攻击。

  

  “妈,妈妈……”莫雨呆呆看着变成了血人的母亲,声音颤抖。

  

  “琳琳!”莫天蓝凄厉长啸,爆发出惊人战力,突破口由此打开。

  

  胡琳淡淡一笑,握紧粒子机枪的手扣动扳机,将长虫射杀,自己也随着一起跌倒在地。

  

  “妈妈!妈妈!”莫雨跳下车,双眼发红地扶着母亲。

  

  “小雨,你总是这么不听话。”妈妈责备的话语温柔而无奈。

  

  “听话,听话,我以后都会乖乖听妈妈的话,再也不会乱跑了,妈妈你不要有事。”眼泪流了下来,莫雨被强烈的自责笼罩。

  

  “咳……听话就好,听话……就好……可惜,妈妈可能看不到了。”胡琳艰难地摸了摸莫雨的脸,抬起视线去看莫天蓝,眼神深情而不舍,气息渐渐弱了下来,“小雨……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妈妈!!!!”

  

  “琳琳?!琳琳!!”莫天蓝杀出一条血路,忽听儿子悲恸地吼叫,却见爱妻在儿子身边,安静地闭上了双眼。当下再也什么都顾不得,飞奔到妻儿身旁。

  

  穆氏夫妇相视一眼,神情中都有哀痛,失去爱人的痛楚光是想象都痛彻心扉,他们顶着虫族越来越猛烈地进攻,渐渐缩回装甲车附近。

  

  “天蓝!快抱着琳琳上车,虫子越来越多了,我们必须强行突围。”看着怀抱胡琳尸身失魂落魄的莫天蓝,穆天磊不忍,却不得不提醒。

  

  莫天蓝听进去了,他一把抹去脸上的泪光,面色平静到令人发慌。他将妻子的尸体温柔地放在车上,自己坐上了驾驶座,一边催促穆氏夫妇快上车。

  

  将周围的一圈虫子绞杀了干净,穆氏夫妇二人赶忙跳上了车。莫天蓝没有停顿,对准东南方向一往无前地碾过,同时启动了车上配备的作战模式,车翼缩动,两旁切换出粒子光线,对着虫子们不住扫射。

  

  装甲车费了些时间从虫堆中逃脱,等到渐渐没了那些虫子的身影,车上的众人才暂时松了口气。

  

  莫天蓝设置好了去港口的路线,便不再操心,他撑在胡琳身旁,神情温柔地注视他的妻子,帮她拭去脸上的鲜血,梳理好凌乱的发丝,带着一个合格的丈夫应有的体贴。

  

  他是哨兵,他的妻子却不是向导,仅仅只是一个伴侣[Mate],但是他爱她。

  

  莫雨无法从害死母亲的阴霾中脱离,像是傻了一样,独自坐在角落,一言不发。

  

  莫天蓝帮妻子打理好了容颜,摁着儿子的脑袋往怀里压,并亲了亲莫雨的额头,哑声说:“不怪你,儿子,不是你的错。”

  

  “爸爸,是我害死了妈妈。”莫雨神情恍惚。

  

  “不是的,小雨,妈妈的死是虫族的错。”莫天蓝眼也红了,提及虫族整个面貌都狰狞起来,他看向窗外,阴狠道:“我会让它们付出代价。”

  

  “天蓝,诺叶已经发出了警报,并且通知了母星,最多16天,母星就会派出强力部队来支援我们。”穆天磊拍了拍莫天蓝的肩头,转移他的注意力。

  

  “我们现在应该和M星现有的战力组织在一起,对抗虫族,熬过这16天。”柳诺叶理智分析。

  

  “哈。16天,第一批勘察的人哪里出了错,为什么没发现虫族?”失去爱人,莫天蓝处于濒临爆发的边缘。

  

  没人能回答。

  

  而接下来的16天,是他们更应该关心的问题。

  

  “啊——”记忆的暗章随着穆玄英的描述渐渐浮起,莫雨抱着头,痛苦地滚向一旁,当初害死母亲的记忆深刻清晰,宛如罪孽的烙印般从皮肤下现行,血淋如栩。

  

  “雨哥!”穆玄英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来,忙去扶莫雨,然而陷入负面情绪当中的男人不理睬任何的帮助,口中不住发出痛楚的呻吟。

  

  “所以我都说了要准备小白片了啊!”不是抱怨的时候,穆玄英却仍忍不住恨了一句,然后看着莫雨煎熬的模样,心疼不止。

  

  莫雨浑身都冒着冷汗。恢复治疗不止一次的失败,他没想到穆玄英的回述却生剌剌的将过往撕开一个口子,露出残酷的内里。空白的15年记忆源源不绝地灌入莫雨的脑子,又冷又痛,他觉得他快承受不住了。

  

  疼痛挣扎间,温软的触感突然堵住了他的唇,莫雨感受到一股温软的精神力缓缓流淌过来,带着安抚的力量。

  

  莫雨毫无预兆地睁开猩红的双眼,见到穆玄英抖着睫毛,闭着眼,脸颊微红的在亲吻自己。

        【对了,求威风的虫子的名字,我取名废啊!!智虫一听起来就好二!!😂😂😂😂】

评论(12)
热度(75)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