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判阎】大人可能想要个孩子?

    【感觉他俩嘿嘿嘿就都觉醒了……尤其是判官的眼罩没了……】
   
    【短小嘎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写了这个。】
   
    【我很想打阎魔x判官,但是肉体硬件上还是判官x阎魔。昨天看的那个性转图不错,两个人性别对换一下完全没有哪里不对。总裁和小秘书不得不说的二三事什么的……】
   
    自罚数日,此地喧嚣,判官落座一处,隔绝外物自有心中清宁。然而也只是耳不闻喧闹的表象罢了,他心底的躁动至始至终未曾停歇。
   
    而今日,继判官之后,十八层地狱又迎来了另一位司掌者。
   
    察觉到熟悉的气靠近,判官抬起了头,他双目不能视物,心中更是不敢确定,迟疑片刻才问了一声:[阎魔大人?]
   
    [嗤——]倚坐的云月散发着淡淡的光华,柔和的光晕笼在阎魔美艳的脸上,她微眯着眼,红唇微微一勾,道:[跟我回去。]
   
    不过须臾微怔,不问缘由,亦不敢深究,判官只知,阎魔大人的指令遍合该是一切,他顺从地低下头:[是。]
   
    慵懒的眼掠过判官蒙于双眼的布条,涂着鲜艳丹蔻的手指搭在膝头,阎魔的眼底多了几分深思,转身离开。
   
    一路无话,判官追随着阎魔大人的气,缀后两步,保持着进一分亲昵,退一分生疏的距离。没有很久,他的脚步便停了下来,不明所以,不敢僭越:[阎魔大人?]
   
    进了自己的居处,阎魔不耐地看着站于门口不善言辞的的下属,她坐于软榻之间,不咸不淡地命令道:[进来。]
   
    [……是。]判官攥了把拳头,提步迈进阎魔大人的房间,他压下心头的不解,迅速恢复了镇定。
   
    [说起来,数百年来你可是头一回来我这里。]倚靠于榻,修长的双腿伸展交叠,肤润如玉,阎魔轻笑了声,话里话外如诉琐常,令判官琢磨不透。
   
    [阎魔大人的住处,在下怎能打搅?]垂低的头颅表示遵从,许是盲目,却态度恭谨,让人挑不出半分差错。
   
    [你总是这般无趣。]似是一声无奈的叹息。
   
    判官猛地抬起头,张了张嘴想解释什么,最后又缓缓低头:[是在下不好,大人勿怪。]
   
    [罢了,冰山化得轻易,那便不是冰山了。]那低笑又轻轻勾起,判官听在耳里,心里松了口气。他早就知晓阎魔大人给他取了个冰山的绰号,亦是心甘情愿的取悦于她。
   
    大人高兴便好。
   
    [你过来。]凝睼判官那张毫无表情的脸,阎魔勾了勾手指,嗓音如蛊。
   
    许是又想捉弄于他吧。判官心里如此想着,身体听命地上前,落于阎魔大人两步之遥。随后他被一阵力道拉扯,重心不稳的栽进阎魔大人的软榻之上。
   
    [在下冒犯了!]仅是对阎魔大人稍加猜想便能让判官自罚十八层,如今亵渎了大人的贴身寝榻,更是令他心生惶恐。
   
    挣扎欲起的判官被阎魔按了回去,力量之间的差距让她轻而易举。
   
    判官察觉,不再动作,只僵了身体静候阎魔大人的下一步指令。
   
    [躺好了,别乱动。]简单六字便敲实了一切。染了丹蔻的指甲侧贴在判官的脸侧,让他抖了一下,阎魔透过那层遮眼的布料,像能看到他睁大的双眼。
   
    [阎魔大人,在下……]完整的话音未落,便被阎魔大人堵住了——被嘴堵住的。
   
    含住判官的嘴唇,柔软的程度符合他优秀的脸蛋。阎魔以舌勾勒他软薄的唇形,也不在意对方呆怔僵直,舌尖压着那一丝唇隙,轻易撬了进去。
   
    她很满意判官的味道,索取得愈发不加控制,唇舌纠葛拉出暧昧的声响,热度升腾。
   
    [大人?……]许久之后才被放过,认真严谨的判官这才将那尊称叫出口,满是迷茫。共处数百年,逾越至此却是头一遭,而一切的源头却是阎魔大人。
   
    [专心点。]拖长的尾音勾着判官不平的心绪,红唇贴着他的唇角,沿着脖颈的脉络留下一枚痕迹,小惩大诫后,阎魔解开他的衣服。
   
    双手垂放在身体两侧,额角薄汗,判官喉结轻移,努力压抑嗓中发痒的感觉。他至多专心的忽视阎魔大人所带来的感觉,效果并不明显。
   
    一双柔荑游走在判官渐渐裸露的身体上,力道强势而霸道,却恰好撩起他最原始的欲望。他没想要反抗,只在阎魔大人加快的节奏里绷紧了神经。
   
    [脸长得漂亮,这处也是可人。]指甲划在坚挺充血的部位,阎魔爱抚着他,含笑而语调淡淡。
   
    并不需要刻意去描述阎魔大人在他身上所赋予的一切,判官满头热汗,呼吸急促,隐忍陷眉,绷住的身体泄出了欲望。
   
    他封了视觉,他只能察觉周遭的气,做出判断。判官听见唇舌黏连所发出的动静,做出的猜想让他大惊失色:[阎魔大人,您?……]
   
    [总算看到你变脸了。]回应他的是一串低笑,从容自若,又不同往常。潮湿的手心再次将他握住,轻而易举的让他再度胀痛。
   
    [大人……阎魔大人……]喉咙里的痒意早成了一些细弱的哼吟,之前对于阎魔大人或许想要孩子的猜测又随之浮现。
   
    [想逼出你其他模样,还真不容易。]这一番话说得有几分感慨,阎魔坐起身,跨于判官腰间,据坐而骑。
   
    判官抿抿唇,不敢慎言。
   
    他被剥了衣服,藏于其下的身体劲瘦却结实。此时此刻那些明显的肌理都凝着汗珠,视觉上的湿润与蕴藏的力和谐结合。阎魔欣赏他泄露的无措,满意至极。
   
    [保持现状。]下颌被骑跨在身的阎魔大人捏住,判官沙哑的回了个是。随后又被奖励似的拂过脸侧,耳畔落了柔软的一口气息:[这就让你快活。]
   
    他被握住,随后陷入了一处湿润温暖的秘境,脑中的弦顷刻崩断,双手下意识地抓住了阎魔大人的双腿。
   
    [啧啧啧,如我所料,美味的身体。]她的额角也落了汗,神态妩媚也威慑十足。贴身的衣物滑落,香肩半露,她俯身,舌尖捉弄着判官的耳——她方才发现的敏感之处。
   
    [哈……大人、唔……阎魔大人……]抑制不住的喘息,呻吟。分明置身在她的体内,判官却生出一种是自己被对方侵占了的错觉。他握住她的双腿,忍不住送腰。
   
    [嗯……不错,继续动。]如蛊的嗓音愈发磁哑,阎魔偶尔抬腰,更多的是抚摸判官的身体。紧韧的触感是她爱不释手的其一,他的敏感也超乎了预料。
   
    判官动得越来越快,也越来越重,渐渐便能得到更多阎魔大人的喘气声,这份发现让他更是难以自持。
   
    判官露出了有趣的表情。阎魔盯着他脸庞那些不同以往的弧度,眼眸在欲的漩涡中加暗,然后她拉开了对方蒙眼的布条:[这样的一双眼,遮住太可惜了。]
   
    判官呼吸更重,他一错不错地凝视阎魔大人,眼底泄露的东西或许有些迟钝,却是不容错认的深情。
   
    [好极了,顺眼多了。]贴上判官的额头,相对的四目情绪一致。阎魔直起身,双手落在他的胸口,腰身的起伏随之加剧。
   
    他心甘情愿的沉沦。
   
    等到云雨渐收,素日的冷静才渐渐随着消退的热度重新浮现。
   
    [阎魔大人……]他的眼底落满了她的身影,没了遮掩,一切感情都无所遁形。
   
    [嗯?]她含笑看着,面容如海棠春困般的艳丽。
   
    [大人是……想要孩子吗?]心底的疑惑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孩子?]阎魔一顿,随后明白了。她捏住判官的下巴,似笑非笑:[你帮我生?]
   
    [可以的话……在下愿意。]
   
    [呵呵。]无需多言,她吻了过去。

评论
热度(37)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