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童话故事】王子与“毒”苹果

在一个国家,有一位英俊的国王叫穆天磊,在他还是王子的时候,就四处游历,广交天下英雄人物。后来穆天磊继承了王位,娶了柳诺叶,夫妻俩恩爱幸福。

王后很快生下了一个男孩子,国王为他取名穆玄英。王后看着儿砸白嫩嫩的小脸,乌檀木一样的眼睛,毛茸茸的小脑袋,给他取了个小名叫毛毛。

穆玄英一天天长大,和他的父亲一样成为了一个勇敢,正直,善良的小可爱。但是因为国王穆天磊觉得因为儿砸的存在,让王后已经很多年没有炖他喜欢的牛肉红萝卜了,于是在穆玄英16岁这天,穆天磊放儿砸出去游历了。

穆玄英将游历的目标订在邻国,听说邻国的王子莫雨十分优秀,他早就心存结交之意了。在穿过辽阔大森林的路上,穆玄英遇到了吹着笛子的王遗风,教养良好的小王子忍着噪音问路。

王遗风:“邻国?直走就是。你要是路上遇到了小矮人,他们没准儿还会收留你。”

穆玄英看了看王遗风似在回味的古怪表情,没敢深想,道谢了就离开了。

沿着茂密的树林一路走下去,穆玄英发现了一座精致的房子。由于是第一次出门,所以挂了彩,还扭到了脚的小王子不得不敲了敲门,寻求帮助。

屋子里没有人,苦等半天之后穆玄英轻轻推开了房门。在长长的餐桌上放满了美味丰盛的食物,饿了一天的穆玄英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却想着冒昧闯入已是不对,再不问自取,算什么大侠?于是忍痛扭头,也没去其他屋子转悠,就在屋里明显的地方找了椅子窝着,等待主人回来。

屋子的主人是七个小矮人,他们回到家后发现有人闯入的痕迹,心里非常不悦。而等到一众人围了过去,看到蜷在椅子里睡的不踏实的穆玄英时,又是心软又是怜惜。

他们的食物没有被动过,他们的房间也没有被进入过,这个可爱的娃娃虽然闯入了他们的家园,却没有破坏或者肆意,这让七个小矮人都觉得他是个好孩子。

于是穆玄英被叫醒了。

小矮人的老大谢渊一脸惊喜:“原来你是天磊兄的孩子吗?一转眼都这么大了啊!”

翟季真摸着胡子老怀欣慰:“不愧是仁侠的孩子,就是这么乖巧懂事。”

张桎辕看了看穆玄英裤脚的泥土,关切倒:“可是扭到了脚?别怕,你父亲和我们都是好友,我们会帮助你的。”

司空仲平拿了套干净的衣服过来。

影二话不说,直接拿了跌打药来。

月弄痕给穆玄英擦了擦脸,温柔道:“上了药吃点东西,饿坏了吧?”

可人想了想,说:“那我去做饭。”

其他小矮人异口同声赶紧道:“不用!!”

受到了更热情的对待,穆玄英心里想父亲年轻的时候原来真的交了很多朋友啊,不是吹牛。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扭了脚的穆玄英只能暂时待在这里养伤,而分外想念他父亲的小矮人们,以谢渊为首,每天都来对他嘘寒问暖外加听他父亲的二三事。

一两天还好,时间长了穆玄英却感觉自己要长蘑菇了。于是趁着某天七位叔叔姐姐都在各忙各的,穆玄英一瘸一拐地溜了出来。

然后他在不算很远的地方,又听见了那可怕的笛声。

王遗风看着穆玄英来的方向,有些惊讶:“谢渊他们还真收留你了?”

听到王遗风道出了谢渊的名字,穆玄英心想这也是熟人吧,就乖巧地点点头。

而王遗风显然有别的打算,他略一思索,便和穆玄英交流了起来。

得知穆玄英是穆天磊的孩子,王遗风表情变得有点微妙。再得知他想去邻国的原因是见莫雨,又深沉起来。

王遗风笑容可掬?的拿出一个果子递给穆玄英,说:“这个你给谢渊送去,我是莫雨的师傅,我能让莫雨来与你相会。”

穆玄英惊喜万分,他这脚还要养一段时日,如果能让神交已久的莫雨来见他,自然再好不过。于是满口答应。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王遗风转着笛子走了,穆玄英兴奋地又转了几圈,这才将心底的激动平复一二。回去的路上穆玄英突然觉得口渴,脑子里却想也没想,昂呜就把王遗风要给谢渊的果子啃了一口。

一口果子吞下肚,穆玄英才觉得不妙!他这样岂不是言而无信了?于是拖着一条腿,穆玄英在林子里又转了好久,才找到了几颗卖相和王遗风给他的果子差不多的苹果去给谢渊交差。

收到了穆玄英的苹果,七个小矮人都感动的不行,也不追究小娃娃不听话跑出去瞎转悠了。

当天晚上,谢渊屋子里传来了怒吼:“王遗风!!你居然还敢来?!!”

“你怎么会醒着?!那果子你没吃吗?!”王遗风比谢渊还惊讶。

两个人打斗的动静惊醒了其他人,于是场面更是一团乱。等一切平静下来,大家才发现没有穆玄英的身影。

穆玄英睡着了,没有呼吸的样子挺吓人。

谢渊简直要昏古去了!他揪着王遗风的衣领子怒吼:“你他妈给玄英吃了什么?!他怎么了?!”

王遗风惋惜又遗憾的看着穆玄英,叹气:“本来是给你吃的,那果子可是好东西。”

“这到底是什么果子?玄英什么时候才能醒?”翟季真眉头紧锁。

“朱果。”王遗风说,“看他吸收吧,什么时候醒还不一定。”

“好端端的你给玄英吃朱果做什么?”张桎辕一脸狐疑。

“本来是给谢渊吃的。”王遗风淡定道。

“??”司空仲平一脸懵逼。

“朱果,服用后经脉通畅。服用者醒来后却会有情欲高涨,必须及时宣泄的副作用。”影说。

月弄痕和可人诡异的看看自家老大,再看看王遗风。

“你给我滚出去!!!”谢渊怒极攻心,抄起扫把将王遗风打了出去。

七个小矮人发愁的围在一起,商量穆玄英醒来之后该怎么办。

影:“先声明,我有我弟了。”

月弄痕:“呃,风哥还等我呢……”

可人:“不喜欢比我小的。”

司空仲平捂住脸,无可奈何:“别考虑我们七个了好不好,没人让你们去那啥,而且玄英和我们差辈呢!”

翟季真点点头:“我和老张去配置些凝气清心的药好了。司空和影去寒潭多取些泉水来。”

月弄痕也有了主意:“我和可人去采些清凉降火的蔬果来熬汤。”

谢渊头痛万分:“我快马加鞭去找天磊兄,看看玄英可否有订下婚约的人,他还没醒,一切应该来得及。”

于是七星就忙碌了起来。

而这时,邻国王子莫雨来到了小屋附近。

王遗风尾随谢渊去找穆天磊了,留了信笺给莫雨,说要给他引荐的人就在那屋子里。

于是忙碌的小矮人都没发现,有个陌生男人进了他们的屋。

莫雨推了好几扇门才发现了脸蛋红扑扑的穆玄英,第一眼看过去就心跳加速。

然后穆玄英醒了。

小屋差点被羞人的呻吟声震破,小矮人们目目相觑,寻找到彼此后一脸疑惑:你们都在这里,那在玄英屋里的是谁?

听了一晚上春宫的小矮人已经不想吐槽年轻人旺盛的精力了,第二天中午等到穆玄英的房门打开,然后就看到了邻国王子莫雨。

而姗姗来迟的穆家夫妻,在见过了莫雨,征求了穆玄英的意见之后,同意了两国联姻。

从此,王子和王子过上了性福快乐的日子。

参加完两国盛大的婚礼,王遗风一把揪住谢渊,唇边含笑地将新的朱果塞进了他的嘴里。

评论(10)
热度(87)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