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百日莫毛Day24】危险信号

【(*  ̄3)(ε ̄ *)笑笑生快么么哒,迟来的生贺~~】

【♪(^∇^*)以及大家感恩节快乐哟~~】

【⁄(⁄ ⁄•⁄ω⁄•⁄ ⁄)⁄依旧是雨哥夯芼嫑停,慎点~~】


此文是愁安 @且将愁安 的【莫毛-短篇已完结】跟踪狂(现代AU 22X17)后篇,主要是啪啪啪~~


====================================


    生物链中的各式伪装。形似枝干的竹节虫,飘散叶间的枯叶蝶,莹玉剔透的兰花螳螂,沉溺周遭环境的变色龙。

    

    人类站在了生物链的尖端,他们的伪装一张又一张,是无数张你或许看穿,又或许从未了解过的面具。

    

    穆玄英控制不住心中的惊惧,这份偶然的发现,意料之外。再看莫雨只遮了层浅灰布帘,那么随意、散漫、可有可无的遮掩,于是穆玄英的一个不经意又成了意料之中。

    

    他突然觉得后怕,忐忑,不确定。他所以为的、所认知的、所喜欢的莫雨,会不会只是对方其中一张无足轻重的面具。

    

    少年人总是富有旺盛的精力和天马行空的幻想。贴满了相片的墙壁让穆玄英避之不及,但莫雨例外,珍藏到丰盈的初恋情怀让少年看到莫雨的脸,便不由自主地偏了心,怀着期待,怀着期望。

    

    [你……为什么拍我?]还是偷拍。少年干巴巴的声音打破了沉默,有所选择的吞下了后面半句话。

    

    长久的对视有了一个句点,莫雨露出两分回忆的神采,他伸出手,在密密麻麻的相片之中摘下其一,递到穆玄英眼前。

    

    [第一次遇到你,我在做一个关于“情绪”的系列主题。]

    

    照片里身穿校服的少年夸张地张开双手,在向同行的同学比划着什么,他的眼底盛满了流光,明媚阳光点缀了他灿烂的笑容。

    

    莫雨的动作不算快,却很连贯,没有半丝停顿的将一张又一张的照片摘下来,按顺序摆在穆玄英的面前。

    

    [街角,书店,便利店,甜品店……老实说,我也很难相信,我们如此有缘。]一种命中注定的感觉仿佛含在了舌尖,仅仅是将它念出来,就成了无法逃避的咒语。

    

    穆玄英不禁屏住了呼吸。他盯着莫雨翕动地两片嘴唇,不论是解释,还是对方的声音,都有了让少年难以抗拒的魔力。

    

    [你的笑容很有感染力。虽然侵犯了你的肖像权,但也不能阻止它们成为我的收藏品。]眼型是细长的锐利,里面的情绪是毫不掩饰的喜爱,并且没有半分悔过的意思。

    

    ……你侵犯的何止是我的肖像权?穆玄英撇撇嘴,突然反应过来,目前为止,莫雨好像真的就只是在偷拍的作风上有问题。

    

    [一个月里,我总会遇见你几次。等我察觉这一切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有意识的收集你的照片。]莫雨停下动作,言辞中将一个拍摄成瘾,沉迷收集的人物形象塑造的十分成功。

    

    然而墙上还挂着更多的照片。

    

    一大堆的相片一张叠着一张,放在了穆玄英的跟前,这些林林总总,年岁也一路攀爬,追到他上了高一。少年神情有几分复杂,他和莫雨相处的这些日子里,对方从来没有过逾越的举动,最亲昵的也不过是揉揉脑袋。

    

    到底是他想多了?还是莫雨真的就只是摄影成癖?

    

    心底升起一种微妙的不甘,穆玄英解释不了这团纷乱的情绪。但他注意到了,莫雨摆在他面前的照片拍摄工具多不相同,有手机,有数码相机,也有拍得立这类。这个时候他暗自庆幸为了投其所好,有好好看过几本摄影方面的书。太过复杂的东西也许他不懂,但分辨照片再推敲拍摄道具,他还是有些底气的。他抬起手臂,指了指那些一看就是用专业单反拍下的照片——那些数量更多,并且没有被莫雨摘下来的照片。他问:[那这些照片呢?]

    

    [这些啊。]恶魔露出了獠牙与角,他等候已久的猎物终于自投罗网。低笑声宛若蛊惑,恶魔将他一直以来深藏的企图一点点揭露:[是我刻意偷拍的。]

    

    话题似乎转回了一开始,但又和最初有了明显的不同。碰巧与刻意,多了企图。而这个企图是穆玄英未知的。

    

    抓了一下刘海,穆玄英运转着灵光的脑瓜子去分析莫雨的每一个表情,或者动作。但他失败了。对方的面具很完美,举止有度,他看不破其下藏着怎样的情绪,也猜不出对方的自控力达到什么程度。

    

    [如果,一开始拍我只是个巧合……]穆玄英顿了顿,他像卡住的磁带一般,想要努力推进,却碍于必定的原因而断断续续。他隐隐有一个想法,但是不敢妄动。那个猜想中包含了一点点窃喜,以及更多的茫然无措。

    

    穆玄英的人生当中很少有这种瞻前顾后的情况,他还没做好足够的准备去追问莫雨的意图。

    

    [还记得你之前的问题吗?]穆玄英的欲言又止莫雨看在眼底。他没有顺着对方的思维解说下去,而是突然抛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啊?]穆玄英张了张嘴,眼珠子困惑地睁大。

    

    [注视一个人的时间长了,就不仅仅是把他放在眼里那么简单了。]伸手将穆玄英遮住眼睛的刘海拨到一边,少年没反应过来,然后莫雨收回手,点了点自己心脏的位置。他微斜着头,挑起了唇角,用打谜般的似是而非,回答了穆玄英所好奇的一切。

    

    少年拙劣的、借口对影片遗憾的小小心机,与之相比,莫雨多出的五年阅历及其本身的优秀将一切的形式轻松逆转。当变态披上了一件合人心意的外衣,所有的解释,都像是恰好地挠到了少年的痒处。

    

    [你,你是什么意思?!]少年人的急切脱口而出,猜想有可能化作现实,那一丝被压抑的喜悦忍不住在胸腔成倍的滋长。

    

    [和你跟踪我是同一个意思。]这种打哑谜的方式显然是莫雨的恶趣味,但透露出来的意思却把穆玄英吓得不轻。

    

    桃花眼里满是被抓包的惊措,穆玄英扁着嘴就差没哭出来了。[我、我只是想跟着你……没别的……意思……]

    

    [我觉得你没理解我的意思。]被少年的表情逗乐,莫雨绕口令一样的故意道:[我们都是同一个意思,但不是你想否认的那个意思,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穆玄英眼里浮现了蚊香圈。

    

    这种幼稚的捉弄做法让莫雨心里有种异常的满足。尤其是穆玄英不再那么全神戒备,他的表情向莫雨传达出一个讯息:哪怕知道了一些真相,穆玄英对莫雨的好感还是支撑着少年相信他,渴望他。

    

    [你知道我跟踪你……还,]穆玄英犹豫了下,不好意思看莫雨的眼睛,[还喜欢你?]

    

    [你现在也知道了,我偷拍你。]莫雨掰正少年的脸,四目对视:[并且我也喜欢你。]

    

    脑子里轰得一下,穆玄英一时间只想到了什么,千树万树梨花开,满城尽带黄金甲,车到山前必有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不管是偷拍或者跟踪,怎么看都属于变态行径。]莫雨的拇指揩过穆玄英粗浓的眉毛,温存的像最贴心的情人:[所以毛毛,我们是天生一对。]

    

    这个理由在情感上穆玄英想给满分,但理智在叫嚣糊莫雨一脸,两股念头憋得少年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大概是一系交谈下来没有发生任何可怕的事,穆玄英渐渐放宽了心,无意间也给了莫雨又一个讯号。

    

    抚眉的手指辗转点在穆玄英的嘴唇上,做出揉唇的亲昵,莫雨在两人之间添了一把火。[毛毛,你想和我交往吗?]

    

    穆玄英本来是想躲的,太过暧昧的举动他似懂非懂,意识却提醒着前方危机。但莫雨一句话,轻而易举地定住了他。

    

    [可以吗?]张了张嘴,少年最后只挤出三个字。

    

    青翠的嫩叶在茶水中泡开了枝叶,小巧玲珑。茶水已是半温,那杯之前被穆玄英拒绝的绿茶又回到了他手里。他听到莫雨说:[喝掉它。]

    

    莫雨的表情告诉他,这不是一杯普通的绿茶。好奇心犹如小奶猫的爪子,顽皮地一下又一下,挠得他心痒难耐,又有些不安犹豫。[这是什么?]

    

    [绿茶。]莫雨说,[里头有药。]

    

    下药下得这么光明正大,穆玄英还真是第一回听说,他眼神呆滞了一瞬,呐呐问道:[什么药?]

    

    [一点助兴的好东西。]莫雨回答。

    

    [助兴……?]嚼着这个词语,穆玄英一点点红透了,那杯茶端在手里,像烫手山芋又不好甩开。耳朵发热,他不确定地看向莫雨:[你说的是……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啊,应该是吧。]莫雨的口吻似乎挺随意,但他的手一点都不随意,已经摸上了穆玄英的大腿。

    

    [你先别摸啊。]把莫雨的手握在手里,穆玄英如临大敌,[莫雨哥哥你是想和我……那个什么吗?]

    

    [毛毛没想过吗?]莫雨反过手和少年十指相扣,从众多照片中抽出一张少年光裸着上身,线条匀称的剪影。[我可是想了很久。]

    

    照片中的少年刚打完篮球,满身大汗索性脱掉了球衣,柔韧而流畅的身线从摄影角度看来非常朝气蓬勃,好看得穆玄英都不相信那是自己。他似乎猜到了,这张照片在莫雨手里所存在的特殊意义。

    

    [如果不那个什么,你是不是就不和我交往了?]穆玄英紧紧握住莫雨的手,问他。

    

    [我会和你交往。]莫雨笑了一下,这极大程度的安抚了少年。

    

    [但是,我也要和你做/爱。]

    

    刚绽放着欣喜流光的脸一下僵住了,穆玄英不可思议地看着莫雨,一时之间完全不知道如何接他的话。

    

    [喜欢是一种充满占有欲的情绪啊。]莫雨附耳道,连同语调节奏都将穆玄英完全虏获。

    

    就像他想和莫雨一起度过的春夏秋冬,莫雨想和他亲密接触其实是一个道理。

    

    如果他们真的彼此喜欢的话……

    

    眼底的犹豫顿时被坚定的光取代。穆玄英端起茶杯,仰头咕噜咕噜地喝下,随后带着慷慨就义的表情开始脱衣服。

    

    外套,衬衫,然后是皮带,穆玄英解到拉链就进行不下去了。他瞪了莫雨一眼,做出凶巴巴的表情,[看什么,你也脱!]

    

    [好啊。]莫雨收了看好戏的神情,抿了抹笑意也跟着一件一件又一件。

    

    穆玄英还是没动,他已经被莫雨脱衣服的动作以及那身腱子肉帅晕了。少年歆羡地视线流连在莫雨露出来的肌肉上,一时间不知该仔细看哪里的好。他没出息地咽了口唾沫,并且好死不死,这动静被莫雨听见了。

    

    [满意你看到的吗?]莫雨用那种我们果然是同类的眼神盯住穆玄英,还顺应当前的氛围,念了句经典台词。

    

    通过跟踪事件,穆玄英再是挣扎,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可能也许好像大概是个变态,虽然——看了眼莫雨,穆玄英心想他应该还是可以纠正回来的,不像有些人变态得如此极致。

    

    莫雨听不见穆玄英对他的腹诽,扒光了自己就抬腿往床边的少年逼近。

    

    [等等等等等——]穆玄英目瞪狗呆地盯着莫雨腿间的不可描述,脸色瞬间丰富起来。

    

    [怎么了?]莫雨的一条腿刚踩上床沿,那根不可描述的硕大晃了晃,穆玄英的眼睛也跟着直了直。

    

    [莫雨哥哥……]穆玄英声音打颤,[你先告诉我,你想做到哪一步?]

    

    结合穆玄英的表情,莫雨get√了少年喊停的缘由。他跨上床,两手撑在穆玄英的腰侧,视线居高临下的道:[不是哪一步,是做全部。]

    

    穆玄英试图用绝不妥协的视线击败莫雨,然后就像两人的年岁差距那般,遭到压制性的完胜。他没办法真的拒绝莫雨,这个发现让他下决心要守口如瓶。

 

   【要看肉的话,就要戳一下我~~】

评论(1)
热度(63)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