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莫毛哨向】两心如一 [1]

    【哨向/攻失忆啪受生子梗/被坑系列】

    

    【攻失忆/对受一见钟情梗/想写系列】

    【 我的微博:鳞竹 】

    [一]

    

    随着人类的不断发展进化,基因优胜劣汰,现代社会中诞生哨兵向导的几率越来越高。

    

    虫族的入侵得到了控制,选择上战场的哨向越来越少。居安思危,人类社会开始了内部的争权夺利,谋权策划。

    

    Q区近来出现一批新型药剂,通过注射方式注入哨向体内,4小时候后受害人将陷入昏迷,24小时候后将完全丧失哨向的能力。

    

    隶属国家的落雁塔收到消息,精英的哨向们立即展开调查,不多时便将嫌疑目光锁定了Q区的黑市。

    

    众所周知,黑市的货物往来一向隐秘,这是连国家都默认一二的存在。苦查无果,落雁塔高价收购了一支新型药剂进行分析。而在分析结果上,却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那支药剂中,竟然包含了国家研究室的某支药剂成分。

    

    案件疑似有国家高层介入,很快被列入了焦点,然而被惊动的黑市也相应采取了应对措施。

    

    头疼黑市打太极又不肯妥协的态度,落雁塔只能私下与烈风集达成协议,共同派遣新面孔去调查此事。

    

    新一届的向导穆玄英,就是被选出与烈风集的暗部人员配合的人员之一,任务是监控黑市高层情人的动态,并进一步掌握黑市高层的动向。

    

    与隶属国家的落雁塔不同,烈风集的原身是一群雇佣兵所建,更朝换代数次,在新首领的带领下越做越大。和落雁即是老对头,又是好对手。

    

    此次和烈风集共事,名义上是协作,暗地里也存了几分打探的心思。Q区离烈风集的管辖范围远不过一个区,稍有动静按理说是完全瞒不过烈风的耳目,但落雁派人斟酌试探,却完全看不出烈风集对Q区的态度。

    

    [二]

    

    [灰色风衣,袖口暗袖字母M,xxx咖啡厅。]

    

    寥寥三行,连性别名字都不提及,穆玄英看了一眼,将这丁点的信息销毁。他对任务具体安排还不清楚,只拿了新的身份证明,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了那家咖啡店,与他详细资料不明确的搭档碰头。

    

    咖啡厅人不算多,巡视一圈穆玄英只看到靠墙的双人桌边坐了个男人。一身灰黑的风衣,戴了一副黑墨镜,光侧面都能体会他帅酷的架势。穆玄英暗自观察了一会儿,脸上挂着阳光的笑容走过去,轻声询问:[你好,请问是M吗?]

    

    男人转过头打量穆玄英,笑了一声,随即摘下墨镜。[不认识我了?好久不见,毛毛。]

    

    [莫雨……哥哥?]

    

    [对,M也是我。]

    

    [雨哥你也……]

    

    [走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手指抵在唇上,莫雨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拉起穆玄英手转移地点。

    

    兄弟俩多年未见,竟然有缘碰到了同一个任务。穆玄英又是意外又是惊喜,眼神落在了莫雨袖口上那个不起眼的M暗绣上,心下一松,提步跟了上去。

    

    [三]

    

    [所以,我们的任务是假扮一对新婚恋人?]听了任务安排,穆玄英明显不淡定了。

    

    莫雨喝了一口柠茶,酸甜的口感让他皱了下眉,他向穆玄英解释:[这是最适合的身份,目标人物疑似我们调查的黑市高层的情人。]

    

    [可是……]穆玄英的视线在莫雨手上的柠茶上顿了顿,挠了挠头才道:[虽然是任务,但这个是有法律效应的婚姻啊。雨哥的……恋人,不介意吗?]

    

    [我没有恋人。]莫雨的眼神一动,看向低头的穆玄英,带了几分笑意。

    

    [咦?怎么会?]穆玄英明显不信。

    

    [没时间。]莫雨摊开手,做出一副遗憾的样子。

    

    穆玄英露出一副为他惋惜的模样,随即公事公办地点点头。[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任务?]

    

    [先去领证。]点开智脑,莫雨提交了登记结婚的申请,而新房他已经准备好了。

    

    [好。]穆玄英共享了莫雨的链接,将新的身份表格一并上交。

    

    [我们从小认识,对外的说辞要更加简单。]莫雨看着兄弟摇晃的马尾辫,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

    

    [莫雨哥哥。]拨开了莫雨的手,穆玄英叫他。

    

    [嗯?]

    

    [你果然还是不喜欢柠檬。]咧嘴一笑,穆玄英眼角眉梢都是得逞的意味。

    

    [你小子,果然是故意的。]眉一挑,莫雨捏着冰凉的柠茶贴到穆玄英脸上,唇角也是微微上扬。

    

    [四]

    

    监视的任务进行的很顺利。两人尽职的扮演着一对恩爱的新婚恋人,与住在对门的目标人物打了几次照面。

    

    本就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任务,主要是为了躲避黑市对落雁老兵的防备才启用的新人。而随着和嫌疑人的一些日常交流增多,不过半月,两人得到的信息也越来越多。

    

    而意外,来得猝不及防。

    

    莫雨失忆了。

    

    穆玄英匆匆赶去医院,还来不及高兴主治医生是久别重逢的另一个童年玩伴,满心满脑都牵挂着莫雨的情况。

    

    [毛毛你别担心。莫雨哥哥的症状并不算严重,是可以恢复的。]陈月看着显然有些接受不了的穆玄英,不忍的宽慰他。

    

    [恢复需要多长时间?]穆玄英脑子里有点乱,一时分不清是担忧莫雨更多还是关心任务更多。

    

    [这个暂时不能确定。我会开化解颅内淤血的药,只要按时吃,很快就会有好转。]

    

    [……那我就放心了。谢谢你,小月。]

    

    [毛毛,你还和我客气呢?对了。你和莫雨哥哥是不是……?]

    

    [啊?呃……嗯,我们结婚了。]暂时的。

    

    [那恭喜你们了!结婚没请我的事儿就算了,但等雨哥醒了,你们可要请我吃饭。]

    

    [好,到时候随你挑。]

    

    [五]

    

    莫雨醒来的时候,爱神丘比特之箭果断射中了他。

    

    青年眼神担忧而关切,气质温润眼神干净,他问:[莫雨哥哥,你还好吗?]

    

    大概这就是一见钟情吧。莫雨摸了摸跳得特别快的心窝子想。

    

    然而有更好的事等着他。

    

    青年叫穆玄英,是个向导。而莫雨,是个哨兵。他们是合法伴侣。

    

    一见钟情的人其实早就是自己的人了,有什么比这个更要爽的?

    

    没有。莫雨默默看着穆玄英忙碌的背影想。

    

    然而等莫雨出院跟着穆玄英回家后,他发现他们居然是分房睡的?

    

    Excuse me?他们不是伴侣吗?

    

    莫雨没想明白,干脆直接拦了穆玄英问。

    

    因为我们是假的伴侣啊。穆玄英憋红了一张脸,却犹豫着要不要说出事情真相,最后闪烁其词道:[我气还没消呢,谁让你把我给忘了。]

    

    这种没智商没逻辑的理由,也就只有现在的莫雨会信了。

    

    [六]

    

    穆玄英最近有点心力交瘁。

    

    莫雨失忆了,向导试探一番,对方关于任务的事是完全不记得。于是任务的事,为了不出意外,穆玄英只能暂时瞒着对方。

    

    好在任务简单,假扮爱侣监视情况的下,莫雨歪打正着帮了几次忙,穆玄英心底还是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但让穆玄英有点把持不住的是,莫雨的帮忙是建立在他真的相信了两人是合法伴侣。于是哨兵时不时就有点亲密动作,还要求同床共枕,搞得穆玄英也跟着小鹿乱撞起来。

    

    拒绝同床的第二个星期,穆玄英有点坐不住了,莫雨不要钱的信息素越洒越多,向导捂着小心肝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向莫雨坦白他们的搭档关系。

    

    [七]

    

    莫雨直接去找了陈月。

    

    简明扼要的说了伴侣拒绝与自己同床,平时亲亲摸摸也一副满脸通红的生涩模样。问穆玄英本人是问不出什么的,思来想去,唯一靠谱的大概只有刚刚相认的儿时伙伴了。

    

    免费当了回婚姻生活咨询师,陈月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微微一笑,问道:[莫雨哥哥,你们之前有计划要孩子吗?]

    

    国家政策开发的好,同性的合法伴侣自然享有合法的,合理的,合格的,购买育婴药的权利。

    

    离开医院时,莫雨手头多出了一个袋子。

    

    [八]

    

    穆玄英整个晚上都是懵逼的。

    

    他不过提议两人一起去饭后运动,怎么就回卧房了?

    

    穆玄英看了一眼就在近旁的床,再看一眼已经脱了外衣露出两块胸大肌和六块腹肌的莫雨,咽了口唾沫,干巴巴的开口。[等、等下。雨哥,你先冷静一下……]

    

    他还是那个他,莫雨看起来也还是那个莫雨,所以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谁忘记吃药了?!

    

    [等什么?不是你想饭后运动的吗?]莫雨微偏头,那架势就像是还没有失忆之前,要和穆玄英过两招那般平常。

    

    [……我和你理解的一定不是同一个饭后运动。]穆玄英如临大敌,眼看着莫雨逼近,手忙脚乱地抵御,感觉脑子都快不够用了。

    

    

   【很含蓄的开车了~~】

评论(5)
热度(42)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