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莫毛】套路

【(๑乛◡乛๑)慎点哦~雨哥穿中性款女装和毛毛啪啪啪的梗。】

【(๑乛◡乛๑)有微王谢。】

【(๑乛◡乛๑)不适请自动点X。】

    [一]
    
    穆玄英最近有点愁。
    
    养父谢渊前段时间频繁出国,似乎公事私事原因都有。穆玄英还没来得及细问,谢渊就先他一步的关心了过来。
    
    当然,关心的是终生大事。
    
    [玄英啊,你什么时候把人带回来给我看看?有照片吗?]
    
    磕巴着打了个马虎眼儿,还好谢渊刚回国但是依旧公事繁忙,只交代了一句记得带着人出来一起吃个饭,就匆匆出门了。
    
    而穆玄英望着养父来去匆匆的背影,面无表情地拿出手机,滑屏解锁,点击相册——莫雨和他的亲密合照映入眼帘。
    
    穆玄英,男,职业武警学院在校学生。
    
    莫雨,男,职业总裁。
    
    穆玄英想捂脸,他也确实捂了。不消提他和莫雨狗血的相认相知再相恋,只听陈月科普了[霸道总裁爱上我],就让穆玄英无力吐槽。
    
    他发愁地盯着屏幕里的莫雨。
    
    凌厉凤眼,犀利眉峰,高挑鼻梁,单薄嘴唇,长发及腰,身高体壮,完美男友。
    
    除了性别不对,一切都无可挑剔。
    
    [唉……看来只能找小月帮帮忙了。]穆玄英决定求助青梅。
    
    陈月对着穆玄英发来的莫雨的照片做懵逼脸。
    
    照片里的男人坐着,单手支颌,往向镜头的表情温柔而宠溺,怎么看怎么令人动心。
    
    [啊啊啊!臭毛毛,雨哥这张脸你让我怎么P成妹子啊!!]陈月抱着脑袋抓狂。
    
    [二]
    
    不管怎么抱怨,最后陈月还是仗义的交了满分卷。
    
    穆玄英收到莫雨女装照的时候,表示他仿佛看到了理想的妻子。
    
    呵呵吃了一口狗粮,陈月把聊天截图发给了莫雨,还贴心的附赠了一张自己的作品。
    
    看着女装的自己,以及穆玄英的妻子言论,莫雨心情很微妙。于是他决定将这份微妙的醋意暂时记下,去找穆玄英好好谈♂谈。
    
    当天晚上,穆玄英一进莫雨家门,鞋子还没脱,就被压在玄关亲到缺氧。
    
    盯着穆玄英泛着水光的双眼,莫雨一把捞起人往卧室大阔步,并温情的表示愿意满足男友的某些小念头:[傻毛毛,想看我穿女装可以直接告诉我,何必麻烦小月?]
    
    接着穆玄英被莫雨以[不和老公商量自行处理未来大事]为由日了个爽。
    
    屁股痛了一天,穆玄英想他会一辈子记得被莫雨逮着理由欺负的阴影。
    
    而莫雨用行动向穆玄英证明了,他是个有责任,有担当,言出必行的好男人。
    
    当一身女装,举手投足都满是违和的莫雨出现在穆玄英面前时,吓得小青年多吃了两碗饭。
    
    接着就被莫雨拉着一起去谢渊公司堵人,哦不是,见家长。
    
    [三]
    
    谢渊在会客厅接见的他们。并肩而坐,交谈的两个人从背影望过去真是郎才女貌,好看的像一幅画。
    
    然后莫雨站起来了。
    
    谢渊看着比养子还高一丢丢的未来儿媳妇,升起了不妙的预感。
    
    然后穆玄英也站起来了,谢渊眼睁睁看着儿媳妇占有欲十足的抬起手臂,搂住了养子的腰。
    
    [……]谢渊觉得儿媳妇很眼熟。
    
    [许久不见,谢先生身体依旧健朗啊。]
    
    看到你没死,我就放心了。穆玄英面无表情的在心底给莫雨翻译,顺手在情哥哥腰上拧着细肉旋转到360°。
    
    莫雨疼得面皮一抽。
    
    [你是……]谢渊瞠大眼,脑内响起了二级红色警报。
    
    唇边挂着写作微笑,读作嘲讽的弧度直视谢渊,莫雨念念不忘当年他拆散自己和毛毛的所作所为。
    
    [莫雨?!]谢渊震惊了,并且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你怎么在这里?!玄英!]事情很明显朝着不可预计的糟糕在发展,谢渊面带沉黑问穆玄英要解释。
    
    [那个,谢叔叔,雨哥他就是我的……我的……]被养父瞪着,穆玄英越说越小声。
    
    [男朋友。]莫雨好心的补充。
    
    [混账!把你的爪子给我从玄英身上拿开!]谢渊气急败坏,冲上去就想揍莫雨两拳。
    
    搂着心上人还躲过了谢渊的拳头,莫雨心不在焉的念着师傅的大名,会客室的门就响了。
    
    [四]
    
    来人显然也不打算等被请进去,敲了两下意思意思就直接拧门进来了。
    
    [又发什么脾气?在电梯口就听到你又吼又叫的。]王遗风进门后就一把抓住了谢渊,收紧了一双臂膀,让他在半空划拉着手脚,就是没法儿够到莫雨上演一出精彩的武斗大戏。
    
    [放开我!混账,王遗风,都是你养出来的小王八蛋!和你他妈的一个德行!]腰上铁钳般箍着的胳膊气得谢渊直跳脚,奈何不了莫雨,谢老板只能将炮火转调对准王遗风。
    
    [谢老板你不懂爱啊,雷峰塔会掉下来。]王遗风像没看到谢渊的怒气一样,眼含笑意的打[huo]趣[shang]对[jiao]方[you]。
    
    [谢叔叔……]同样是被搂了腰,穆玄英拍拍莫雨的手背挣脱出来,在距离谢渊两步的距离停下,面上有担忧有忐忑有歉意,就是没有半分后悔或犹豫。
    
    [玄英,马上和他分手。]谢渊气炸了,毫不犹豫的命令道。
    
    [做梦。]莫雨第一个回答。他几步走近将穆玄英重新圈进怀里,眼神冰冷的盯着谢渊,一字一句的质问:[当年你不问毛毛的意愿将他强行带走,看在这些年你对他很好的份上我不追究了。但现在你要毛毛和我分手?告诉你,痴心妄想。]
    
    [雨哥。]穆玄英见莫雨情绪不太对,赶紧握住人的手安抚,同时扭过头看着谢渊,言真情切的说道:[谢叔叔,我喜欢雨哥,不愿意和他分手。我知道您可能一时半会儿无法接受,但是我不会和雨哥分开的。]
    
    [两个小年轻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你现在才来棒打鸳鸯,会不会太迟了。]一旁的王遗风轻描淡写,就向谢渊投掷了一个信息量很大的炸药包。
    
    穆玄英登时红了脸,莫雨却得意洋洋,抱紧人狠狠亲了一口,耀武扬威。
    
    [你,你们……]谢渊捂着胸口,他觉得他需要静静。
    
    [看来谢老板现在没精力和你们算账了,先回去吧。]王遗风在饮水机接了杯温水递给谢渊,看也不看两个小年轻的做了决定。
    
    [可是谢叔叔他……]虽然察觉到王遗风对待谢渊的态度有些微妙,但穆玄英却更担心养父的身体。
    
    [去吧,这里我在。]王遗风摆了摆手。
    
    抿了抿唇,权衡了下现在确实不是谈话的好时机,穆玄英只能带着莫雨先离开。[那么多多麻烦您了,王大叔。那个,谢叔叔,我和雨哥先走啦,下次再来看您。]
    
    谢渊气得半天说不出话,只盯住莫雨拉穆玄英离开的背影楞了半天。
    
    [养子出柜而已,有必要反应这么大吗?]
    
    [……]
    
    [莫雨来我面前出柜的时候,我可冷静的很。]
    
    [……]
    
    [毕竟他惦记穆玄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
    
    [说!]
    
    [嗯?]
    
    [你他妈最近总缠着我,是不是就给那小王八蛋打掩护?]
    
    [我缠着你?]王遗风笑了。他站起身一手按住谢渊,往下捏了捏他腰胯的位置,暧笑道:[谢老板怎么不回忆回忆你缠着我的时候?]
    
    [滚出去!]纸杯里的白水泼了王遗风一身。
    
    [雨哥,你师父他……]
    
    [哦,就是你想的那样,他看上谢老头了。]
    
    [那是我养父,雨哥你尊重他一点成吗?]
    
    [可以。我师父看上你养父了,还有问题吗?]
    
    [……没了。]
    
    [很好。走了,回家。]
    
    [五]
    
    一进门嘴唇就被堵得毫无缝。从玄关开始,穆玄英被莫雨推着拥着,衣服落了一地,被挤到卧室的大床时,只剩了条被拉到胯骨的内裤。穆玄英曲腿蹬了蹬,往床头方向滚,最终目的是想让自己尽可能的挪离莫雨远一些。
    
    [怎么,不打算给我点奖励?]莫雨上了床,膝盖跪着,双手撑床,一寸寸迫近床头的穆玄英。
    
    咕噜地咽了口唾沫,穆玄英表示莫雨这样让他心里面有点方。
    
    莫雨今天特意做了偏中性的着装,其目的当然是为了给穆玄英塑造一个“女朋友”。
    
    然并卵。
    
    黑色休闲裤加短靴,中性款的白色长风衣垂落下来,铺开的褶度酷帅而毫不女气。当然,整体效果也是帅气更多,不会有眼瞎的把莫雨这种健壮的身材看成妹子。
    
    反正谢渊看莫雨背影时,除了被那头长发遮肩蒙蔽了一会儿,看到正脸时立刻就反应过来了。
    
    [都直接在谢叔叔那里出柜了,你还好意思找我要奖励?]穆玄英气恼的说。
    
    [那我这身女装是为了谁穿的,嗯?]莫雨呵呵一笑,撩起穆玄英的下巴和他对视。
    
    [根本看不出是女装好不好……]穆玄英有两秒的心虚,再看莫雨浑身都透着“老子就是帅”的feel,又理直气壮了起来。
    
    [哦~]科学表明,拉长的语调通常不是不怀好意就是意味深长。
    
    双手被捆到床头的穆玄英欲哭无泪的表示莫雨是前者。
    

【上小车】
    

评论(6)
热度(63)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