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莫毛】挑逗

&&挺流行的《ppap》梗,太魔性了一下就撸出来了。₍₍ (ง ˙ω˙)ว ⁾⁾

&&感谢套套帮忙改的句式!!爱你么么哒!!♡*.(๓´͈꒳`͈๓).*♡

&&现代AU,23律师雨X18学生毛。

    微博上最近有一首ppap的歌曲蜜汁洗脑,红极一时。
    
    下午三点,B市,阳光慵懒。
    
    陈月晃着两条腿坐在高脚凳上,喝下一口珍珠奶茶,眼睛盯着手机上一条又一条的微博咯咯直笑。
    
    笔尖落在纸页上描出沙沙声响,勾写出连贯的清隽好看字符,在最后一笔落尾结束。穆玄英摘了耳机,将英语听力也一并暂停。[OK,搞定。]
    
    [哦?毛毛你好了啊?正好,来来来,你看看这个。]看得乐呵,陈月忙不迭地将手机推过去,与穆玄英分享她正在看的一个视频。
    
    简单的前奏响起,得意又欢快,让人忍不住跟着节奏微微点头。两个帅气的大男孩抖动着身体,面庞得意而张扬。
    
    I have a pen 
    
    I have an apple
    
    Apple pen……
    
    跳动的旋律随着两个跳跃的年轻人,一人斜着拿出一支钢笔描过眼,另一个双手搓着个大红苹果,活力洋溢。
    
    I have a pen
    
    I have pineapple
    
    pineapple pen
    
    Apple pen
    
    Pineapple pen
    
    Pen pineapple apple pen……
    
    钢笔被顶在翘起的嘴唇上,一副搞怪逗趣的模样。另一个男孩原地转了个圈,背后凳子上放的凤梨露出身形。
    
    [挺好玩的。]跟着轻快的旋律看完了视频,穆玄英心情也跟着松快了不少。
    
    [对吧。]经常推送一些有趣的视频图片给人,陈月突然灵机一动,若有所思的目光就打在了穆玄英身上。
    
    [小月,你想做什么?]被陈月这么盯着,穆玄英有了不好的预感。
    
    [嘿嘿……毛毛啊,你陪我去买衣服吧?]医学院的高材生美少女笑得高深莫测。
    
    下午四点五十,H市,晴云万里。
    
    随着法官一锤定音,庭内结案,忙碌了好些时日的案件总算告一段落。莫雨回到酒店,将这次的案件资料都载入电脑U盘,随后进到浴室泡了个舒服的澡。
    
    从浴室出来,莫雨穿了件烟灰色的工字背心,一条长裤显得双腿有力而强健。他擦着潮湿的头发,泡了杯咖啡,拿起手机划动两下,戳了微信点下熟悉的头像。
    
    莫雨:毛毛。
    
    莫雨:结案了,我明天回去。
    
    那头没动静,莫雨将手机放在一边,抱了电脑整理起善后工作。
    
    [滴滴滴——]放在床头柜的手机伴随震动传来一串欢快的铃声,莫雨飞梭在键盘上的手指一顿,停下了工作拿起手机。
    
    方才没动静的人一个字都没回,但是发了个视频。莫雨点了下载,饶有兴致地等待。
    
    酒店WiFi异常流畅,没让莫雨等太久。拇指在屏幕边沿摩了摩,有种拆礼物盒的期待,他在脑中幻想了些美好的愿景,随后点开了视频。
    
    轻快的音乐节奏响起,莫雨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站在镜头的正中间,上身一件纯白的棉绒卫衣,下身一件黑色休闲裤,整个人看起来英气又温顺。
    
    [I have some sugar……]视频里的人显然有点放不开,他捏着一根糖葫芦,晃着胳膊摆弄了下,眼睛不怎么看镜头,紧跟着节奏感念起台词,虽然动作不太流畅。
    
    [ I have a brother……]镜头里的少年往上一蹦,抬臂遮住了脸,再慢慢放下,好歹赏了个正脸。他穿的这么一身显得脸有点嫩,一副单纯大男孩的感觉。他对着镜头比哈特,眉眼弯弯,似乎跟着音律找到了感觉。
    
    [Sugar brother……]一记歪头杀,两手捏着糖葫芦的头尾做爪子的造型,少年笑意的懵懂中透着该死的甜,可爱得让人恨不得一口吞了。
    
    莫雨深吸一口气,眼色晦暗。
    
    下午七点二十,B市,凉风微夜。
    
    陈月挨着穆玄英等了很久,都没等到莫雨的反应。
    
    [奇怪了,雨哥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明明下载了啊。]奇怪地摇了摇穆玄英的手机,陈月已经在质疑它的性能问题了。
    
    [也许是突然有急事,来不及看?]穆玄英想到一个可能,心里倒是不知道该庆幸还是失落。
    
    [他不会看硬了在撸吧?]陈月突然想到了另一个可能,暧昧的视线转到了穆玄英身上。
    
    [怎么可能,别乱说!]穆玄英被陈月这种荤素不忌的态度闹了个大红脸,抢回了手机。
    
    [啧啧啧,欲盖弥彰啊毛毛。]促狭地一笑,陈月女王范儿地挑起眉,[你也觉得他在撸,对吧?你觉得他能撸多久?]
    
    [不知道!啊……真是够了,我先回去了。]再挨不住陈月这种让人羞窘的话题,穆玄英捞起书包打算走人。
    
    [回去吧,好好睡一觉,明天你可要受苦受累了~]陈月笑眯眯地抱臂拦路,脸上那种心知肚明的笑让穆玄英无处遁形。
    
    [小月你还是少看点那种漫画吧……越来越奇怪了……]还是忍不住在陈月脑门上敲了一下,穆玄英诚恳建议道。
    
    [哎哟,臭毛毛,怎么不想想我给你们神助攻的时候?哼,过河拆桥!]陈月揉揉头,也拧了一把穆玄英的脸,命令道:[雨哥晚点要是有回复了记得发给我看啊!不准忘了!]
    
    [是是是,女王大人。走吧,我先送你回去。]穆玄英一边揉脸一边讨饶。
    
    [不用啦,我等下约了做BBQ,你先回去吧,我这里还要一两个小时呢。]看了一眼时间,陈月挥挥手赶人了。
    
    [那好,你早点回去,到家了给我发个消息。]
    
    [嗯,微信聊。]
    
    晚上十点十四分,室温恰好。
    
    穆玄英洗完澡,收到了莫雨的回复,也是一个视频。这个回复让穆玄英来了兴趣,第一反应是莫雨也做了个ppap的视频。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他转着眼珠子好奇地猜想,莫雨跳ppap这种调子会是什么模样。
    
    视频加载出来,穆玄英目不转睛地盯着,心中无比期待。
    
    莫雨穿着工字背心,肌肉虬扎,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浓烈的荷尔蒙味道。穆玄英只是看了一眼,就被帅蒙了。
    
    这也要被和谐才是蛋疼的链接

评论(10)
热度(35)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