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哨兵向导】总算找到你[十]

   【又一副拼图完成啦~棒棒哒♪(^∇^*)】
  
   热腾腾的牛奶杯暖了冰凉手心,穆玄英小口啜饮着杯子里的香甜,红通通的双眼还黏在莫雨身上。他一时片刻还无法摆脱回忆所带来的情绪波动,目光追逐着莫雨,透露出全身心的依赖。
  
   黑暗哨兵接通了一个视讯。
  
   “Sentinel,西北方向出现大量虫族,请带领作战人员前去清剿!”
  
   视讯淡蓝色的投射屏在关闭时弯折出不规则的弧度,穆玄英一个激灵,意识到自己对莫雨的眷恋太过露骨。他匆忙移开目光,困扰地低头蹙眉。
  
   “趁热吃,我出去一趟,你等我回来。”莫雨望了眼穆玄英黑黝黝的脑勺,简单决定了小向导接下来的安排。
  
   颀长身影毫无留恋的离开,穆玄英望着紧闭的门,长长地叹了口气。
  
   粗糙的舌头挨上了面颊,将向导郁郁寡欢的神情舔去,精神体睁着和主人相似的明澈双眼,低鸣着拱了拱穆玄英的下巴。
  
   “我没事。”穆玄英扯出一个笑脸。视线转到案几上摆放的几道小菜上,向导握起筷子戳了戳鲜艳的彩椒。
  
   “你瞧,起码莫雨哥哥对我还是上心的。”
  
   “嗷呜!”白虎的神态不以为然。
  
   夹了块油烹的肉片在白虎眼前晃了晃,热香的气味引得精神体张嘴去咬,穆玄英眼疾手快,缩回了筷子将肉片送入自己嘴里,笑得焉儿坏。
  
   被逗弄的白虎恼怒地低吼一声,灵活的尾巴缠上穆玄英的手腕,拉着向导不给安生进食。
  
   一个人的晚餐,因为精神体的搅扰而打闹着度过了,穆玄英看着风卷残云般的一众菜盘,摸摸肚子嘀咕一声自己是不是吃太多了?转念思及去执行任务的莫雨,又有些落寞的想到,反正对方不需要他留菜,吃了也就吃了。
  
   将餐后的桌面卫生收拾得一丝不苟,穆玄英伸了个懒腰,从随行的箱子里将生活用品和日常衣物一一抖理出来。白虎跳上了柔软的大床,舔了舔爪子,打了个哈欠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穆玄英忙来忙去。
  
   腰上系了条浴巾,穆玄英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晶莹的水珠顺着紧实的脖子滑落,在肌理上拉出蜿蜒的水痕。极北的黑夜稀少,透过窗外只能望见一片无边际的洁白,穆玄英没多会儿就感到有些眼晕,他甩了甩头,试图驱赶那份倦意。
  
   穆玄英看过很多与虫族的实战录况,也清楚的知道清剿虫族不是轻松就能结束的工作,他惦记着莫雨那句等他回来,等得昏昏欲睡。
  
   精神体看出了向导的精神不济,跳下床连拱带咬的把穆玄英往床的位置攘,毛茸茸的脑袋攒劲儿地把支在床边的长腿顶上了床。长尾悠扬一甩,白虎也跳上去,两只厚实的爪子搁在穆玄英的肚皮上,沉甸甸的压着他。
  
   “大白你重死了!我还不想睡。”穆玄英推了一把精神体没推动,酒足饭饱后的满足感一齐涌上,整个人都懒洋洋的,索性就不扭了,嘴上却不停歇。
  
   被当做武器的长尾不轻不重地抽了穆玄英一下,白虎斜睨过去,万兽之王的威视倒有那么几分唬人。
  
   和精神体心意相通的向导怎么会不知道它的所思所想?面对不好轻易打发的精神兽,穆玄英眼珠子左右转动,想鼓捣个消磨时间的动静来。
  
   向导的不消停让精神体也有些无奈,它长尾又卷,蓬松的尾尖搔在了穆玄英右腕的智脑上,给了某种指示。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精神图景中传来的影像让穆玄英眼前一亮,他抓着白虎的爪子响亮地亲了一口,眼睛贼亮地点开了智脑。
  
   好看的手指在光幕之中快速地点点弄弄,穆玄英支着下颌想了想,将莫雨的大致信息填写了上去,紧接着是自己的。从床上爬起来转移到房内的实体智脑,穆玄英将方才的信息上传,敲击红底黄字的匹配选项,教导程序出现了loading读条的等待,不出十秒,向导便收到了一个文字体的教程,已经压订成了一本书。
  
   向导简直在为自己欢呼,他追求黑暗哨兵的脚步,因为这个著名的哨向配对指南程序,似乎变得通畅起来。
  
   然而当穆玄英拿起了书,看到封面上《小媚娃修炼手册》这明晃晃的五个大字之后,瞬间像是被打了一闷棍,憋在那里不上不下。他干瞪眼盯着那不可思议的五个字,对赫赫有名的哨向配对指南程序升起了强烈的质疑。
  
   哨向界的配对并不是那么一定,他不是攻就算了,小媚娃是什么鬼!?这程序是怎么了?!是该更新了还是被黑了?!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神奇的教程?!
  
   精神体看向导憋得说不出话来,仰起脑袋嗅了嗅他手上的书本气味,接着人立而起,张嘴将那本修炼手册叼了过来,迈着优雅的小碎步盘回到床上。
  
   穆玄英被小媚娃三个字震惊的不行,脑子里反反复复反反复复都在思索自己的性格到底哪一条和小媚娃挂上钩了,纠结的眉毛都拧到了一块儿。
  
   初次接触哨向配对指南程序的穆玄英并不知道,这类所谓的修炼手册,其实只是一种提议性的参考,阅读的人可以根据自身的接受程度采纳部分建议。毕竟面对心喜之人,适当表现出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小性情,也是情趣的写法。
  
   当做了磨牙的书皮被精神体啃掉了尖尖角,白虎呸地吐出了书,冲穆玄英低叫了一声,好歹拉回了向导的重点。神色万分复杂的穆玄英坐在床沿,盯着书名发了会儿呆,接着牙一咬,翻开了第一章。
  
   [想要捉住他/她的心,先要捕获他/她的胃。氛围恰当的时候,可以把自身当做饭后小甜点哦~]
  
   向导偏了偏头,第一句他懂,做吃的投喂对方,但是第二句……不会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还很纯情的小向导忍不住有点脸红。
  
   白虎撒娇似的把头颅蹭啊蹭的挤在了穆玄英的大腿上,向导敷衍地摸了它一把,翻了下一页。
  
   [没有机会,就自己制造机会,独处是感情升温的最好时机。]
  
   ……想到刚才留下一桌子好菜离去的莫雨,穆玄英觉得这一条有点悬。
  
   [如果没有站在他/她身边的能力,起码要给自己做一个定位,是努力比肩,还是充当他/她安心的后背。]
  
   穆玄英拿出了那张珍惜存放的照片,仅仅是扑面而来的杀戮之气,他已经能感受到莫雨的强大。他自己也是个优秀的向导,只是因为谢渊的原因,迟迟未能有机会体验一场真真正正的实战。穆玄英握紧了拳头,眼底满是坚毅决然之色,哪怕不为了同雨哥比肩,他也不会容许自己一直站在后方。
  
   北望基地的主要负责人多是烈风塔的人,远离了谢渊的庇护,穆玄英心思活泛的想要抓紧机会,他一逞英勇的时机也该到来了。
  
   于公于私,莫雨哥哥怎么想都是最佳的教官,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时间?
  
   在心底制定着接下来的自我安排,穆玄英弯着唇角,好心情地翻开了修炼手册的下一页。

评论(16)
热度(49)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