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莫毛】保卫白菜

【答应我,在看完这篇文之前,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去百度什么是当康。(.ω.)】

【答应我,像尔康答应紫薇那样答应我,看完了这篇文之后不要揍我。(.ω.)】

【这是一篇关于爱、守护、争夺、等待的爱情故事……也许吧。(.ω.)】

【对了,有基本上看不出来的,一笔带过的王谢。(.ω.)】

【瑞兽当康雨X伪装成白菜的灵草毛】






【一】

稻山上住了只当康,成天撒着蹄子漫山遍野的跑。

当康是瑞兽,本该是性子温和的存在。这只不是,它的脾气不太好,还有点暴躁。

但毕竟是只瑞兽,稻山下的稻香村因为当康的存在每年都是大丰收。村民们爱戴它,每每见到红着眼在撵野猪的当康,都朴质的觉得这是一只调皮的瑞兽。

【二】

莫雨叫做莫雨,它是一只当康。

一蹄子踩进水坑里的当康异常暴躁,它喷了口气,水面扭曲了它的倒影。

稻香村的村民们披着蓑衣路过,看到在泥坑里跳来跳去的当康都露出和善的微笑:这只小当康真是太活泼了。

莫雨冷着脸,可是凡人发现不了它的冷漠。

觉得没意思的当康气恼地冲进了山里。

【三】

莫雨发现一颗野白菜。

天上还在淅淅沥沥的落雨,白菜被冲刷的特别干净,白白嫩嫩的,叶子也是翠绿的莹润。

然而好看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看白菜顺眼的当康有点饿了。

长长的獠牙充做了刨土工具,插进湿润的泥壤里,莫雨身为一只高冷的瑞兽,打算把这颗白菜挖出来洗干净了再吃。

[呜呜呜……不好吃……]白菜在风雨里抖成了筛子。

莫雨抬起头左右张望,随后看向面前的白菜,奇道:[是你在说话?]

白菜其实不是白菜,它是灵草。

莫雨的足迹遍布整座稻山,第一次发现勉强算是它同类的弱小灵草。当康的日子很无聊,稻香村的村民们都爱戴它,但是语言不通。

于是作为可以和当康沟通的第一位,灵草幸免于难,没有被挖出来吃掉。

【四】

自从有了灵草,莫雨的兴趣爱好就发生了转变。从每天的逛村撵猪觅食,变成了搜山拱土浇草。

[果子酸。]

[昨天的水好喝。]

[莫雨哥哥。]

灵草的灵识还有些微弱,只能表达出简单的想法,而短暂的沟通并不能阻挡当康养草的兴趣。

欺负对方不能反击,莫雨隔三差五的找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埋在灵草附近。然后它发现,这株长得像白菜的灵草有点爱哭。

[呜呜……酸……]

[苦……好苦……]

[坏,莫雨哥哥坏……]

最后一句是重点,反正莫雨每次折腾,都要听到想听的才舒坦。

【五】

莫雨埋了一堆灵草喜欢的果子,尥蹶子盖土。

[甜甜的。]灵草幸福地卷了卷尖端的嫩叶。

养了一段期间,灵草的叶子多出几片,层层叠叠的裹着,在阳光下显露出一些绒白的细毛。莫雨打量一会儿,突然心血来潮。

[给你取个名字,就叫毛毛好了。]

灵草欢快地抖着叶子,单纯的表示接受。

当康最近不爱往山下跑了,看不到它的村民们感觉有点寂寞,往瑞兽经常出没的地方堆了好些野果。

莫雨当然看到了多出来的野果,但是它的视线被一棵梨树吸引了——那棵树下有村民们自酿的果酒。

当晚莫雨就看到淋了果酒的毛毛整株草都在狂喜抖动发酒疯。

【六】

山里燃起了大火,莫雨惊醒过来,一眼看到山脚的村落被火舌吞噬殆尽。

瑞兽的眼底涌起一丝的黑气,它匆忙跑下山,再看不到爱戴它的村民们,只有尸横遍野,满目野火。

村子被匪徒烧杀掠夺,洗劫一空。然后他们发现了当康。

身为瑞兽,不能屠戮人类。这样的设定下,莫雨哪怕露出了可怖的模样,也只能跑回山里。

毛毛长在山的另一头,没有察觉任何异常,它舒展着叶子,勤奋地汲取月华修炼。

随后它被莫雨挖了出来,衔在口中一路奔逃。

弱小的灵草很不安,但它更忧心莫雨的情绪。

不知道跑了多久,离了土壤的毛毛开始枯衰,直到莫雨将它种进土里。

【七】

莫雨用自己的办法给稻香村的相亲们报了仇,因为不能伤害人类这个坑爹的设定,花了不短的时间。

于是毛毛自醒来,已经很久都没见到莫雨了。

它被当康带留在了人类的村庄,种在了一户药农的田里,这里灵气充沛,露水清甜,它渐渐摆脱了虚弱状态。

药田的主人叫做谢渊,他没发现药田里多了株灵草,每天勤勤恳恳的打理药田,毛毛在他的养护下恢复得很快。

[奇怪,我什么时候把白菜种地里了?]谢渊这天终于注意到了长得像白菜的灵草,疑惑不解。

农夫的种植技巧比当康要好的多。毛毛在药田里茁壮成长,愈发水嫩。

只种药不种菜的药农看白菜长式喜人,心宽的将白菜当做观赏植物养了起来。

【八】

这天阳光明媚,毛毛在药田里卷着叶子打盹儿。

一道黑影突然逼近,将昏昏欲睡的毛毛笼罩。

刚养好的灵草又感受到了熟悉的拱动,惊喜交加。

[莫雨哥哥!]

[把根卷起来,我带你走。]

俗话说得好,算盘打的好,报应来得早。

只听唰!得一声,一柄铁叉刺破空气叉了过来。

[哪来的野猪!!]药农发觉了当康。

莫雨也吓了一跳,铁叉擦过毛皮的刺痛让它戒备起来。

谢渊怒目圆瞪,抡起木棍就冲了过来。

第一次被凡人如此对待,莫雨身为瑞兽的尊严被狠狠挑衅,刨着蹄子就要和药农闹一场。

铁叉没叉中谢渊眼中的野猪,但是他是谁啊?远近闻名的老药农,他叉过的猹比吃过的米还重。

一个躲,一个叉。

莫雨以和体重完全不符的灵敏闪躲着,恨不得分水作者给他的不能伤害人类这个设定。

而谢渊在一次次的出手落空中,彻底失去了他捕猹能手的美名。

最后猹,呸……野猪,哦不对。

是当康见势不妙,撒蹄子跑了。

[毛毛你等我,我明天再来。]

【九】

谢渊觉得委屈。

他只是大山里一个勤劳朴实的药农,偶尔去瓜田里帮忙叉几只猹,再吃几只瓜。除了和西村的教书先生王遗风争锋相对,和其他人都是相处良好。

但也不知道他最近倒了哪门子的霉,隔三差五就有一只长相奇怪的小野猪跑来践踏他的药田,还总是妄想拱他的观赏白菜。

[唉……玄英啊,大叔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绝不让你被猪啃了。]药农一把辛酸泪,戴了草帽坐在药田里摸摸伪装成白菜的灵草。

因为当康的频繁出没,谢渊损失惨重,不得不守株待猪。等待是漫长而煎熬的,药农只能逮着药田里最好看的白菜唠嗑。

哦,还把侄子的名字也给了白菜。科科。

【十】

当康和谢药农的白菜争夺战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然后惊动了西村的教书先生。

王遗风好奇的跟进了谢渊家,全程无视对方的不高兴脸,陪他一起等野猪。

然后莫雨来了。

然后王遗风吃惊了。

教书先生指着当康,扭头问谢渊:[这就是你说的野猪?]

[长这样的还能是狗?]药农不客气地翻白眼。

王遗风也翻了一个白眼,开始吊书袋子:[有兽焉,其状如豚而有牙,其名曰当康,其名自叫,见则天下大穰。]

谢渊看着王遗风,无动于衷。

[……这是一只长得像猪的瑞兽,是庇护收成的。]

[……那他为什么总踩我家药田?!]

[肯定是有理由的啊。]

[什么理由?]

[……我帮你问问吧。]

【十一】

然而外交官王遗风也听不懂当康的语言。

通过点头和摇头的方式进行了一场痛苦的交涉,谢渊一旁看着也明白了。

都怪自己手艺好,养的白菜太水嫩了,猪,哦不对,瑞兽都惦记!

但是农民伯伯都有一个共同点,誓死不会让猪拱了自家的水嫩白菜!

长得像猪的瑞兽也不行。

于是一言不合的农夫与猪又做好了战斗准备。

王遗风在一边看着心累,帮忙出了主意。

[老谢损失很大,当康你也有责任,这段时间你就在他的地里多待一阵,有助丰收。相对的,他不会撵你,你可以接近白菜一起守着,但是不能拱走。如果你觉得行,那就点头吧。]

老谢心里还是不乐意,虽然王遗风说对方是瑞兽,但当康已经在他心底定格成了猪,第一印象无法扭转。但长时间的争斗也让他明白,王遗风的办法已经是最大程度的两全其美,这才算同意。

而莫雨就非常干脆的同意了。

几天下来它也看得出来,养灵草谢渊明显更适合,毛毛也长得很好。介于语言不通,它也懒得细说它争得不是毛毛的饲养权,而是所有权。

【十二】

这一年的村子大丰收,当康功不可没。

又大了一圈的莫雨脱离了幼兽期,依然守在药田里,守着属于它的灵草,顺便时不时给药农下点小绊子。

教书先生王遗风成了药农家的常客,时不时就能听到两人斗嘴。

毛毛的灵识越来越清晰,交流也越来越顺畅,但离化形应该还要很久。

四下无人,当康化成了眉目冷峻的少年,懒洋洋地坐在白菜旁边骚扰它。手指频繁地戳着毛毛水嫩的叶子,看它怕痒地抖动。

[呀,别戳了,好痒,莫雨哥哥又欺负毛毛。]

[谁让你搁这儿不动给我欺负的?]

[你!等我化形了,一定要揪你尾巴!]

[哦,那你化形呗。]

[……]毛毛委屈地卷起了叶子,不想和莫雨说话。

[傻毛毛,莫雨哥哥会等你的。]

[……嗯!]

听到动静,少年又变回了当康。

鄙视的眼神斜向拉拉扯扯的教书先生和药农,莫雨趴在毛毛身边,安静守候。

【十三】

九天之上。

战神莫雨似有所感,勾了勾唇。

他附在当康肉身上的一缕神识还能支撑很久,已经等了几千年,区区百年又算得了什么?他总会等到他的毛毛再次化形。

到那时,黄泉碧落,再不分离。

评论(31)
热度(115)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