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百日苏靖Day93】正确的L聊姿势

【一】

最近萧景琰的网瘾很重,具体在他和林殊约会都不由自主地摸着手机。

当然了,拿出手机的时候,眼睛更是不会黏在手机以外的第二个方向,林殊的位置也不。

这种网瘾是病,得治!林殊咬牙切齿的想。

手机有什么好看?有你男朋友好看?盯着看连约会都忘了?玩着手机连男朋友都不要了?笑的那么灿烂是不是不太好?这么可爱的笑容难道不该是男友专属吗?

怨气冲天的林家殊殊只恨不能喝一口传说中的秘药进化成林家叔叔,好好以长辈语重心长的态度将萧家琰琰好好说一顿。

什么?打一顿?欠揍是吧?林小殊就一气管炎,舍得打萧琰琰才怪了。

不过嘛——盯着萧景琰领口露出的那截生白的颈子,林殊舔舔嘴唇表示如果是妖精的那种打法,不管多少次他都可以乐此不疲乐在其中乐不思蜀乐极生悲(咦?)。

林殊还在YY,笑够了的萧景琰抬起头喝了口饮料,就看到男朋友表情荡漾不忍直视。

[小殊、小殊?]

[啊?哦哦哦,景琰我们刚才说哪儿了?]

[……]都有点断片儿的两人干瞪着眼。萧景琰的手机适时的“滴滴”几声,他又扎回去聊天了。

自诩新社会的十全好男友,林殊迅速收起了那颗荡漾的心:[景琰我们等会儿去看电影吧?前几天上映的一部科幻片片风评都不错,我已经订好票了。]

[嗯?行,小殊你决定就好。]十指如飞地摁在手机屏幕上,萧景琰显然聊得尽兴,他抽空看了林殊一眼,也不知道到底听进去了没。

林殊努力摁下被冷落的忧桑,凉爽的糖芋苗讨好地推到萧景琰面前:[景琰你先吃东西。]

[好。]嘴上应着同意,身体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视线在甜点和手机屏幕中游移,这是萧景琰。

视线在萧景琰身上定格,这是林殊。

只在今天碰面的时候得了萧景琰一个微笑,此时的林殊看着他越来越大的笑容只感觉异常心塞。

【二】

买了爆米花和果汁,抹黑进影厅的时候电影已经开播一会儿了。影院人不太多,视线良好的前几排都坐满了,而林殊提前定的位置,也被人占了。

[算了算了,我们往后坐就是。]占他们座位的是两个孩子,萧景琰看了一眼拉着林殊往后排走。

[行吧,这一排被我们承包了。]萧景琰纵容幼小的心理占据很大比率,这种小事林殊当然随他,嬉笑打趣一句,牵着人坐在后一排。

萧景琰笑了声,戴上眼镜看向屏幕,一边熟稔地摸出手机。

林殊:[……]又是手机!!!

一心两用地支起耳朵听电影,萧景琰不时瞄一眼影院荧幕,又低头划拉手机屏幕,调了最低光感的手机屏光没打扰到任何人。

——除了被冷落的林殊。

从点心屋到电影院,林殊只觉得自己是陪着萧景琰换了个地方玩手机,而小男友的注意力根本没有在自己身上停留超过一分钟。

今天出门没带恋爱脑的萧景琰延迟了好久才接收到林殊幽怨的目光,他抓了一把爆米花丢进嘴里,腮帮子鼓鼓地蠕动着,看过去的目光里多了一个疑惑的:[?]

[喂我,我也要。]总算得到了关注,林殊立刻使用他的男友福利权。

[你没手啊?]嘴里纳闷,萧景琰还是抓了一把爆米花喂过去。

[你喂的更好吃。]林殊控住他的手掌,一颗颗舔食送到嘴边的爆米花。

[你舔到我手了。]手指被拂到的滑腻感很明显,萧景琰一惊,剩余的爆米花通通塞进林殊嘴里。

[哦,不小心。]毫无诚意,咀嚼着爆米花的声音含糊。

[看你的电影。]也是被林殊作弄惯了,萧景琰白他一眼,继续摸手机。

正到精彩的地方,荧幕里炫酷的3D场景铺垫着剧情,如火如荼的战斗画面拉扯着观众们的神经。萧景琰被绚烂的音效吸引了目光,一旁的林殊突然握住了他的左手。

理所当然的男友福利,萧景琰放任了。

林殊得逞一笑,晃晃两人相牵的手越过扶椅的把栏,带着萧景琰的手按往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

[……]萧景琰身体一僵,僵硬脸对上林殊暧昧促狭的眼神。

有人曾经说过,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拼的就是谁比谁更不要脸。萧景琰深以为然。

光线昏暗的影院环境,同排无人,前排更是不可能注意到他们。对林殊的脸皮甘拜下风,萧景琰深吸一口气,手下用力一捏。

[嗬——]倒抽了口冷气,林殊只感觉下腹一紧,随后是麻钝钝的痛。

萧景琰清了清嗓子,目光往荧幕上溜,有几分掩饰心虚的漂移。

[……景琰,你就不怕……把我捏废了吗?]

[那我们正好换一下位置。]萧景琰呵呵一笑,诚挚提议。

[这么嫌弃我?我没让景琰舒服吗?]林殊做出受伤的表情。

萧景琰低头摸手机,脖子发热。

【三】

约会之后各回各家,当然期间萧景琰无视了林殊快要具现的怨念。

心里极度不平衡的林殊登录网页,度娘下L同好到底是什么鬼。

哦,L同好就是林殊“不经意”看到,萧景琰聊得热火朝天的群组。

度娘给出各种答案:LOL,LV,LO娘,love love……

林殊一条条看过去,判断、筛选,最后定格在两个字上,浑身冒起了黑气。

L(裸)聊。

林殊冷漠的关了网页,支着下巴深沉脸。他的景琰当然不会是那种随便的人,他百分之二百的相信。但那个L同好怎么看都不是什么正经群……

牙齿磨得咯咯作响,林殊突然想起他“不经意”去看群名时,里面正在爆照,一溜儿的俊男美女。

危机意识让林殊警惕,左思右想却怎么也猜不到萧景琰加这种群的原因。就在视线不经意划过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日期时,林殊忽然想到,前阵子萧景琰说过段时间要给他一个惊喜。

难道景琰说的惊喜是指这个?难道景琰是想观察学习一下经验,然后和他裸聊吗?恋爱脑状态,非同校的情侣确实语音视频的时间更多,叠加一些香艳绮丽的妄想,林殊不可自持的开起了脑洞。

【四】

有人发起了微信视频,嘀铃铃的提示音清亮的萧景琰在浴室里都能听到。他顶着湿漉漉的脑袋出来,用毛巾擦着头发,润了水汽的手指一划,接受了来自林殊的视频请求。

[景琰你怎么这么……]慢啊?抱怨的话掐断在喉咙里,林殊睁大双眼,瞳孔映出的都是手机屏幕中萧景琰裸着上身的样子。

[我刚才在洗澡,有事吗?小殊。]扶了一把手机,萧景琰坐在床上,薅了把毛巾下的潮湿脑袋,明亮的眼抬起,装了个愣住的傻瓜。

一把不掩饰的笑声也没让林殊挪开眼,他目光灼热的挂在萧景琰微红的上身,一副巴不得扑上去凑近了看的架势。舔了舔嘴唇,有人开始动歪脑筋了:[我想你了啊。看来多想想你还是有好处的,福利啊。]

[耍流氓是吧?臭小子。]对屏幕里色眯眯的人白了一眼,萧景琰没忍住对方带了几分耍宝的态度,也笑了。大大方方地将头发擦得半干,萧景琰又拿了块干净的毛巾擦肩颈上的水,没多会儿就把自己收拾好了。

手机的另一边,林殊看得目不转睛,看萧景琰要穿衣服了才嚎起来:[等下等下!景琰别穿,再让我看会儿!]

[噗——你烦不烦啊?耍流氓还上瘾了?要看脱光了自己照镜子去。]乐不可支地给林殊支招,萧景琰还是没穿上衣服。

[我们有小半月没见了,今天约会你还不愿意给我点甜头。景琰你知道我多想你吗?]这边林殊开始怨念了,委屈地皱着脸,一副被抛弃的小眼神。

想到林殊说的甜头萧景琰就觉得脸热,那种事在外面做本来就特别羞耻,偏偏有人还不知羞。但今天确实有些冷落了林殊,萧景琰想了想,道:[那你明天来我家吧,打算送给你的惊喜准备好了!]

惊喜?莫非是……林殊顿时振奋了。他眼珠子黏在萧景琰身上滚了一圈,觍着脸要求:[明天的份儿明天说,今天的惊喜先给我吧,正好你还没穿衣服。]

愣了下表示没听懂,但这不妨碍萧景琰去理解林殊那副无法描述的表情,他扬眉瞪眼,在关掉视频之前只留了一句:[明天我家都没人,你来之前先帮我买巧克力曲奇,要你家附近那家。]

林殊对着屏幕干瞪眼,磨着牙心想,好你个萧景琰,看我明天怎么欺负你。手上却半分不慢,抓了手机不厌其烦地发消息骚扰对方。

抻直脖子看了眼放在书桌上的饲养箱,里面养着打算送给林殊的惊喜,长势良好。手机滴滴滴的叫着,屏幕上接连发送来属于同一个人的消息,萧景琰趴回床上,想象着林殊此刻的表情,笑得更欢了。

[五]

一开门就被林殊摁在墙上吻到窒息,萧景琰推开人,一边喘气一边怨道:[你真是……也不怕被我爸妈看到?]

[是你说你家今天没人啊。]林殊无辜地眨眨眼,锲而不舍地凑过去黏糊萧景琰。

[那你也不能在门口就这样啊。]忿忿地擂了一拳林殊的胸膛,萧景琰拿过他手上的曲奇饼放在茶几上,拽着他的手哼道:[过来,有惊喜。]

[好勒!]特别喜欢萧景琰这种哼唧又纵容他的小模样,林殊摸了把人的腰,乐颠颠地跟过去。

[小殊,你准备好接受这份惊喜了吗?]拉着人一路到房间门口,萧景琰神神秘秘地笑着,微抬的下巴弧度好看极了。

[好好好,快点我等不及了。]林殊开心坏了。满脑子都是不可描述的画面。

然后萧景琰推开了房门。

然后林殊的脸被萧景琰掰着往书桌位置看去。

那里摆了一个足有40公分长的饲养箱。箱子里点缀了些叶深而厚的植被,一条较粗的枝干上,正伏着一只亮绿色的蜥蜴。蜥蜴很漂亮,全绿的身子夹杂蓝色花纹,背部起伏到尾有一圈梳齿状鳞片,长长的尾部呈现着黑色环状条纹。

[美洲绿鬣蜥?]林殊惊讶了。

[喜欢吧?]萧景琰得意了。

[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桃色妄想正在被正义之光逐步歼灭。

[对啊,你不是一直想养一只蜥蜴吗?]萧景琰奇怪的看他一眼,[这个是我用我零花钱买的。为了把它养好了送你,我还特意查了好多资料,加了好几个相关的QQ群。]

[QQ群?]林殊懵逼了,他突然想起昨天“不经意”看到萧景琰手机上的那几张爆照,分明全是主人和各种蜥蜴的合影。L聊,L聊,Lizard[蜥蜴]的首字母不就是L么。

[嗯。小殊你喜欢吗?喜欢吗?]萧景琰照顾这只蜥蜴好几天了,此刻鹿儿似的眼望着林殊,几分忐忑又满是期许。

[喜欢。]干巴巴的回了一句,林殊有种微妙的尴尬。

[……好勉强。]心底失望,萧景琰垂眼想了下,强笑道:[算了,你不喜欢的话我就自己养好了,它真的很可爱,特别温顺。]

[别别别,我真的喜欢,不骗你。]赶忙拉住萧景琰的手一脸真诚,林殊嘿嘿一笑,坦白道:[其实是我有点……嗯,我没想到你会送我蜥蜴,我以为你是打算把自己送给我呢。]

[美得你。]立刻就明白了林殊的想法,萧景琰笑骂一声。

[你不肯啊?]林殊挂着痞痞地笑,捏了捏萧景琰的后背,又滑到臀部,[那我把自己送给你好不好?]

[好啊。]眨眨眼,萧景琰收下了林殊的“回礼”。

[六]

加热灯在饲养箱里释放着适应的温度,UVB灯发射出紫外线,在枝干上的绿鬣蜥动了动眼珠子,箱子外不断摇晃的两个人显然引起了它的注意。

【一辆小车】

评论(8)
热度(90)
  1. 雨做的云鳞竹 转载了此文字
  2. 孤臣孽子鳞竹 转载了此文字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