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百日莫毛Day84】礼物是车还是圣诞老人?

&、17岁生日想要和大家一起吃芼芼~羞羞哒~⁄(⁄⁄•⁄ω⁄•⁄⁄)⁄

 

&、24成功社会人士雨X19土豪少爷学生毛

 

&、在一起挺长时间的莫毛终于被谢苏苏撞破,于是谢总当机立断采取了王母隔绝大法。牛郎雨和织女毛在喜鹊月的帮助下暗通曲款(喂),随后干柴遇见烈火,啪得一发不可收拾。(……其实这是一个圣诞节的故事。)



J大即将举办的圣诞夜今年抢眼非常,精心设计的海报早早就点缀了学院繁闹区域的墙壁。海报内容的晚会时间、地点、注意事项巨细无遗,勾起众多学生教师参与念头的同时,也宣传到了校外。本就是临近年尾的时段,叽叽喳喳的校区热火朝天的讨论着今年的圣诞夜,喜庆的节日氛围为校内的严冬景致添了几丝热络。

 

谢渊严密观望了两天,确认J大圣诞晚会的各项活动内容、活动安排、活动人员,又拨了老对头王遗风的私人电话,唾沫横飞的怼完一通,再追问他们公司晚会的举办时间,参与人名单——重点是那名单。确认了那姓莫名雨的混账小子身为公司重点培养的新血,绝对不可能偷溜去J大,谢渊这才放了心。

 

翘首以盼的穆玄英总算得到了一张口头“出行许可证”,得以参加J大的圣诞夜晚会。

 

圣诞夜总少不了固定的那几个主题,穆玄英在家换了身特制的圣诞麋鹿装——这是晚会的活动项目之一,抽签黑箱出的结果。连衣带裤的打底穿足,穆玄英套好白色长袖衬衣,一件鹿绒黄的马甲穿在最外,同色的绒黄长裤在尾骨的位置有一团毛绒绒的鹿尾巴。戴好了支着两个麋鹿角的发箍,贴紧麋鹿的鼻子,穆玄英穿上裹了一圈软白毛的短靴,捏着一双仿鹿蹄的手套,由近期名为保护实则监看的保镖X2送去J大。

 

低调的小车很快开达J大门口,接到谢家保镖电话的陈月出来接人,走出礼堂一眼就看见穆玄英左右张望,配合青年那身装扮,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一只迷路找不到圣诞老爷爷的傻麋鹿。拎着长裙三两步小跑过去,陈月对着保镖X2露出友好的笑容,随后在人眼皮子底下一把揪着穆玄英带进了礼堂。

 

身后的保镖X2不紧不慢地跟上,穆玄英回头递了个期待的眼神。介于穆小少爷平时表现良好,没有任何不良记录,保镖X2脚步顿了顿,没跟得太紧。

 

他们的工作是隔离穆玄英和莫雨。显然莫雨今晚不会出现在他们的视线范围。

 

“这都快一个月了吧?谢叔叔还派人这么盯着你?”

 

“嗯……谢叔叔一听到雨哥的名字就发火,为了不让我俩见面,把能联络人的方式都给我断了。”

 

“噗……有点拼啊Word叔叔。”

 

“你还笑啊!有没有点友爱精神了?”

 

“我要不友爱,那帮你俩暗渡成仓的是谁?”

 

“咳,谢谢小月辛苦小月麻烦小月么么哒。”

 

“哼哼,看在你识相的份上。Everything went according to the original plan~”

 

“OK,Thanks。”

 

日色渐落,礼堂内桔暖的灯光笼下来,晃出精心装饰的大圣诞树,由透明丝线垂在上空的大片雪花,以及各式应景的点缀。左右两侧的桌上都放了自助的点心水果,细心打扮过的男男女女或喝着果汁,或端着低酒精饮料,三五成群谈笑风生,渐渐将晚会氛围推动起来。

 

保镖相视一眼,像两门神似地杵在礼堂门口,给足了穆玄英放风的空间。

 

穆玄英和一帮子同学扎堆在一起聊天,陈月拿出手机戳了戳微信,没多久礼堂后方就一溜儿地走出七八个圣诞老人,全是大胡子粘脸,大红帽遮脑袋,背着个大红礼物袋,只看眼睛根本看不出谁是谁,圣诞老人们四处张望了会儿,发现了麋鹿穆玄英。

 

在保镖X2的心灵窗户里,先是来了一群圣诞老人,随后像是老人与鹿的标准配备一般,又一群和穆玄英同款打扮的麋鹿们吊在后面跟了出来。庞大的圣诞老人与圣诞麋鹿队伍亲切友好的碰头,保镖盯着地穆小少爷高高兴兴地跟圣诞组合们围成了一个大圈,一群人嘀嘀咕咕不知道商量什么,过了会儿才以一个鼓励式的多人叠手加油作为结束。

 

三三俩俩的圣诞老人与麋鹿在晚宴中散开,穿花蝴蝶似的担任起礼堂内的些许无关紧要的工作。保镖只顾站在陈月旁边那只扎着高马尾的麋鹿,根本没留意有个黏着大胡子的圣诞老人偷摸溜出了礼堂。没过两分钟,背了个礼物袋的圣诞老人又回到礼堂,少数有心人却看得明白,回来这个可不是溜号那个。

 

距离J大11.2公里之外的烈风集团刚谈成一桩生意,相关方与合作方皆大欢喜,一路侃谈从公司会议厅挪到了酒店宴会厅。

 

星级酒店的宴会大厅内伫立着一棵华美的圣诞树,富丽奢华的装潢映衬着众人价格不菲的衣饰,间或有端着美酒的人站在圣诞树下相谈甚欢,自助的美味佳肴无人津问,反是舞池中央人影憧憧,香风阵阵。齐聚在觥筹交错的宴会厅里,缓慢舒畅的乐曲背景下,气氛融洽,宾主尽欢。

 

贴身放的手机轻轻震了下,莫雨不动声色地退离交谈人群,出了宴会厅。厅外的空气带着股寒意,拂去胸中的窒闷不耐,莫雨拉松了紧束脖子的纯色领带,随手解了两颗衣扣撇去一身的精英范儿,掏出手机指纹解锁,手指弹动两下点开了微信聊天。

 

陈月:去地下停车场。

 

就这么一句话,再没别的交代。莫雨懒得回复,揣着手机转身按电梯。

 

圣诞夜的地下停车场排列了各色轿车,八九点钟正是圣诞夜最热闹的时间段,酒店内各个厅的喧哗对比,停车场反倒安静。

 

莫雨出了电梯没遇见一辆或停或离的车辆,也没见半个人影,空旷的停车场里只有他不紧不慢的脚步声。摸不准等下的惊吓或者惊喜会从哪个方向过来,莫雨点了根烟,随意挑了算是显眼的车道中间站着,完全不担心阻碍交通。

 

一阵悦耳的铃铛声突然响起,声音细碎清灵,由远至近富有节奏感,莫雨循声斜视过去,一只圣诞老人正向他跑过来。

 

缓缓吐出个烟圈儿,心里“哦豁”一声表示选错路的遗憾,莫雨原地不动,沉稳地等陈月送来的幺蛾子。

 

圣诞老人背着传说中装满了礼物的红色布袋,白绒毛和红绒子的衣前襟吊着两个铃铛,跑动时铃儿响叮当。莫雨扫上两眼就失去了兴趣,尤其是那满脸黏着胡子导致根本看不清人脸。

 

一路小跑过来的圣诞老人微喘气却一声不吭,伸手就揪了莫雨手上的香烟丢地上踩灭,趁他还没反应过来,一把拽住对方的胳膊,差点把人拉了个趔趄。

 

心情不算特别美妙的莫精英当下沉了脸,正想把这奇怪的圣诞老人拉住揍上一顿,目光却瞥见人帽子后面撑起的弧度——非常马尾的形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莫雨的视线立刻黏在圣诞老人的背影上。

 

疑似掉马的圣诞老人拉着莫雨的胳膊把人拖到一辆簇新的两厢车前,在看起来很蔫扁的礼物布袋里掏掏,摸出一把汽车遥控钥匙。

 

车头灯随着几声鸣响闪了闪,奇怪的圣诞老人把钥匙放进莫雨手里,手一伸打开驾驶室的车门,催促性的将人推了进去,又颠颠绕过车头,打开了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收到活的圣诞老人做礼物。”阖眼靠在驾驶座上,莫雨叹息一声,唇边却是满意的弧度。

 

听莫雨这么调侃,穆玄英晓得他认出自己了,吹下胡子乜过去,笑道:“美得你,这车才是你的礼物。”

 

“那圣诞老人不做个添头?”莫雨摸过去挠到穆玄英的耳下,手指捏着假胡子微翘的一角动作轻缓地撕了下来。

 

“不行,圣诞老人全世界只有这么一个,特别宝贵,恕不赠送。”青年清隽的一张脸露出来,满眼的狡黠光彩。

 

“那怎么办?这么宝贵太让我觊觎了。”指腹搔着穆玄英脸上少许的胶,莫雨凑近检查。

 

“好吃好喝供着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跟着你。”在莫雨手心里蹭了蹭,穆玄英略一昂头,很骄傲的做出“我很宝贵的,所以你要好好对我”的表情。

 

“我养个把个小少爷都不成问题,更别提圣诞老人。”内心多日的空落在你来我往的打趣中得以充盈,莫雨捏捏穆玄英的下巴,覆过身去印了个吻。

 

肚子里的话还没抖完,莫雨亲过来却安静下来。穆玄英伸手揽住他的脖子,嘴巴撅了撅,闭上眼全心投入这个吻。

 

“今晚不准你回家。”一个贴着唇的浅吻让莫雨蠢蠢欲动,他摩了摩穆玄英的腰侧,意图再明显不过。

 

“谢叔叔差不多该发现我偷跑啦,你也不能回家。”穆玄英舔舔嘴唇,眸子亮晶晶的瞅着莫雨,显然也动了念头。

 

莫雨笑了下,按住穆玄英的后脑和他唇贴唇的说话:“那我们今晚就睡车上。”

 

“我怕我睡不惯。不是说好了供着我吗?吃的喝的呢?”穆玄英弯了眼睛,和莫雨调情说着腻人的话,偏偏两人都不觉得肉麻。

 

“等下就喂饱你。”这话半是玩笑半是撩,意味深长的很。

 

“多点真诚,少点套路。”侧过身体面对莫雨坐着,穆玄英两只手拉拉他的耳朵,忍不住自己傻乐。

 

 

时针指向九点十四分,终于发觉“小少爷”有点不太对劲的保镖反应过来,在一群捂嘴窃笑的学生群中,无奈地拨通了谢渊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谢渊暴跳如雷,王总的私人电话又响了起来。

 

谢渊:“莫雨那兔崽子呢?!”

 

王遗风:“溜了。”

 

谢渊:“你不是说他不可能去找玄英吗?!”

 

王遗风:“时间上他来不及,但架不住你儿砸来找他吧?”

 

谢渊:“……”

 

王遗风:“哦,说中了。”

 

谢渊:“你他妈一定是故意的!”

 

王遗风:“是极。”

 

谢渊:“……”

 

王遗风:“一直忘了问,你那么反对他俩,是莫雨那小子哪配不上你儿砸?”

 

谢渊:“搞同性恋的都是歧途!”

 

王遗风:“难怪了,上梁不正下梁歪。”

 

谢渊:“你给我闭嘴!”

 

王遗风:“心虚什么,我还不知道你?说实话。”

 

谢渊:“……莫雨这小子是还凑合,但就是太穷,我担心玄英跟着他吃苦。”

 

王遗风:“……”他怎么不知道年薪数百万,还不时搞其他外快的莫雨很穷?

 

 

停车场里还是那么安静,偶有驶入停靠的车辆,但车主都来去匆匆,谁也没发现一辆造价不算太高的新车有什么奇怪。

 

新车的车窗玻璃贴膜有良好的单向透视功能,将车内的旖旎遮得严严实实。车灯亮了起来,发动机启动了车却没驶动,反而车内响起其他动静。驾驶和副驾驶的座位按了钮,机械而有序地向后倒,没一会儿就腾出两张舒适可供躺下的位置。


(。・∀・)ノ゙上车请系好安全带



评论(2)
热度(53)
  1. 百日莫毛鳞竹 转载了此文字
    生日快乐~过生日就是要吃芼许愿啊⁄(⁄ ⁄•⁄ω⁄•⁄ ⁄)⁄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