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鳞竹 【莫毛互fo,不拆不逆。雨哥夯芼嫑停!】

【莫毛】[ABO论坛体]急!我hq校草貌似被标记了(下)

跟踪群众们沉迷八卦如愿以偿最后聚众狂欢。(๑乛◡乛๑)

Winsno文斯诺:

NO.216


嘤嘤嘤。我的校草。我的校草。


===================================================


NO.217


不知道大佬和校草什么时候摆酒席啊。话说大佬本家是开连锁酒店的吧?听说菜品特别美味,上过厨神比拼,还拿过好几次金奖。


不知道他们摆酒的时候会不会请学校的人去吃[口水……]


===================================================


NO....

【莫毛】 [论坛体]急!我hq校草貌似被标记了(上)

23333人多力量大,有配合的群众在群里就把论坛体直接扒成了跟踪报道然后he,大家都棒棒哒。

Winsno文斯诺:

【群内小伙伴集体参与:月出,winsno,笑菌,羽,白藏。可能有漏掉的】


【稍微整理了一下,大家一起产的粮,别有风味~!】



 [论坛体]急!我hq校草貌似被标记了


NO.0楼主


今天是欧美那个丧尸系列电影的终章篇,我约了我闺蜜一起去看电影,结果前排就是校草,太让人激动了!


我和闺蜜在电影开始前一直偷偷看校草,一开始还没觉得什么,等电影开始,突然闻到一股融合了alpha...

【王谢】系统提示

【₍₍ (ง ˙ω˙)ว ⁾⁾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写法真的很有毒也很魔性啊停不下来。】

系统:恶人谷谷主 王遗风 发现了 浩气盟盟主 谢渊!

谢渊:王遗风,你还敢出现?!

王遗风:王某行事,有何不敢?

谢渊:好好好!多说无益,吃老夫一枪!

系统:谢渊 对 王遗风 使用了战八方!

系统:王遗风 对谢渊 使用了红尘曲·心魔!

王遗风:一言不合就开打,谢盟主好生暴躁啊。

系统:王遗风 对 谢渊 使用了 筋脉封锁!

系统:王遗风 对 谢渊 使用了 十香软筋散!

谢渊:王遗风你好大的狗胆!!!

系统:身中 迷药,谢渊 无法动弹!

系统:身中 迷药,谢渊 无法动弹!

系...

【莫毛】特殊的炖法

【₍₍ (ง ˙ω˙)ว ⁾⁾做一个尝试,么么哒。】

【系统】:恶人谷 莫雨 发现了浩气侠士 穆玄英。

【侠士】莫雨:毛毛!

【侠士】穆玄英:莫雨哥哥!

【系统】:侠士 穆玄英 接受了 莫雨 的组队邀请!

【侠士】穆玄英:雨哥,你要带我去哪儿?

【侠士】莫雨:跟我来。

【系统】:侠士 莫雨 邀请 穆玄英 同骑!

【侠士】莫雨:驾!

【系统】:侠士 穆玄英 感受到了摇晃,下意识地扑到了 莫雨 背上,抱紧。

【系统】:欢迎 侠士 来到再来客栈!

【侠士】穆玄英:雨哥你累了?饿了?那我们先吃饭吧!

【侠士】穆玄英:小二,来几个你们店的招牌,顺便上一壶酒。

【侠士】莫雨:一间...

【莫毛】霸道捕头俏先生[四][全文完]

【全文完结,啪啪啪~】


前文:

霸道捕头俏先生[一]

霸道捕头俏先生[二]

霸道捕头俏先生[三]


    [十二]


    生活是细水流长,吃穿不愁。当然,诗情画意一些的话,大抵加个静然相守。


    穆玄英面露倾听之态,听着学生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镇子里的新鲜事。他的生活很充足,少有出去,获得消息的渠道除开莫雨,便...

【莫毛】霸道捕头俏先生[二]

【这里解释一下雨哥的身世,他和毛毛不同,毛毛是被收养的,对稻香村更有归宿感。雨哥不是,雨哥老家成都,家人还在。来稻香村是因为家里人想把雨哥丢穷乡僻野吃吃苦,然并卵,雨哥过得特别滋润,等莫家来人之后他们会发现少夫人都有了。(๑乛◡乛๑)】

【一世长宁的结局,感觉雨哥性格里尖锐极端的部分会少很多,但毛毛除了没武力值,依旧是那个可爱的毛毛~~(*ノ∀`*)】

前文:霸道捕头俏先生[一]

[四]

凡事起好开端,接下来也就不难办了。

私塾扫干净了,穆玄英交了定钱,购置了一批适宜孩童用的桌案。除了这些,物美价廉的竹简也是必不可少。跑了趟村内运输来往的劣马车点,托人带些砚回来。穆玄英粗粗一算,私塾...

【莫毛】霸道捕头俏先生[一]


【莫捕快X穆先生】

【对哒,官方的糖,捕快X教书先生的梗。】

【有私设,ooc,慎入。】

[一]
镇里有了教书先生。

镇民们很高兴,自家娃儿有地识字了,哪怕中不了那状元,总归能去大户人家帮衬着收租不是?

镇民就是这么朴实。

但稻香镇向来都不平静。

镇子依山傍水,人杰地灵,出过不少名满江湖的人物。这样的地方,总带着一股子玄妙的风水迷信,但偏生不少人都信。

有人信,自然也有人不信。

被遣派至此的捕快莫雨就不信。但这并不妨碍他对稻香镇的印象不错,连带着抓贼破案下手也轻了许多。

平时都是逮了犯人揍个半死,现在是揍趴就好了。

再说那教书先生穆玄英,是个孤儿,在稻香镇吃百家米,穿百家衣...

【莫毛】洞窟回音

【原标题是交融的血液,然而写到最后我发现都包好了怎么破?[懵逼脸]然后就让雨哥一个人流血好了。_(√ ζ ε:)_】

【٩(๑∂▽∂๑)۶♡这是狗震的生贺,这会儿放LOFTER,迟到的生贺么么哒!】

【这是一个,两个人一起战损然后相互包扎最后啪啪啪的故事。】

堆砌在石洞中避风的一隅,干枯的柴枝经受火舌地舔舐,发出哔啵细响,驱散了夜间的寒意,温暖了不大的空间。

穆玄英从短暂的昏迷中苏醒,须臾间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迷茫,而记忆未曾出现断片,忆起了昏迷前的狼狈,赶忙挣扎坐起。只一个抬眼便看到了睡在他不远处的莫雨,男人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眼,却掩不住他通身的威慑气势。

显然已是...

交换场合[六]

【前文走下面链接哟n(*≧▽≦*)n】

楔子+捏图:嘿咻!戳我~

交换场合[一]:嘿咻!戳我~

交换场合[二]:嘿咻!戳我~

交换场合[三]:嘿咻!戳我~

交换场合[四]:嘿咻!戳我~

交换场合[五]:嘿咻!戳我~


  [六]

  

  阵营的双方统领想要一探狼牙军大营,自不会等那夜深人静的时刻。

  

  “莫雨”是实力上的全然自傲,以智为先的运筹帷幄。

  

  而“穆玄英”,抛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小问题,当然不甘人后,尤其那人还是他多年来的老对手。

  

  身为随从,只需对主子的命令完全执行,无需多问,多猜,多疑,多想。遵从“莫雨”的吩咐,毕叔拿了一包袱不打眼的衣服上山...

【莫毛】一个脑洞

其实本来是在写的,写了一点点,然后群里说出来了,突然就不想写了。_(:з)∠)_

脑洞是这样的,雨哥是个赫赫有名的蜡像师,手艺高超,毛毛原计划是个玩美术系石膏的,后面这条线被弃了。

我本来是想写一个分手的莫毛。莫雨每年都会做一个毛毛,从他们分手的那年开始。24岁的毛毛,25岁的毛毛,26岁的毛毛,一直到毛毛回来,30岁。

原计划是想写一个因为性格不合,哪怕彼此相爱,却疲惫到最终分手的莫毛,后面写成了灵异故事。

莫雨会亲吻穆玄英的蜡像,因为那是他的爱人。穆玄英会做身材顶级的男模石膏,却从来没有脸。

两个人分手,却依旧心中有彼此。直到穆玄英回来,看到莫雨的眼里只有他心目中的毛毛蜡像,看自...

© 鳞竹 | Powered by LOFTER