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莫毛】霸道捕头俏先生[一]


【莫捕快X穆先生】

【对哒,官方的糖,捕快X教书先生的梗。】

【有私设,ooc,慎入。】

[一]
镇里有了教书先生。

镇民们很高兴,自家娃儿有地识字了,哪怕中不了那状元,总归能去大户人家帮衬着收租不是?

镇民就是这么朴实。

但稻香镇向来都不平静。

镇子依山傍水,人杰地灵,出过不少名满江湖的人物。这样的地方,总带着一股子玄妙的风水迷信,但偏生不少人都信。

有人信,自然也有人不信。

被遣派至此的捕快莫雨就不信。但这并不妨碍他对稻香镇的印象不错,连带着抓贼破案下手也轻了许多。

平时都是逮了犯人揍个半死,现在是揍趴就好了。

再说那教书先生穆玄英,是个孤儿,在稻香镇吃百家米,穿百家衣长大的,生来早慧智敏。稻香镇上一任老先生老来无子,见穆玄英乖巧,就收了徒弟。授师恩,育礼德。

可惜老先生没活多少岁数,在穆玄英十二那年安静的去了,已是秀才的少年重孝守了三年,再后来就关起门来苦读诗书。

参加了乡试的穆玄英揭了亚元,成了举人,随后他赴京会试,可惜身子骨太弱,路上就生了场大病,错过了会试。

这些经历零零总总,说来简单,却也过了两年多。然后就是现在,穆玄英回归故里,承师业,做起了教书先生。

莫雨左耳进右耳出,一脚踩在木椅上,懒洋洋的在凉棚下喝茶纳凉,一边腆着脸的痞子一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谄媚模样。

[他没成亲?]

嘴都说干了,却碍于莫雨这尊杀星半点不敢叫屈,痞子冷不丁听了这么一句,赶忙回答:[没呢,他先前重孝在身,哪有让人家姑娘等着的道理?后来孝守够了,别人家也不愿意姑娘跟着个还没功名的穷小子,这不,一拖就到现在还没娶亲。]

莫雨意味不明地笑了声,道:[不错。]

[二]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穆玄英并不这样觉得。

读书人的风骨、尊严,这些在君子一道中被反复提及,穆玄英自问无愧于心。但是养于百家,他更加懂得人情冷暖,施与受,失与得。

他身子骨不太好,平日里衣食住行都是一切从简的清淡,虽然花费不多,但到底是消耗。而恩师逝世的几年里,他不会揣持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清高去拒绝那些以工换物的公平。

为人写写家书,提提字,作作画,倒也算是衣食无忧。

他体弱是打娘胎带来的,这么具身子总归是有些拖累的,会试也因此错失。但他向来心胸开阔,随遇而安,索性回了养育他的地方,做了个教书先生。

不想不过离开一两年,镇子里竟然多了个一看就不好惹的人物。

这个人当然是指莫雨。

[你说那小疯子?啊呸……你说莫捕头啊,听说他打蜀中来的,背景似乎不太好惹啊。整个人一股子煞气,那模样俊是俊,但是发起火来可太吓人了。]卖菜的小贩左右张望,这才低声和穆玄英说道。

蜀中古来至今就是个好地方,为何背井离乡?莫不是……

穆玄英心里头有点不踏实,做饭时不慎弄得咸了些,苦着脸喝了好多水才吃光。

[三]
莫雨去找穆玄英的时候,私塾先生正在老旧私塾外清理打扫。

一身粗布旧衣,沾了些蛛网尘埃,穆玄英脸上也有些脏,一双眼倒是干净明亮,温和却不怯懦,气质干净。

耐看,并且很顺眼。莫雨挑剔了一番,微有的瑕疵大概在穆玄英略苍白的面色,和有些病殃殃的身子骨。

察觉到打量的视线,不含恶意,光明正大到不加掩饰。穆玄英扭过头,矜持有礼地颔首笑笑。

当天,稻香镇半数以上的混子都被莫雨丢进了监狱。剩下一些机灵的,顿时老实了下来,畏首畏尾地缩在家里,不敢出门。

卯时不到穆玄英就醒了,天色泛着些许蒙白,空气微凉带甜,他恍惚了会儿,慢慢起身。

然后他打开房门,看到了屋外的莫雨。

[莫……捕快?]

[穆玄英,想不想习武?]

大概是瞌睡虫还没跑远,穆玄英扶着门板眨了下眼,道:[哈?]

教书先生的一簇发丝翘得软,莫雨的注意力被引了过去,重复一句:[要不要跟我习武?]

[诶?诶?!我吗?我可以吗?]穆玄英这次听清楚了,眼睛在灰蒙的天光下明亮得很。

[当然可以。]

穆玄英一直有个武侠梦。他虽然是孤儿,却还依稀记得,自己的父亲似乎是一个大侠。

但梦想往往掺了几分曲折,随后的理想抱负也不得不去面对最直白的现实。他身骨单薄体虚,要不是稻香镇的镇民朴实善良,他哪里能活到现在?体弱造就了他的早慧,也让他遇到恩师,那虚无缥缈的武侠梦也就更远了。

穆玄英回到稻香镇的第一天,就在镇子上见到了莫雨。

街中间各式的物品洒落一地,着黑红官服的俊美身影连刀都未拔,裹了鞘的刀随意地一挑,就将那毛贼打的哀叫讨饶,动静大得让人想不注意都不行。

私塾先生挤在人群里,正好看到了捕快利落的身手。穆玄英源于对侠士的倾慕,那抹颀长的身影就放进了心。

评论(3)
热度(101)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