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哨兵向导】总算找到你[十一]

【w(゚Д゚)w撒把土,填坑大业不能停。】

第十一章

清剿的任务进行了整晚,隔日归来的莫雨刚洗漱完毕,门铃就响了。

“以哨兵的方式训练我,我也想参加实战。”

向导的要求很突然。莫雨甚至不用细想就明白了对方的打算,然而张口的拒绝还未说出,穆玄英的眼神却越来越坚定。

“我想保护雨哥,我希望可以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帮助你,看到你。”

偏居银河系的蓝色星球,沉稳而静谧。

随着进化而不断强大,人类在自我毁灭之前遇到了劲敌。汹涌而来的虫族军团大肆犯进,人类奋起反抗,与之对峙、厮杀,已有数十年的历史。

穆玄英安静注视进入模拟场时的过场短片,随后眼前被一片密林取代。

遮天蔽日的植物向来都是虫族最好的隐身藏匿之处。

精神体出现在向导身旁,一人一兽没有任何交流,迎上了杀来的第一波虫子。

模拟场所录有的虫子多达百万种,数据均是在与虫族交战后得来。失去战斗力的虫族被活捉后成为实验体,牵连设备进行研究,继而数据化的计算、分析,最后被人类研发出模拟训练系统加以善用。

收录全球各地地域环境的模拟战场主要用于培训新兵,不同的区域加上千奇百怪层出不穷的虫子,佐以花样百出的攻击手段,令不熟悉它们的战斗方式的新兵叫苦不迭,却成长迅速。

贴身的隔离服染上了大片黑绿色的血液,糅了灰土显得有几分狼狈,穆玄英微微喘息,垂下持枪已久的手臂反手抹一把脸。离他十来步的距离,毛色雪白透亮的白虎晃了晃尾巴,狩猎结束后显得有些慵懒,大猫伸出前爪舔了舔,爱好地给自己洗脸。

最后一波的虫族来袭被剿灭,向导动了动胳膊放松,整个人展现出一种完胜归来的光彩,自信而耀眼。

模拟场外观战的黑暗哨兵紧紧蹙眉,显然向导这一场战斗的完美胜利并不让他满意。如鹰隼般的锐利双眼紧盯着向导头顶上方随风摇曳的蔓藤,松懈的一人一虎并没有察觉,那枝蔓正一点点垂落下来,并不断分长出更多的嫩绿枝触。

模拟了蔓藤形态的虫族触手眼看就要缠住穆玄英的脖子,却见向导像是有所感知一般,一跨步一躬腰,整个人就像一支利箭般射出。脱离了被攻击的范围,穆玄英单手一撑地表,双腿抻直地随着惯性原地一旋,与此同时换到左手的短枪在旋转过程中准确地射进偷袭者身体里。

穆玄英这一手玩得实在精彩,巧妙避开了树上善以模拟偷袭的虫子跳出攻击范围,警戒地矮身防备虫子的后续攻击,更不消说之后行云流水般的反击被他做的轻松又帅气。

但更为出彩的却是向导的精神体。在穆玄英躬身的瞬间,白虎忽地从树荫中扑来,却是在无人察觉的时候就神不知鬼不觉的上了树,此时占据了最有利的高度,与向导协心同力的发起了进攻。流畅矫健的身段在日光下勾勒出极美的线条,方才还懒洋洋的大猫此刻恢复了凶兽的本质,尖锐的爪子凶态毕露,在小虫子被射击向后掼倒时,狠狠一拍,将缠在树上的细长虫体打成了两段。

身体遭受重力拍打撕裂,足触更是断裂许多,两段手臂长的嫩绿色虫体蜷成一团痛楚的翻滚,卷起不少砂叶土石,鲜绿色的血液更是流了一地。一击得逞之后白虎不依不挠,伤残的虫体还未稍缓断身之痛,黑白相间的虎尾就向它狠狠抽来,脆弱的虫身只发出一声刺耳的哀叫,顷刻间支离破碎。

战斗彻底结束。

黑暗哨兵还是那副漠然冷淡的样子,向导关闭了模拟系统的屏障,明亮的双眼直盯着莫雨,脸上明明白白写满了“快夸夸我”的期待。

“算是合格了。”黑暗哨兵初步认可。

“啊?只是合格而已啊?”穆玄英垮了脸,他引以自豪的优异表现在哨兵眼里仅仅只是合格,这无疑有点打击到他。

“去掉那些华而不实的动作,你的战力会提高两成甚至更多。”黑暗哨兵开始针对向导耍帅的行为进行批评。

“还不是想帅你一脸……”穆玄英小小声的嘀咕。

他当然知道简洁的杀招更加致命。但会对莫雨照片发痴的迷弟,怎么可能放弃展现自己的机会?模拟战役他有绝对把握保障自己的安全以及完美取胜,不趁着游刃有余的时候惊艳雨哥一把,难道等以后丑态百出了再取乐他吗?

才不要呢。

落雁塔培训出来的向导很优秀,可以说全国上下能与之媲美的并不多。单以向导的标准来要求,穆玄英在实战意识上并没有什么差错能让莫雨来挑。但如果是以哨兵的标准,那么穆玄英的合格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

第一天只是测试,穆玄英尽力的展现战斗意识,方便莫雨为他接下来的训练做细节调整。

“协调不错,但多此一举在战场上就是生死一瞬。”

“腿和腰的爆发力很强,但射击的续接跟不上,需要加强训练。”

“腿部灵活是优点,之后我会针对你的平衡做特殊培训,在险要地域战斗会提高胜算。”

哨兵就事论事,严厉的态度让穆玄英受益匪浅,同时也有些被打击到。

向导擦了把汗,心情郁闷的去倒水。

莫雨盯着他的背影,眼神柔和了不少。

几十年前的昆虫纲目在虫族身上所能对比出的相同点小到了极致。一方与虫族鏖战,一方现存的人类将虫族重新进行分纳,其中最为刁钻的几种,均已诡谲狡诈的特异名列前茅。与虫族对战,人类从不担心它们庞大的实体和花样百出的战斗力,诡异的敌人从来都比有迹可循的目标更要来得可怕。

而源源不断投入战场的哨兵从数据上有所显示,在与善于Simulation[模拟]、Hiding[藏匿]、Sneak attack[偷袭]等特殊虫子对战时,死亡率高达47%。

穆玄英的战斗意识是真心不错,他在最后击杀的那条虫子就具有Latent[潜伏]的特性。虽然只是最低级的虫子,但某些哨兵都无从察觉的手段,穆玄英却能有所警觉有所防备,这只能说明小向导确实具有这方面的潜力,值得莫雨拭目以待。

黑白相间的长尾勾住了哨兵的长靴,莫雨低垂眼帘,就见白虎眯着眼,撒娇似的在他腿边蹭来蹭去。看了片刻,莫雨伸手摸了摸白虎的脑袋,大猫显然很享受,整个身体都贴了过来,喉间还发出轻微的咕噜声。

也是有趣。能近得莫雨身边的人寥寥无几,穆玄英和他的精神兽却让他有种习以为常的感觉。漫不经心地挠了挠白虎的下巴,莫雨看到端着两杯水走来的穆玄英,一脸歆羡。

“来,雨哥,喝水。”水杯塞进了莫雨手里,穆玄英腾出手去拎住白虎的后颈,将它拉回自己身边。

白虎抗议地低吼一声,尾巴卷了卷向导的手臂,随后迈着优雅的猫步趴到了一边。不等它仔细地舔毛做梳理,一片乌黑油亮的毛色就占据了它的视线。

“吼……”认出是那匹没来得及与之一战的黑狼,白虎瞬间就精神了,它一抖顺滑的皮毛,示威地冲黑狼低吼。

“啊!小黑!”和白虎的激动相比,向导的情绪更加喜悦。亮亮的桃眼闪烁着重逢的喜悦,他扑上来抱住黑狼好一通抚摸。

在穆玄英的手下黑狼显得驯服,见过了自家精神体亲热舔舐向导的画面,莫雨见怪不怪,心下的思量不可避免的还是增加了。

白虎不耐地甩动尾巴围着穆玄英打转,对于自家向导爱抚其他精神体的行为感到气愤,它此刻只想等待适合的机会和那头讨厌的黑狼一决雌雄。

被摸舒坦的黑狼舒展前肢伸了个懒腰,蓬松的尾巴扫了扫,不经意碰到了白虎的尾尖。它回过头看了一眼,深幽的眸子里带着几分温柔纵容。

在四目相对的那一刻白虎隐隐意识到了什么,它不确定地对着黑狼吼叫一声,气焰弱了不少。

两只精神体你盯着我,我盯着你,尾巴摇晃的频率起码高出一筹。

还在撸狼的穆玄英没注意到这一幕,一旁的莫雨却揉了揉太阳穴。

超高的相容度啊,真是头疼。


评论(7)
热度(55)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