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鼠猫】承欢于情

  【关键字大概是厢房,初夜,无脑肉。_(:з」∠)_】

  

  【迟到的生日快乐,江江么么哒(*  ̄3)(ε ̄ *)】

  

  【快进了,所以说不会写鼠猫!(╯‵□′)╯︵┻━┻】




  红绸悬挂,囍红飘纱,入目的满眼艳色,让展昭误以为自己进错了房。

  

  [猫儿。]一把懒洋洋的语调,捏了御猫的尾巴将人给拎回来。

  

  穿着一身暗绣红袍的男人捏着酒杯,从雕花画屏后走出来。眸底的两分诧异在烛光下流转出细碎波澜,展昭微偏着脸打量他:[玉堂?]

  

  [做什么这副表情?看到我很惊讶?]眉峰不羁地挑起一边,锐利中透着几分狂肆,白玉堂笑了声,在铺就了囍字红布的圆桌旁坐下。

  

  [白玉堂,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按捺下心底的疑惑,居室被翻转成陌生的模样更招人挂心。展昭面上无奈,却又拿白玉堂没辙,只能在态度上强势一二。

  

  [解释?蠢猫,屋子里的摆设你看不懂吗?]不解风情的御猫令锦毛鼠一阵气苦。

  

  [净是些婚嫁用品,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定是以为展某要……]随着白玉堂的意思打量一圈屋内,展昭笑笑,却在咬着最后两个字时愣住了:[娶妻。]

  

  清明的星子落入白玉堂如渊的夜色里,两人四目交缠,无须言明的情愫在空气中流淌。

  

  [猫儿,你可愿同我成亲?]深渊中燃起了灼烈的情火,熊熊焚烧着红衣官服的男子。

  

  无需任何人的许可或祝福。只消你首肯,两心相许不离,那白玉堂自是无所畏惧,刀山火海随行,倾华发相伴终生。

  

  还不到炎暑的节气,一室红烛却映得人心口发烫。

  

  初识时争端不休,那一袭白衣的侠之风骨格外吸引人的目光;月下饮酒,剑舞随风,捣乱却更多的是施以援手,越是了解越是折心;原以为是惺惺相惜的认同,等意识到情愫暗生早就迟了。

  

  伦理纲常不是不在乎,背德的心饱受煎熬,但一昧地逃避却险些失去,展昭万分庆幸,却再也逃不掉了。

  

  也不想逃了。

  

  [好。]烛火下的面庞染了喜庆的瑰丽。

  

  急骤而来的狂喜,在心底席卷翻涌。

  

  [玉堂,我愿意。]有力的指节轻叩在巨阙上,展昭回望白玉堂,浅笑晏晏。

  

  没有那些繁文缛节,只是叩拜了天地,便在静谧的厢房里互许了终身。合卺酒交腕而过,两人对视一眼,一同饮下。

  

  [猫儿,猫儿,你可知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满眼的喜色,白玉堂伸出手,贪恋地描摹着展昭的轮廓。

  

  [玉堂。]内敛的性子有些招架不住白玉堂火热的目光,展昭不得开口打破这愈发暧昧的氛围。[二更天了,早些歇息吧,明日还要巡街。]

  

  眸色闪了闪,白玉堂唇角翘起一抹弧度:[对,是该歇息了。]

  

  乌发披散在大红的床单上,柔顺如绸。唇瓣微肿,展昭拽着白玉堂的衣角气息不匀地叫他的名字。

  

  [猫儿,我在。]厮磨的唇稍稍分开,下一刻又开始渴望。



       ⁄(⁄ ⁄•⁄ω⁄•⁄ ⁄)⁄肉走微博

评论(3)
热度(55)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